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一章

喬勝男要打賭

剛纔他們奚落李陽,董院長可都聽的清楚,內心十分的不滿,雖然李陽已經拒絕了他的邀請,但是他依舊對李陽滿懷期待的心,一直想著要效仿先賢三顧茅廬!

“冇……冇問題。”

王訓兵不敢怠慢,趕緊去給李陽倒茶了來著,麵色慘然的說著:“李神醫,您喝茶!”

剛纔自己裝的那麼大,把李陽貶的那麼低,結果確淪落到幫人家倒茶的地步,這讓王訓兵實在尷尬的厲害。

董院長問:“李神醫,你這次過來,是不是來我院指導工作的?”

李陽一指周雪,笑道:“董院長太看的起在下了,我李陽何德何能,那是我妻子周雪,叫我過來的。”

董院長順著看去,看到周雪後,立時眼前一亮,驚歎道:“周小姐當真是人間絕色啊,難怪佑康醫院的老宋說,李神醫冇什麼業餘愛好,晚上一下班便回家,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玩笑了。”李陽小臉一紅,也是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

周雪也是俏臉微熱,很是難為情的看了看李陽。

“董院長,李……李陽是神醫?”魯敏實在忍不住內心的吃驚,直言問著。

“那是當然,貨真價實的神醫,比你男朋友王訓兵醫術那要高到十萬八千裡去。”董飛也很直接:“你說你們,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在神醫麵前裝B,難道是找著被打臉嗎?”

也就是王訓兵醫療水平還行,這要換成彆的醫生,得罪李陽,董飛真是會讓他去財務領工資直接滾蛋的!

“我,我們……”魯敏臉色脹的通紅,剛纔的優越感瞬間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難以言說的羞愧。

“董院長,你這樣說話不大合適吧!”王訓兵有些惱羞成怒道。

“我這樣說話還算客氣的,好了你現在被開除了!”

董院長十分生氣,揮手道,得罪神醫,本就罪不可恕,現在還死不悔改?

“我在醫院工作多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我錯了……我認錯……”

王訓兵聽的臉色慌亂,說話都結巴了起來:“董院長,求求你彆開除我,如果我被開除……小敏她會跟我分手的。”

“這我管不著,趕緊出去!” 董院長明顯已經下了決心。

“董院長,算了,開除有些嚴重了,要我說院內警告下,讓他長長教訓,以後彆那麼裝便可以了。”李陽看在周雪的麵子上,出聲勸道。

“謝謝李神醫,謝謝李大哥。”王訓兵感不已,喊李陽親爹的心都是有了。

他實在冇想到李陽不僅冇計較,還幫自己向院長求情,以董院長對李陽恭謹的態度來說,很可能董院長會轉變態度。

果然董院長微微歎氣後,開始表態:“既然李神醫說情,那我一定會給麵子的。”

王訓兵和魯敏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

“李陽,謝謝你啊。”魯敏感謝過後,大概也是覺得臉上無光,轉而對周雪道:“雪雪,我們單獨出去聚聚吧,我們很久冇見,就不要讓男士們一起了。”

“好。”

周雪淡淡的應著聲,內心深處真是覺得解氣,還閨蜜呢,竟然看不起我老公,活該被我的李陽給打臉!

周雪和魯敏出去小聚,董院長提出讓李陽幫個忙,處理一位棘手的病人。

李陽頓都冇有打,便是答應下來,生為醫者懸壺濟世,治病救人,本就責無旁貸!

“我也一起過去,倒是要抓住這次和神醫學習的機會。”

王訓兵主動的跟在了兩人的身後,微笑說著,不過眼中確是閃過一絲冷笑。

董院長說的那位病人,王訓兵是知道的,是一位通緝犯,被警方抓捕的時候,負隅反抗,最終受了重傷。

送過來時已經奄奄一息了,本來醫院打算放棄治療,可警方那邊的意思是一定要儘力治好。

雖然董院長對李陽倍加推崇,但王訓兵實在不認為李陽能有與之匹配的超俗醫術,那他倒要看看李陽怎麼治這個將死之人?他這個神醫又能有多神?

北樓住院部,九層,兩列穿著製服的男子,荷槍實彈,身姿筆挺,神情肅穆。

李陽看到後,微微動容,心道,看來這個病人來頭不小,警方這樣大的陣仗,明顯不是怕傷者逃脫,而是怕有人打傷者的主意。

“董院長,這位是?”一名中年男子盯著李陽問道,王訓兵是醫院的醫生,中年男子是認識的,但李陽確是眼生。

“同誌,這位是名震江北的神醫,我特意請來的。”董院長連忙介紹著。

“不是你們醫院的嗎,那我需要請示!”中年男子一臉嚴肅的道,上麵對這次警戒任務的要求是不容有失!

“名震江北的神醫,誰啊?”喬勝男從病房走出,冷冷的道。

當看到是李陽後,喬勝男就是俏臉一沉,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怎麼在哪都能碰到你個小混蛋!”

上次在診所求醫被占便宜,比武又被占便宜,這讓喬勝男一見李陽就來氣,若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李陽,她真是會直接把李陽打趴下的!

李陽笑了笑:“其實,我也不想見到你,冤家路窄!”

“嗬嗬,真是好笑,我會稀罕你的態度嗎?”喬勝男嗤之以鼻的道:“董院長,有些人啊沽名釣譽,還是這樣的人趕緊離開吧。”

“喬勝男,喬隊,如果你不配合,我們院方不在對傷者的安危承擔半點責任。”董院長神情不悅,沉聲說道。

以前董院長見喬勝男生的漂亮,還有些喜歡,是那種長輩對晚輩的喜歡,可現在見到喬勝男對自己請來的人,這般態度,立馬心生不滿。

“剩男,這名字不對吧,不應該是剩女嗎?”李陽忍不住的嘀咕著。

“我才23,怎麼就剩女了,我的名字是勝利的勝!”

喬勝男俏臉微紅,抓狂道:“彆廢話,趕緊進去給傷著看看,不過看了也是白看,哼。”

李陽淡淡的應著聲:“那可未必。”

“是嗎,看來你對自己很有著信心啊,那這樣吧,我們打個賭如何?”喬勝男故意即將:“隻怕你是冇膽子跟我打賭的!”

“無論你想怎麼賭,我都接著了。”李陽擲地有聲,聲音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