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三章

喬勝男的反擊

傷者雖然還冇有清醒,但是一旁的多參數監護設備,確提示他的各項特征都已經趨於正常值,顯然已經是脫離危險期的。

“李神醫高才,請受我一拜!”董院長鄭重其事,深深鞠躬,語氣十分的尊崇。

“李神醫我服了,也請受我一拜!”王訓兵看向李陽的眼神又驚又愧。

李陽頓時有些慌了,王訓兵拜也就拜了,畢竟自己和他是同代人,可是董院長年事已高,這讓自己如何受的起。

“折煞我了董院長,這真的使不得,治病救人本就是醫者的本份,今天我也隻是僥倖罷了。”李陽謙遜道。

喬勝男一言不發,隻是目瞪口呆的盯著監護設備,怎麼都覺有些不可置信,這個李陽,到底是師承何方,這手醫術簡直堪稱冠絕天下啊!

李陽把剩下的金瘡藥交給了董院長,囑咐每三天給他上一次藥,又給開了一個方子,想儘量減輕他肺部可能會留下的後遺症。

剛剛交代完畢,病房的門便是被推開了。

“傷者已經脫離了危險期,這是不是真的!”副局張坤神情激動,顫聲問著。

張坤是這次警戒任務的負責人,副局長親自坐鎮,由此可以看出這個傷者的份量,對於警方的意義實在非同尋常!

“當然真的,多虧李神醫出手。”董院長笑嗬嗬的道。

“李神醫?”張坤臉帶詫異,認出李陽後,連忙過去握手:“原來是李先生,早就聽說你醫術不凡,看來傳言果真不虛啊!”

對於李陽,張坤印象深刻,前些日子眾多大人物過來保釋,這讓他一直記憶猶心,每每想起,便心生感歎。

“你好,張局。”李陽一臉微笑的應著聲:“一週後,他應該就會醒來,希望能對你們破案會有幫助。”

“何止有幫助!”張坤激動道:“那李先生這次是幫了我們警方大忙了,勝男,你說是不是?”

喬勝男麵色一僵:“是……不是……我不知道嘛。”

“這丫頭高興傻了,這怎麼能不知道呢,現在人脫離了危險,我們完全可以從他這裡入手,追查丟失的尖端絕密技術!”

張坤搖了搖頭:“好了,勝男,你現在代表我們警方,向李先生正式的表現一下感謝吧!”

李陽聽到這裡,便是饒有興趣的盯住了喬勝男。

喬勝男氣呼呼的白了張坤一眼,說道:“憑什麼讓我來感謝,係統內那樣多人!好了,我工作還很忙,就先走一步了!”

“好的。”

張坤苦笑了一下,雖不滿意喬勝男的態度,但也冇敢多說什麼,實在是這小位小姑奶奶來頭太大,不尊重上司,就不尊重吧!

喬勝男步伐很快,可剛走到門外,確還是被李陽追出來,擋在了身前。

“你是不是記性不好,忘記了一些什麼。”李陽笑嗬嗬的提醒著。

“你彆太過分!”喬勝男俏臉一沉,冷冷道。

自己打賭輸了已經很難堪了,這小混蛋竟然還不依不饒,追了出來,這是想自己給他跪下來的惡劣節奏啊!

“過分的應該是你吧,要打賭的是你自己,現在輸了,就想一走了之?”

李陽笑嗬嗬的說著:“剛纔我們的賭約,可是在你很多同事的鑒證下達成的,我想你有必要兌現一下。”

“彆做夢了!”喬勝男咬牙道。

“喬隊,這不合適吧?那你們剛纔的賭約我們可都聽著呢。”

“喬隊,您肯定不是那種說話不算的小人,是不是?”

“喬隊,冇什麼大不了的,願賭服輸吧!”

走廊兩旁的男子們紛紛起鬨,他們表情戲謔,也都想看到整天不可一世的喬勝男吃癟呢。

“你,你們!”

喬勝男真是被氣到了,氣的臉色通紅,這些人是自己的同事嗎,竟然當麵拆台,向著外人?

“這樣吧,你隻要喊聲大哥哥就行了,跪下來拿一茬,就免了。”李陽大度的道。

“大……大哥哥!”喬勝男實在冇招,冷冷瞪著李陽,狠狠的從牙縫裡擠出這三個字。

內心對李陽的大度並不領情,也已經想好,找機會就報仇的,這個小混蛋實在太可惡了!

“妹妹,以後見到我可都要這樣叫。”李陽笑著道。

“哼。”

喬勝男背過身去,不在搭理,準確來說,是懶得看李陽那討厭樣。

“勝男,以後不要隨便和人打賭了。”張坤拿話寬慰著,轉而確對李陽小聲道:“李先生好樣的啊,哈哈!”

合夥欺負自己?

喬勝男聽到後再次被氣爆!

接下來,李陽被董院長請到了辦公室,整個下午都在一個勁兒的勸李陽來自己醫院坐鎮。

李陽推托婉拒,說自己醫術不精,資曆不夠,實在不能勝任。

董院長見李陽態度堅決,最終也隻能作罷,親自把李陽送到了醫院外。

李陽開車回家,怎麼也冇想到在小區裡竟然碰到了喬勝男,一身便裝的喬勝男實在惹人注意,彆的不說,就是那短裙下的大長腿,就看的好多男士暗暗吞著口水。

“大哥哥好。”

喬勝男滿臉笑意,主動的打著招呼。

“你也好。”李陽淡淡的應著聲,心裡莫名就覺得有幾分不對勁:“你也住這裡?”

“這倒不是,我隻是來見個大美女。”

喬勝男衝李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直接轉身離開。

家中!

“回來了?”周雪坐在沙發上,聲音冰冷,表情十分的不悅。

“嗯。”李陽詫異的看了看麵若寒霜的周雪,心裡尋思著今天自己在醫院也冇給她丟臉啊:“怎麼了,誰惹你高興了?”

“你前兩天是不是接診了一位風格獨特,頗有巾幗之風的女患者?”周雪冷聲問道。

“冇有,冇有。”李陽有些心虛的道,雖然是正常接診,但治療的過程的確有些逾越,當然這對醫生來說是必要的,可到周雪這裡可能就不會這樣理解。

周雪聽言,心裡覺得特彆的發堵,剛纔喬勝男過來說李陽打著治病的幌子,藉機占她的便宜,周雪還有些不信,可現在看來明顯是真的啊。

這混蛋都做賊心虛不敢承認了!

“喬勝男那麼好看,你都不記得了嗎?”周雪漂亮的眼睛都噴出了火,語氣也是寒冷的跟冬天裡的冰雪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