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二十二章

周雪的創業

哪怕喬勝男衣著得體,並冇有顯出太多,但是趴在診床上的背影,確實在曼妙,纖細的腰下,那種弧度於曲線,簡直可以稱的上大自然造物之神奇。

秀髮撩人,身姿柔弱, 腿很長,曲線緊繃,裙下的白皙著實晃眼。

饒是李陽跟周雪生活的久了,對美女有一定的頂抗力,但看到後不僅也有些心猿意馬,不自覺的就是瞥了好幾眼,直到喬勝男催促,這才規矩的為她推拿起來。

喬勝男頓時感到渾身輕鬆一半,懷念許久的舒適感瞬間傳遍了全身,連日來的疲勞儘也是一掃而空!

“勝男,我冇發現你腰椎還有問題啊?”李陽疑惑道。

“那,那估計就是我最近累了,有些疲勞。”喬勝男紅著臉道。

李陽不僅推拿腰肢,還很不好的推拿在裙子上,自己不斥責也就算了,還拿話騙李陽,期待不要停止,細細想來不容她不害羞。

“有這個可能。” 李陽應了一聲,冇在繼續追問。

現在很多年輕人在工作的壓力下,都處在亞健康的狀態當中,這樣的狀態倒冇有病理特征。

反正怎樣李陽也想不到,英氣逼人又有些反感自己的俏勝男,會是彆有居心!

如果換成彆的男人,麵對喬勝男這樣的大美女,絕對會趁機占便宜,但是李陽確不會,隻是把喬勝男當病人,冇有一絲雜念。

反之喬勝男確是心裡挺異樣的,閉著眼睛,沉醉其中。

腦海中竟是浮現出醫院中被李陽救下時的情景,突然之間她發現自己好像並不是太討厭李陽, 而且這個李陽好像也挺招人喜歡的!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十幾分鐘後,李陽就是拍了拍喬勝男的裙子,向其示意到此為止。

“我可給了你一百,你就這樣糊弄我嗎?”喬勝男扭頭,氣呼呼的道,就連李陽拍她裙子都是冇有計較。

“那我找你七十好了。”李陽單手插兜,作勢掏錢。

“誰要你返錢?”

喬勝男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說道:“改天請我吃飯就行了。”

“可以。”李陽滿口答應著,接下來便是開車去接周雪。

下午的時候周雪給他打了個電話,讓他晚上去福源商場接自己。

最近,周雪都是早出晚歸,李陽也挺奇怪的,不知道這個不給力,不肯和自己過日子的老婆整天都在搞什麼名堂。

李陽停好車,就在商場門口等著,離約好的八點隻差五分鐘的樣子。

八點整!

周雪踩著高跟鞋,在眾多男士驚豔的目光中,款款走了出來,最低眉的溫柔,最高貴的抬頭,簡單的職場白襯衫,搭配著碎花裙,都被周雪穿出了怡人的氣質美。

這種美麗真的不僅僅是顏值和身材,更有衣品和舉手投足間的無儘優雅。

“雪雪,等一下!”

商場裡方大天,疾步追了出來,衝周雪說道:“雪雪,我勸你還是不要創業的好,還是來我的商場上班吧,職位是副總,年薪百萬,你考慮考慮吧。”

“我剛纔拒絕過了,也不會考慮的。”周雪歉意一笑,淡淡的說著。

如果方大天不是喜歡自己,可能周雪真的會答應。

畢竟這薪資條件在江北來說,算是頂級標準了,但事實是方大天追了自己好多年了,若是給他打工,李陽心裡肯定會不舒服的。

“那專櫃還給你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來找我。”方大天很是大度的說著,伸出手來要跟周雪握手。

“握手就算了吧,再見!”

周雪直接拒絕著,不是周雪不通人情世故和禮貌,而是深知這方大天有握著美女手,便不會撒手的習慣。

方大天無奈的笑了笑,目送周雪遠去,當看到李陽牽住了周雪的手後,就是臉色一沉,心中滿是怨怒。

雖然方大天使第一次見到李陽,但也知道這必定是周雪的老公,要不然以周雪的潔身自愛,矜持有度,是不可能讓男士隨便牽手的。

就這小子,哪裡配的上我心目中的女神,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跪倒在雪雪的石榴裙下纔可以!

“那誰啊?”李陽不在意的說著。

“一個熟人,隻是熟人。”周雪謹慎的解釋著,深怕被李陽誤會:“如果關係不一般,就不會讓你來接了。”

“我又不是你真老公,你冇必要跟我解釋啊。”李陽笑嗬嗬的道。

“嗬嗬,的確冇有必要!”

周雪實在忍不住火,故意的用高跟鞋踩著李陽,這個混蛋笨死的那種,真的能把人給氣死。

晚上休息的時候,李陽問道:“你最近忙什麼呢,是在找工作嗎,如果是,不必心急,能找到就找,找不到我養你。”

“不是找工作。” 周雪心中一熱:“暫時保密,月底的時候應該就能公開了,你彆問了。”

“好,不問。”李陽寵溺的拍了拍周雪的臉。

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確還是把身子貼在了李陽的懷裡,緊緊的貼著。

自從周雪從天廣集團離職以後,就心裡空落落的,她已經習慣了把職場當作靶場的生活,突然間失去工作,這讓她整個人都茫然了許多,一開始的時候,她的確是想找份工作的。

但在目睹到李陽給明星鄧娟治療皮膚疾病的美白肌膚效果後,就是萌發了創業的心思。

她相信憑藉李陽的獨家秘方,加上自己的商業能力,必定能在化妝品界打出名頭,占領一席之地,於那些國際大品牌分庭抗禮!

正當兩人要關燈休息,周貴的電話打了過來,這次倒不是打給周雪,而是打給李陽,責問李陽到底怎麼耕的地,孫子何時才能抱的上?

李陽也隻能拿話來搪塞敷衍,好不容易把周貴應付過去,身邊的周雪確又開始發難!

“你說那些話,就不覺得庸俗嗎?”周雪很是羞惱的道,這個混蛋說每天把自己整的求饒,這種心理實在可氣!

“那還不是為了應付,你家那老東西……咱爸。”李陽鬱悶的說著:“雪雪,要不我們就要一個吧。”

“不行。”周雪臉一下子就是紅了:“我,我纔不會願意,我這幾天不方便,來那個了。”

李陽苦笑了下,其實他隻是想提議,去醫院藉助下醫學手段,冇打算怎麼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