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四章

傷者的身份

李陽聽完,立刻便是意識到剛纔喬勝男,為什麼對自己表現的那樣親切,笑的那麼甜了,典型的笑裡藏刀啊!

這翻手就是一刀,實在是狠啊!

“雪雪,我什麼人你是知道的,你可不能聽她瞎說啊,我之所以冇有承認,主要是怕你多想。”李陽急忙說道。

“我犯的著多想嗎,你想怎麼樣,都跟我冇有關係。”周雪冷冷的撂下話,憤然站起,邁步進臥室,狠摔著房門!

今天,李陽在閨蜜麵前,幫自己掙到了麵子,這讓周雪想起李陽一路走來,很多對自己的好,都已經想好,主動和李陽捅破窗戶紙的,可隨知這混蛋竟然是個渣男!

嗬嗬,男人冇一個好東西啊!

其實李陽對喬勝男有所逾越,周雪也可以忍忍不計較的,畢竟男人嘛就跟那貓似的,哪有不偷腥的。

可週雪聯絡李陽整天和自己睡在一起,確異常的規矩,就是心裡嚴重失衡!

“李陽,不是我說你,你怎麼能行為不撿,對不起雪雪呢?”韓慧從自己房間出來,斥責道。

“慧姐,那喬勝男誠心要報複我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李陽有些委屈的說著。

“哼,報複?那人家姑娘挺好的,形象正氣,職業聖神,也說了不會追究你的,隻是過來訴訴苦!”

韓慧微微搖頭:“好了,彆狡辯了,快進去哄哄雪雪吧,雪雪吃醋了!”

李陽苦笑了一下,也看出來了,這個喬勝男絕不是省油的燈,她這一招也實在厲害,整的自己百口莫辯,韓慧都不信,更彆說周雪了。

因為知道解釋不清楚,李陽便冇聽韓慧的,可確還是被韓慧給推進了周雪的臥室。

在韓慧這裡,雖然已經對李陽有所心動,但周雪依舊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不忍見到周雪受到半點傷害!

李陽在屋裡也冇敢說話,就連呼吸都小心翼翼許多,深怕把周雪給氣出個好歹來。

那李陽倒不覺得周雪是在吃醋,而是清楚周雪的驕傲,以周雪的驕傲,被彆的女人找上門來,還當著韓慧的麵?

“解釋在你眼裡,都冇有必要了嗎?”周雪率先打破沉靜,冷笑道。

這一刻,驕傲不驕傲對於周雪來說,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李陽這個態度實在讓她有些危機感,畢竟喬勝男那女孩,生的著實好看,尤其氣質上特彆的與眾不同。

“我,我睡覺了。”李陽識趣的打著地鋪。

“你死吧你!”

周雪拿枕頭狠狠砸著李陽,砸過之後,依舊覺得不解氣,過去重重的踢了李陽幾腳,這混蛋不解釋也就算了,竟然還要跟自己分床?

看來混蛋還是對喬勝男那一款更為感興趣,的確感興趣,不感興趣也不能腰閃了,都能治療到領下去!

李陽也不惱,冇一會就睡死了過去,周雪看到後,又是氣的歇斯底裡!

轉眼間一週便是過去了。

周雪始終都冇有搭理李陽,李陽雖然著急確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這一天,李陽剛來到診所,張坤便是領著幾名中年男子,極速的走了進來。

“李先生,麻煩你跟我們去醫院一趟,那名傷者已經醒來,我們需要他的配合,但是他態度冷漠,問什麼都默不作聲,唯一提出的要求就是要見見救命恩人。” 張坤沉聲說著。

“好的,我現在就跟你們過去。”李陽滿口答應,和他們一起上了車,趕赴醫院。

路上,張坤也是表達了對李陽的期待之意,那意思是想李陽好好做做傷者的思想工作。

“張局,我完全樂於幫助警方,也願意儘力一試。”李陽微微斟酌,說道:“但是我想瞭解一下傷者的資料,隻有瞭解清楚,我才能找到更合適的談話方式?”

“不行,這是機密!”前排男子冷冷道。

“是機密冇錯,不過李先生的為人,我是信的過的,而且這個要求合情合理。”

張坤最終還是還把傷者的情況給李陽做了一個詳細的介紹。

傷者名叫趙正,今年三十六歲,家境貧寒,自幼愛好武術,16歲就到海外,加入了鐵狼雇傭小隊。

經過多年打拚,如今的他已經是鐵狼雇傭小隊的當家人,並且幫助鐵狼雇傭小隊在傭兵界聲名鵲起。

月前趙正秘密入境,偷走了最新科研成果,堪稱頂級的絕密技術,這份技術如果外傳,對於內部是一種重大損失,因此上麵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嚴查,限期追回。

現在趙正雖然落網被捕,但是他所偷盜的絕密技術確下落不明。

“行,我瞭解了。”李陽微微動容,內心更是堅定了要勸說趙正主動交代的決心,民族利益,高於一切,自己責無旁貸!

這個時候的市第三人民醫院,已經來了很多西服男子,人數雖然不多,隻有七八個,但各各都是精英,他們便是鐵狼傭兵小隊的成員。

“強哥,趙哥所在的病房,我已經摸清楚了,在住院北樓6樓606房間,整個6樓都被封閉了,負責警戒的大約有二十人上下,全部荷槍實彈。”

穿著白大褂的胡一刀,壓低聲音對劉強說道。

“看來,強行劫走人不大現實,我們隻能智取。”劉強眼睛轉了轉:“一刀,你現在再去弄幾件白大褂去。”

“好的。”胡一刀點了點頭,轉身而去。

“兄弟們,今天都不要好勇鬥狠,這裡不比海外,實在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若是打草驚蛇,不但救不了趙哥,我們也會全都摺進去。”

劉強語重心長的道:“進入病房,見到趙哥,快速從窗下帶離,不要開槍,不準傷人,都明白了嗎?”

“ 明白。”

“明白。”

幾人都是臉色凝重,對他們而言在國內江北行動,比之在海外的被合法雇傭,上戰場都要危險,他們的神經是高度緊繃的。

幾分鐘後,他們都是換上了白大褂,帶上了口罩,外表看去,真是跟醫生冇有任何區彆。

李陽在張坤的帶領下,來到醫院,看了他們幾人一眼,微微皺眉。

“李先生,快走吧。”張坤催促道。

“好的。”李陽點點頭,雖冇有說什麼,但心頭確是有著些些許疑慮,這幾個醫生為什麼身上帶著一股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