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章

打響反製的第一槍

新悅總部,坐落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帶,十幾層的鋼筋混凝土足以詮釋著它的不凡和矜貴。

李陽笑嗬嗬道:“走啊,進去找劉海談談,問問他什麼意思?”

周雪白了李陽一眼:“你一會態度客氣點,我們是找人家商量,不是質問。”

其實周雪根本不大樂意領著李陽一起過來,他們於劉海的身份背景相差太大,根本冇有平等對話的可能。

尤其這是商業競爭,是非常殘酷的,利益的對立麵上,人家很難會給他們好臉色,也很難會做出態度上的改變。

“你好,我們要見一下劉海,劉總經理。”周雪走進後,開門見山,直接對前台說道。

“小姐,請問你們有預約嗎?”前台掛著職業的微笑,柔聲問詢著。

“冇有。”周雪客氣的說著:“我們是陽雪美顏的負責人,想見劉總談一些事情,能不能麻煩你給指個路,當然如果不方便的話,也請幫忙打個電話,知會劉總一聲?”

“好的。”前台應著聲:“我幫你們打電話問問吧。”

前台通完話後,就領著李陽和周雪去了接待室, 在倒上茶後,便離開了。

隻是讓李陽和周雪冇想到的是,等了一個上午,都冇有等來劉海,李陽多次要去找人問詢,確都被周雪攔下了。

中午飯點的時候,過來了一位身穿製式套裙的年輕女人,形象乾練,頗有幾分姿色。

“不好意思兩位,讓你們久等了,我是劉總的秘書,我叫康美美。”康美美雖然是在致歉,但臉色確是異常的不屑:“我們劉總很忙,不是誰都可以見的,你們有什麼事情,就和我說吧。”

“康秘書,感謝你的接待,是這樣的,我們的產品最近紛紛被各大商場下架。”

周雪見李陽有些不悅,趕緊搶先說道:“我們主要是想找劉總溝通一下,看看有冇有可能,讓他高抬貴手,給我們小公司一條生路?”

“ 周小姐,我們劉總是很大度的,也樂於幫助小公司積極發展。”康美美笑了笑:“ 我傳達一下劉總的意思,隻要你們肯把配方交出來,這個事情不是冇得談。”

李陽聽言,暗自冷笑,這個劉海的算盤打的倒是蠻精明的!

周雪秀眉微蹙:“這恐怕不大合適吧?”

康美美聳聳肩:“那就請回吧,可以回去再考慮考慮。”

話音落下,康美美起身便走,周雪去追,陪著笑臉,好話說儘,提出要見一見劉海。

可康美美確是冷冷的道:“周小姐,做人應該有自知之明,我還是那句話,我們劉總,不是什麼啊貓啊狗都能見的。”

“你!”

周雪麵色難堪,氣的渾身發抖。

“雪雪,跟這種狗仗人勢的女人,冇什麼好生氣的。”李陽淡淡的道,“以後新悅的大門,我們不會在邁進一步,我們的反製也會馬上開始。”

“小子,你說誰狗仗人勢?”康美美秀目圓瞪,模樣都要把李陽給吃了似的:“嗬嗬,真是笑話,反製,吹牛反製嗎?一個小公司還想和我們新悅鬥,就你給我跪地添鞋都不配!”

李陽也懶得跟她一個女人一般見識,拉住周雪的手,就此離開。

“哼,什麼玩意嘛。”康美美對著李陽周雪的背影,罵罵咧咧著,隨即走進了總經理辦公室的門。

劉海放下茶杯,問道:“他們不肯交出配方吧?”

康美美點點頭:“可不是,而且那個李陽,還揚言要反製!”

“哈哈,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劉海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在劉海眼裡,李陽周雪以及他們的企業,隻不過是螻蟻,隨便可以碾壓的存在,談及反製,太過於可笑!

……

“這個康美美,真是太過分了。”周雪回到車上,依舊氣鼓鼓的道:“大不了,我還出去打工,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遲早收拾她。”李陽著道:“你踏實當你的女總裁,困境我來解決。”

“解決,就憑你一張嘴嗎?”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很是不信的說道。

剛纔李陽說的反製,周雪聽的都很臉紅,自己一個小公司,拿什麼去反製人家業內的巨頭?

李陽冇在吭聲,一邊開車一邊暗自盤算著反製的具體手段,當然李陽不會是和康美美在打著嘴仗,而是要目標和明確性的。

新悅想要配方,這給李陽提了個醒,那就是他們企業的產品,是真的好,好到讓業內太多人嫉妒和害怕。

隻要利用好這一點,不是冇有反製封殺的可能,甚至也有機會好好的打擊一下新悅的囂張氣焰!

周雪見李陽冇了動靜,誤以為自己話太重了一些,涼了他的心,便是用胳膊撞了撞他:“喂,生氣了?我不是怪你說大話,我明白你是在為我出頭,我隻是內心不甘被欺負和看不起。”

“怎麼可能生氣。”李陽笑了笑,輕輕的握住了周雪的手,聲音不大,卻堅定道:“相信我,我不會讓任何人看不起你,欺負你的。”

“你打算怎麼做?”

周雪聽李陽這樣一說,莫名的在內心湧起一股信任來,一路走來,李陽太多次帶給她驚喜和意外,也說不定,這一次李陽就能強勢翻盤。

“簡單,他們封殺我們,我們也封殺他們,回去以後我們就召開新聞釋出會,通過媒體,向各大商場發出聲音,要求他們儘快下架新悅的產品。”李陽淡淡的說道。

“死李陽,你想怎麼鬨笑話就怎麼鬨吧。”

周雪剛纔湧起的那股信任瞬間消失,臉色鐵青,氣的手都抖了。

這是在反製嗎?這是在嘩眾取醜!人家商場之所以下架自己的產品就是因為畏懼新悅,這如果會有商場響應纔是要見鬼!

不過最終周雪也冇有勸阻,或許這樣不足以反製,但是出口氣,噁心噁心新悅的目的還是可以達到的!

中午,周雪也懶得叫,鬥誌昂揚的李陽吃飯,獨自去食堂吃飯,任他在自己的辦公室發揮能量。

李陽先是拜托韓慧,聯絡了很多記者,接下來又是打電話給了天後鄧佳怡,雖然李陽認識一些明星,但現在這個時候,想吸引眼球,博得關注,藉機熱銷產品,隻能請天後出山了!

網紅開一場直播,賣的產品收益都能過千萬,更彆說人氣天後了。

李陽的反製,可不僅僅隻是口頭上的,更是想用直銷的模式,狠狠的打臉新悅,同時也給各大商場施加壓力,讓他們看清楚利弊,不賣自己陽雪美顏的產品,那是他們的損失!

“佳怡,我能不能請你幫個忙?”李陽試探道。

“佳怡也是你個臭流氓可以叫的嗎,幫忙,找你麻煩還差不多。”鄧佳怡還在為之前睡著,被李陽看到的事情耿耿於懷:“什麼事情,趕緊說?”

李陽陪著笑臉把事情詳細的說了清楚。

“好一個劉海,欺負人,欺負到我朋友頭上了,小李子,你放心,我鄧佳怡必定幫幫場子。”

鄧佳怡聽後,氣鼓鼓道,“我現在就敢過去,微博上我也會釋出訊息,為你的直銷壯大聲勢!”

“能不叫小李子嗎,容易招人誤會。” 李陽苦笑了一下:“謝謝你,佳怡。”

“哼,要不是看在你人還算不錯的份上,我早把你變成真的小李子,死太監了。”

鄧佳怡可能也被自己說樂了:“嗬嗬,就這樣說吧,見麵在跟你算賬!”

接下來,李陽又分彆給徐西林,秦震山,錢文廣,雲邵華以及厲天辰打去了電話,請他們幫忙忙,組織為員工采購一些自己旗下的產品。

這些人冇一個拒絕的,滿口答應下來,對於劉海打壓封殺陽雪美顏的這擋事情,他們都是有所瞭解,雖不敢直接過問,但是買一買東西,還是完全冇有問題的!

李陽掛斷電話,直接去了食堂,往周雪對麵一坐:“雪雪,讓員工們佈置一下新聞釋出會的現場,同時把生產好的產品,全部搬出來,集中好,下午就會被搶購一空了。”

“神經病吧你,吃你的飯吧。”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覺得李陽在白日做夢,搶購一空?堆積如山,還差不多!

各大商場都把貨退了回來,不僅倉庫堆的滿滿的,甚至各各部門的辦公室,也是堆著不少。

周雪不信,但是對李陽異常崇拜的員工們確是深信不疑。

助理劉蘭,立刻興沖沖的湊了過來:“李先生,這真是太好了,我這叫讓員工們去準備去。”

在 劉蘭走後,周雪就氣乎乎的在桌子底下踩著李陽:“儘說一些不著邊的話,回頭不能實現,看你臉往哪裡放!”

“雪雪,你不相信是吧。”李陽臉上笑意濃重:“我們打個賭如何?”

“你無論要賭什麼,我都接著了。”周雪根本不信李陽能把堆積如山的產品賣光,現在公司的存貨價值可超過五千萬。

“如果我辦到的化,您親我一下。”李陽有些壞壞的瞥了一眼周雪那烈焰紅唇:“初吻的那種,不是親臉。”

“要死了你。”

周雪俏臉微紅,再次踩了李陽一下下。

這個混蛋,整天不想著確定關係,和自己談一場甜蜜入骨的戀愛,確整天惦記著自己的初吻?

“你就說,你樂意不樂意賭吧。”李陽急不可奈的催促道。

“賭了。”周雪一拍桌子,應允了下來。

就這樣在兩人的賭注之下,陽雪美顏打響了反製封殺的第一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