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三十章

毀容事件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李陽一邊揮手攔著出租,一邊急忙問道。

電話那邊很吵,謾罵聲不絕於耳。

周雪十分驚慌道:“有人用了我們的化妝品,臉部嚴重過敏,你趕緊過來吧!”

李陽聽其言,便知情況可能比較糟糕,寬慰道:“彆慌,我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李陽心頭詫異不已,那化妝品的成分全部是溫和的中藥材,昨晚自己也有看過實物,應該不會出現問題纔對。

福源商場,化妝品專櫃圍了很多人,李陽來到後,竟是看到了老熟人。

在天廣集團和周雪明爭暗鬥了多年的王雅芝,雙手抱於衣前,臉上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此刻她的心裡實在暢快不已,對於一個新品牌而言,出現這樣的不良事件,可是致命的。

一旦發生,這個品牌的價值也就算是毀了,在想冒頭,無疑等於癡人說夢!

這是王雅芝近期以來,最開心的一刻,周雪賤人也有今天?

李陽看到她,心中凜然,莫名感覺到這個事情恐怕另有隱情,搞不好就是這個壞女人一手策劃的。

“你倒是說句話啊,我告訴你,如果我臉上留疤,或者毀容,咱們就法院見吧!”穿著旗袍,口罩遮掩的少婦,冷冷道。

周雪微微搖頭,冇有理她,不是沉默不仁,而是事情還冇有搞清楚,自己若是冒然願意承擔責任,那這個鍋就是背定了。

“哎呀,臭娘們,是不是欠揍。”

“黑心的無良奸商,我們打死她,姐妹們,一起啊!”

旁邊有好幾個二十來歲的女人,神情憤怒,她們穿著倒也講究,可但言行舉止確很輕浮,都給李陽一種舊社會站街女的那種味道。

話音落下,她們就是一鬨而上,很是囂張的想要扇周雪的臉。

“都給我後退,我看你們誰敢?”王朝挺著胸膛,怒聲高喊。

要不是覺得背理,他早就出手教訓,這些仿若從養雞場出來的死三八了,就這些貨色,也配對氣質卓絕的周小姐不敬?

李陽走到近前,擋在了周雪的身前,冷笑道:“臉都過敏成這樣了,不去醫院求醫,反來這裡來,怎麼,是想訛詐還是搞事情?”

“胡說!我臉都這樣了,去醫院也治不了!”旗袍少婦雙手掐腰,厲聲道。

“這樣多野男人護著,長的好看,就是會玩啊!”

“大家都來評評理,黑心女奸商,欺負我們弱女子了。”

“用你的產品,臉變成了這樣,都不會覺得良心不安的嗎?”

旗袍少婦的那些姐妹紛紛出言怒聲指責著。

圍觀人群,被這些受害的弱勢群體所引導,也紛紛麵色不滿的,開始對李陽周雪指指點點。

“我的產品是經過多次試驗才上市銷售的,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現在怎麼辦嗎?”周雪一見李陽來了,不自覺的就把李陽當成了依賴:“你趕緊幫她看看臉,爭取把她醫好!”

哪怕周雪知道這次事件的嚴重性,可能會斷送自己企業,但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對方的健康無恙上。

“彆擔心,一切交給我,我來處理。”

李陽拍了拍周雪的肩膀,隨後淡淡的掃了旗袍少婦一眼,直接走到了她的近前,摘掉了她臉上的口罩。

隻見她的臉上長滿了顆粒狀的紅色小疙瘩,密密麻麻的著實有些瘮人。

“大家都看看,他們這是什麼化妝品,用過之後直接要毀容的節奏。”

“就你還醫治,一邊玩去吧。”

“今天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是絕不會答應的!”

那些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又在呱噪,冷眼瞪著李陽,顯得格外生氣。

李陽確也不惱,隻是笑了笑,說道:“毀容不至於,隻是嚴重的皮膚過敏而已,而且過敏原並不是我們的產品,而是……”

“不是你們的產品,能是什麼!”

旗袍少婦很是不悅的打斷著,委屈巴巴的對人群道:“企業要推卸責任,我的命怎麼這樣苦啊。”

人群激憤,現場有些失控。

人群之所以表現這樣激烈,除了旗袍少婦會博取同情以外,就是王雅芝在人群裡煽風點火所致。

周雪臉色大變,犯了眾怒,這可如何是好?

“請大家稍安勿躁。”李陽用了內息,高聲一喝,然後對旗袍少婦說道:“是什麼過敏,難道你真要我明言嗎?你這症狀去醫院做個過敏原檢測就會清楚,想狡辯也冇有意義!”

“我,我……”

旗袍少婦臉色通紅,內心震驚不已,這小子怎麼眼力這樣毒,竟然能看出來我是被男客人很過份的行為所致。

她是在夜總會上班的,她身旁的姐妹也都是她的同事,她們都是被王雅芝花錢請來的!

“原來是來訛詐的啊,不好明言的過敏原,我有些明白了!”

“這些個女人,一看就不是正經人。”

“一群騙子,報警吧!”

人群眼見旗袍少婦的反應,便是意識到他們被欺騙了。

“王小姐?”旗袍少婦連忙把目光投向了王雅芝:“我們隻是想賺點錢,可不想進局子啊。”

王雅芝得意的臉色瞬間消失,冷聲道:“你們剛纔誣賴商家,難道現在又要誣賴我嗎,哼!”

這些個賤貨,被男人玩的都冇有腦子了,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王雅芝!”周雪氣的上衣曲線都明顯盪漾了起來:“我已經離開了天廣集團,為何你還是要害我?

“和我冇有關係。”王雅芝死硬道:“她們這些女人說話不足為信。”

“你!”

周雪正待和她理論,確被李陽眼神製止了。

“既然今天王小姐在,又對我們的產品很感興趣,那就讓她多瞭解瞭解。”

李陽笑嗬嗬的道:“下麵,我給大家現場演示一下,這位臉部嚴重過敏的女士,馬上便會痊癒!”

“你就吹牛吧!”王雅芝不屑一顧的道。

就那個女人的過敏症狀,她以前也有過,到醫院打了半個月的掛瓶都冇有任何效果,現在李陽竟然說馬上就會痊癒,實在讓她不會相信。

“小夥子,你這話過了,這樣嚴重的症狀,藥品都不能快速見效,化妝品這怎麼可能嗎?”

“就是,就是,想做虛假廣告,小心被打臉啊!”

“好了,事情和你們沒關係就行了,瞎咧咧什麼?”

圍觀人群七嘴八舌的說道,完全不信李陽的驚人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