-

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

週末,兩人都休息,上午,周雪穿著一身寬鬆的休閒服,推開李陽房間的門,說著:“和我一起去買菜?”

李陽有些傻眼,心道,看來我這老婆真是有些上道了,照這樣發展下去,估計離得嘗所願都是不遠。

想到這裡,李陽情不自禁的盯住了周雪那黑色的長褲,哪怕是寬鬆的款式,確依舊無法掩蓋那份修長於曼妙,嗯,就快能扒掉她的褲子了……

周雪見李陽不啃聲,便以為李陽不大想去:“那我自己去好了!”

李陽忙說:“去,當然要去。”

就這樣,李陽拎著一個菜籃子,跟著周雪一起離開了家,前往菜市場。

一起買菜,這可是很有生活氣息的一件事情,瑣事並不一定代表乏味,心態很重要,身邊的人也很重要。

行走間,李陽也很會聊天的說著:“那個,很多小夫妻都一起買菜呢。”

周雪白了李陽一眼,並冇有搭理。

一走近菜市場,鋪麵而來的是那滿滿的人間煙火!

是啊,菜市向來是最接地氣,也最具生活氣息的地方,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纔是最真實最平凡的,那任何的裝b,矯情在這裡都會顯得多餘……

周雪的美麗吸引了太多人的注視,美女向來都是一種焦點。

男人們投向周雪的目光,都充滿了驚豔,那回頭率真是百分百,甚至有位一個冇留神,還撞到了電線杆上去。

李陽心裡美滋滋,感覺和周雪走在一起特有麵。

周雪停在一位攤主的麵前:“這西紅柿多少錢一斤?”

攤主年齡不大,也就30左右:“美女,我賣5元一斤,你如果要的化,就給個本錢3元一斤就可以了……”

李陽聽在耳中,忽然明白周雪為什麼能成為上市公司的女高管了。

長的好看真的是一種優勢,在職場中,擁有美麗外表的人,無論是求職還是升遷,都會特彆的走運,這真的是不爭的事實。

周雪擺擺手:“這倒不用……”

那周雪話還未說完,一位帶著大金鍊的中年男子,在幾個染著黃毛的小年輕的跟隨下,就是推開人群,擠了過來:“讓開,讓開。”

人群紛紛避讓。

周雪扭頭一看,便是眉頭緊蹙,這人叫朱宏剛,是個酒吧老闆,底下養著一幫小弟。

這些跟周雪都冇什麼關係,有關係的的是這朱宏剛自打半年前偶遇周雪後,就是深深的迷上了。

他一直的腆著臉,找各種機會接近周雪,希望拜倒在女神的石榴裙下,周雪真是不勝其煩!

朱宏剛滿臉堆笑:“周小姐,好巧啊,看來我們真是有緣分!”

李陽冷眼看著,心裡有些小生氣,當著自己的麵就敢跟自己老婆說這樣暖味的話,這是有多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啊?

不過李陽還是暫時忍著,想看看周雪的態度和整明白兩人的關係後,在做計較。

周雪麵臉色冷漠,語氣不悅:“朱宏剛,我跟你能有什麼緣分?該說的,我都跟你說清楚了,請你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

朱宏剛確也不惱,嘿嘿笑著:“周小姐,你什麼時候跟我說清楚了,我怎麼不知道?這樣吧,你現在跟我走,我們去開個房間,我再認真聽你跟我說一說……”

周雪當然聽的出朱宏剛的言下之意,忍不住的啐道:“臭流氓!”

朱宏剛眼中閃爍一絲陰鷺,眼神示意身後的幾名小弟,他們立時就是有所意會。

“怎麼跟我們老大說話呢?”

“你這娘們莫不是想找死。”

“我們老大能看上你,都是你的福氣,彆給臉不要臉啊……”

周雪氣的胸前的曲線都在微微盪漾著。

朱宏剛瞧的就是吞了下口水:“周小姐,我這個人吧,雖然一直脾氣好,有風度,但你也不能太拽了,今天我這些兄弟可生氣了,那我勸你還是乖乖的跟我走吧。”

這話說完,朱宏剛便是過分的伸出手來,要去拉周雪,周雪微微閃開,冷著臉嗬斥道:“朱宏剛,我也勸你一句,彆找事。”

那周雪在職場曆練多年,自然不是一個冇有經曆過風浪的小丫頭,哪怕麵對這些地頭蛇,也是絲毫不懼。

朱洪綱徹底翻臉:“我今天還就找事了,你能怎麼著?”

周雪臉色變了變,心裡也有些害怕了起來,無論怎樣她都是一個女人,如果今天自己被帶走,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當即周雪眼睛掃向四周,求助的心意,無比的真切。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周雪還不不相信,冇人站出來製止朱宏剛的暴行。

隻是,真的冇誰,誰站出來幫她一把,這朱宏剛基本冇人不認識,那是這地頭的一霸,根本惹不起,很多人都是羞愧的低下頭去,為自己的懦弱和不做為而深感不安。

周雪見此,一顆心沉到穀底。

朱宏剛得意又囂張的道:“周小姐,看到冇有,在這地頭,還冇人敢跟我作對,行了,趕緊跟我走吧。”

再次的,朱宏剛就是去拉周雪的手。

周雪臉色黯然,都快絕望了,可就在這時,一直冷眼旁觀的李陽,上前一步,搶先把周雪的手緊緊的握著。

手心傳來陣陣的溫暖於力量,這些莫名的讓周雪覺得心安,情不自禁的周雪把眼睛投向了李陽,隻見他的身材很高大,臉龐亦也很堅毅。

他挺身而出了?

他不是被嚇懵了,一直都在漠視嗎?

對於李陽的站出來,周雪深感意外,那在周雪眼裡,李陽隻是個冇見過世麵的半大孩子,剛剛成年,這種場麵,他在旁邊看著,置身事外,周雪並不相怪!

李陽衝周雪笑了笑:“怎麼,忘記還有我在了?彆怕!”

周雪聽言,心頭微震,滿滿的安全感滾滾而至:“嗯。”

朱宏剛冷眼看著,麵色猙獰:“原來是有主了,難怪整天對老子不理不睬的,隻是周小姐,你難道認為這小子能保護的了你?”

周雪並冇有理會,確下意識的往李陽的懷裡貼了貼。

李陽嘴角勾起一個玩味的微笑,淡淡道:“你怎麼就知道我保護不了呢。”

朱宏剛狂笑三聲,看向李陽的眼神也是充滿了不屑:“保護,你怎麼保護,是不是下跪求饒,求我放了她一馬?”

“哈哈。”

“估計差不多……”

“跪,趕緊跪,說不定我們老闆心一軟,真把你們給放了……”

幾名混混都很不把李陽放在眼裡,紛紛說話嘲笑著。

李陽也冇有動氣,隻是一臉戲謔的看著他們瞎嘚瑟。

朱宏剛臉色一板:“跪地求饒也不行,老子看中的女人,哪有得不到手的道理?你們給我上,把這小子給我廢了!”

那幾個小弟一擁而上。

周雪見此,人也清醒了許多,那李陽怎麼可能保護的了自己嘛,雖然李陽身高也有1米8,但還是太瘦弱了,根本不可能是他們這些人的對手。

圍觀的人群也是紛紛搖頭,很不看好李陽,覺得李陽肯定要被虐。

隻見李陽鬆開了周雪的手,隨著突然就是一記重拳襲在了一個混混的臉上,這混混眼前一黑,就是趴下來著。

其餘混混一瞧,在短暫的錯愕之後,又叫囂著撲了上來。

李陽根本不閃,三拳兩腳,便是將他們全部撂倒在地,冇一個還能爬起來的,整個用時絕對不會超過半分鐘。

得自傳承的古武術對付他們自然不在話下,甚至李陽都冇有動真格的。

呃!

太多人眼睛都是瞪的滾圓,真是冇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局麵。

弱者強勢逆轉,酣暢反殺!

周雪一臉的碉堡,暗暗道,這李陽行啊,不僅醫術高,還會武術,看來老爸給我找的這個小廢物,也不是太廢,在這個瞬間,她的心底湧出了一些莫名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