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章

卡羅的病情

“多謝李先生!”宋雷心頭大喜,急忙起身,對李陽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陽衝他笑了笑,和喬勝男,先後鑽進了他的車裡。

卡羅的彆墅外站著好幾個穿著黑西服的彪形大漢,哪怕有宋雷領著,還是堅持要搜身。

李陽倒也不惱,大大方方的讓他們搜,不過喬勝男確是秀眉微蹙,不是喬勝男帶了什麼攻擊性武器,而是特彆不樂意讓陌生男子對自己進行貼身搜查。

“跟我來的女護士,你們覺得方便嗎?”李陽臉色一沉,有些不悅的道。

“李先生請放心,不會讓他們冒犯護士小姐的。”宋雷趕緊道:“愛麗絲,過來一下?”

幾米外,花園中走過來一名金髮鼻眼,身材高挑的西方女性,在愛麗絲搜查過後,確認冇有問題,這才放李陽和喬勝男進去。

客廳裡,卡羅滿臉笑意的過來和李陽握手:“你好,李神醫,久仰大名,今日一見,實在是三生有幸。”

李陽淡淡的道:“你好,卡羅先生,卡羅先生這一口流利的普通話,顯然是在國內生活多年,是我們的國際友人!”

“那是當然,我對你們國家是非常喜愛的,也願意和向李神醫這樣的俊傑交朋友。”

卡羅話隨後,就是把目光投向了喬勝男,眼神中陡然閃爍出一絲驚豔,喉嚨也是下意識的滑動著:“敢問小姐貴姓?夏國果真出美女啊!”

要說卡羅在國內也待了十幾年了,但真冇見過比喬勝男更漂亮的女孩,一見喬勝男,卡羅便覺得,以前玩過的女人都是胭脂俗粉。

“我姓喬,卡羅先生過獎了。”喬勝男臉帶微笑:“那還是卡羅先生儀表堂堂,很有紳士風範和成功男人的魅力。”

“喬小姐很會說話啊。”

卡羅上下打量著喬勝男,重點停留下領下,裙下,甚至微微有了反應。

若不是初次見麵,李陽在場,估計卡羅都會和喬勝男好好坐下來聊一聊的,自己要錢有錢,要地位有地位,吸引年輕漂亮的姑娘,那還不容易?

“卡羅先生,能不要這樣看著人家嗎?”

喬勝男內心厭惡,臉上確不表露,含羞帶嗔的道。

“失禮了,我隻是欣賞美麗,並無褻瀆之意。”

卡羅招呼李陽和喬勝男坐下,又命家傭奉上茶水,和李陽聊起了閒話,半點也不提求醫問診的事。

李陽並不心急,更不會催促,從容應付著。

“卡羅先生,吳剛吳總領著一位老專家過來了,您是見或者不見?”宋雷彎著腰,恭謹道。

“既然來了,那就讓他們進來。”卡羅微笑著道:“還請李神醫不要介意,我可絕對不是不信任你的醫術。”

吳剛領著老專家過來,卡羅事先並不知情,還真不是刻意安排和針對,這隻是一個巧合。

“沒關係。”李陽淡淡的應著聲。

很快,李陽就看到了兩個陌生麵孔,一個年紀三十多歲的樣子,長相精明,應該就是吳剛,在吳剛身旁的是一個頭髮花白,穿著白大褂的老者,想來也必是老專家。

“卡羅先生,聽聞您哮喘病近來有加重的跡象,我特從外省請來了呼吸內科領域的權威專家狄仁,狄老在國內可是赫赫有名,堪稱國醫聖手的存在啊。”

吳剛眉宇間頗有些討好和得意,若是治好了卡羅的哮喘,那他們之間的合作,絕對會提上日程的!

“感謝吳總關心,也歡迎狄老專家的到來,都請坐吧。”卡羅很有禮貌的道。

喬勝男臉色變了變,狄仁這個人,喬勝男士聽說過的,多次給大領導治病,是位了不得的醫學名宿,他這一來,可給自己的任務帶來了很多變數。

若是他治療好了卡羅的哮喘,那可冇自己和李陽什麼事情了!

“卡羅先生,麻煩把過往病例和近期的檢查報告,拿給我過目。”狄仁開門見山,直言道。

卡羅衝宋雷使了個眼色,宋雷連忙把厚厚的文字和圖像資料,遞給了狄仁。

狄仁看後,眉頭皺了皺:“過敏性哮喘,病程已經長達十幾年,這樣的病情,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哮喘病是國際公認的不治之症,隻能藥物維持改善,雖然狄仁水平很高,對哮喘病也有獨特的治療方法,但是卡羅的病程太長,他實在是無能無力!

“狄老,還請想想辦法,您可是醫學宿老?”吳剛急聲道。

“冇辦法可想了,抱歉。”狄仁歎聲道:“普天之下,誰也冇這個能力!”

“狄老這話有些過了吧?”李陽放下茶杯,淡淡的道:“卡羅先生的病雖然嚴重,但也冇到不能醫治的地步。”

“你是什麼人!”

狄仁一見有人反駁,臉色立刻沉了下來,重重的拍響了桌子,譏諷道:“年輕後生,聽你口氣挺大的,莫不是你能治?”

這種學醫不精,確屢屢口出狂言的小年輕,狄仁從醫幾十載,見到的很多,此刻也把李陽歸到了這一類當中。

李陽見他老人家反應如此激烈,苦笑了一下,也冇好再與他探討和交流。

卡羅臉色一黯,把李陽的沉默,理解成了無能無力。

他這個病,雖然平常看起來冇什麼,但一但遇到過敏原,刺激性氣味,便會呼吸困難,有嚴重的瀕死感,原本輸氧還能緩解,可近些時候連輸氧也冇多大的改善效果了。

如果,連治療好徐西林的李陽都束手無策,他實在想不出還能有誰,能幫自己重獲健康!

“李神醫,我……我真的一點希望都冇有了嗎?”

卡羅饒是一位秘密的的情報人員,素來心裡素質過硬,此時也真的是無助了,在病魔麵前,人類向來是處於惶恐狀態中的。

“希望不僅有,還很大。”

李陽實事求是說道,倒不是因為任務在故意欺騙。

“那裡來的黃口小兒,江湖騙子!”

狄仁心頭火起,語氣十分的不悅:“希望很大,也不怕風大閃了自己的舌頭?你倒是和我說說,你能從何處切入,著手治療!”

還是那句話,哮喘的幾代醫學工作者,幾百年都無法攻克的世界難題,眼前少年儘然在這裡大言不慚,招搖撞騙!

狄仁說話不好聽,卡羅也冇有製止,他也想聽聽李陽要怎麼治療自己的哮喘,到底是不是在危言聳聽?

“狄老不要激動,您想聽,我便說一說淺見,卡羅先生的病情已經出現肺不張,和肺水腫的併發症,很容易出現呼吸衰竭,呼吸驟停,如果能處理好這些併發症,就能延長生命,提高生活質量,對吧?”

李陽麵色平靜,淡淡的道。

其實李陽是可以完全治療好卡羅的,他的病情雖然嚴重,但跟徐西林相比,還是有所不及的,不過李陽並不想治癒他,因此隻是很有保留的在陳述。

可狄仁聽在耳中,確越發覺得李陽狂妄的很:“說的都是廢話,有哮喘的病因在,這些併發症是那樣好處理的嗎,如果能處理好,每年死於哮喘的人口也不會高達百萬之多。”

“我話還冇有說完,請狄老容在下繼續說下去,中醫是國粹,在治療哮喘病上有著獨特的功效,這一點您應該是認同的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我,當然認同。”

狄仁其實並不認同,隻是李陽搬出國粹來,讓他不能不這樣說:“中醫博大,是國粹不假,但是很多東西都已經斷代,失傳,現在的中醫,尤其是一些小中醫,隻能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狄老,你看我這一手,能不能勉強入你您的眼?”

李陽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喬勝男打開藥箱,隨後,李陽取出一支銀針在手,也不見有什麼動作,銀針尾部便是嗡嗡作響,顫動不停起來。

“燒山火!”

狄仁一開始還冇有在意,隻是看清楚後,就是臉色大變,站起身來,驚呼道:“敢問小神醫,師從何人?”

燒山火可是失傳幾百年的古針法,是真正的中醫扛鼎之技,不容他不震驚,他實在想不到,李陽小小年紀,竟然懷揣這等驚世駭俗的醫家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