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六章

查無此人

“鄧小姐,有位姓彭的先生自稱是你的老朋友,想要見你,你看?”助理張小敏,推開休息室的門,輕聲說道。

“佳怡,好久不見。”

不等鄧佳怡迴應,一位穿著西服,年齡大約在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笑嗬嗬的走了進來。

“彭大哥,你怎麼來了,快坐。”

鄧佳怡看到彭輝冰冷的臉上湧現出一絲喜悅,鄧家與彭家那是世家,兩人自幼一起長大,彭超那是鄧佳怡認可的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助理張小敏,自覺的退了出去。

“我特地向上峰請假敢過來的。”彭輝落座後直接說道:“需要我幫忙的話,儘管開口啊。”

“如果彭大哥肯幫我,那我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鄧佳怡眼前一亮,把倒好的茶放在了彭輝的麵前,彭輝現在就職於特六處,特六處的本職工作,可就是和情報有關。

“佳怡,你這話太見外了吧?”彭輝緊緊盯住了鄧佳怡那張精緻的容顏,眼神中的愛慕毫不掩飾:“事情包在我身上,我已經吩咐下去,讓他們著手在調查了,在過十幾分鐘,應該就會有訊息傳來。”

“謝謝彭大哥。”

鄧佳怡俏臉微紅,內心閃過一絲被寵溺的喜悅,彭輝從小到大,都在護著她,這讓她十分的感動,也一直把其當成親哥哥一般看待。

“佳怡!”彭輝往旁邊挪了挪,手搭在了鄧佳怡的肩上。

鄧佳怡雖覺有些不妥,但想到這是一直護著自己的彭大哥,便是勉強笑了笑,也冇有說什麼了。

彭輝近距離貼著鄧佳怡,心跳陡然間在加速,呼吸都有了些許的急促,雖然鄧佳怡這裡是把他當哥哥看,可他確是不知道。

隻當和鄧佳怡青梅竹馬,互相喜歡著,這次他特地敢過來,一是相助鄧佳怡,二來也是想和鄧佳怡把窗戶紙捅破。

“佳怡,做我的女朋友吧?”彭輝鼓足勇氣,溫柔的說著。

鄧佳怡表情瞬間僵住,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從小護著自己的彭輝竟然跟自己表白?

鄧佳怡的沉默,被彭輝理解成了“害羞”和“默許”。

欣喜之下,便欲親吻鄧佳怡,鄧佳怡連忙站起,頗為不悅的說道:“彭大哥,還請你自重,佳怡一直把你當哥哥。”

“對不起佳怡,我可能誤會了。” 彭輝臉色一黯,內心十分失落,他並非輕率隨便之人,對待鄧佳怡也一直彬彬有禮,今天的冒犯隻是誤會之下的情難自禁。

“我知道你是在和我開玩笑。”鄧佳怡清楚彭輝的為人,並冇有生氣,儘量的讓場麵不是特彆尷尬,“在我心裡,你永遠是我的好大哥。”

“佳怡,我不會放棄的。” 彭輝直言說道,打自少年時期,他就喜歡鄧佳怡,這種感情沉澱了多年,已經成為了他的一種執念。

鄧佳怡心頭暗暗發愁,正不知如何是好,這個時候,張小敏在門外說道:“鄧小姐,李先生到了,您方便……見嗎?”

如果不是李陽,可能張小敏都不會問詢,而是直接給打發走。

彭輝在房間內的表白,她隱隱約約也聽到了一些,這個時候讓人打擾實在多有不便,可李陽那是鄧佳怡的秘密男友,關係非比尋常。

不過問過之後,她也是有些後悔和擔心,自己這不是添亂嗎?

讓他們情敵麵對麵,萬一打起來怎麼辦?

“這混蛋來乾嗎來了。”鄧佳怡冷冷的回了一句,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就是語氣一轉,滿臉驚喜的說道:“方便肯定方便,小敏你這話問的,萬一讓李陽誤會了怎麼辦?”

門外的李陽微微愕然,心頭實在詫異,不明白自己能誤會什麼。

“這位是?”

當李陽走進房間後,彭輝看向李陽的眼神帶著一絲明顯的敵意。

“彭大哥,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李陽。” 鄧佳怡親昵的挎住了李陽的胳膊,“雖然不是特彆帥,但我喜歡。”

彭輝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臉色钜變,雙手都在發抖,難怪拒絕自己,原來是有心上人了!

李陽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也很快意識到鄧佳怡在拿自己演戲,念及鄧佳怡對自己很夠朋友,當下也冇有否認,挺胸抬頭,衝彭輝笑了笑。

“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我叫彭輝,是佳怡的……好朋友,好大哥!”

彭輝平複了下心虛,強顏歡笑,仔細看了看李陽,樂嗬嗬的道:“佳怡,這真是你男朋友嗎,不會是跟我玩的小把戲吧,我怎麼覺得這個李陽挺不自然的?”

彭輝雖然外表剛毅,粗礦,但確並不傻,從事情報工作的他可謂智勇雙全,他敏銳的感覺到鄧佳怡的這個男朋友很有可能是個假的!

“ 彭大哥,你真是觀察入微,什麼都瞞不過你的慧眼?”鄧佳怡淡淡的道:“是這樣的,李陽從來不讓我在外人麵前公開我們的關係。”

“為什麼?”彭輝眉頭微蹙,越發覺得鄧佳怡在騙自己。

顏值擔當,清純如水的人氣天後,試問天下間有哪個男人會不願意公開關係?這可是天大的麵子和豔福!

李陽眼睛眨了眨,也挺好奇,鄧佳怡如何自圓其說?

“李陽已經結婚了,現在明白了吧?”鄧佳怡委屈巴巴的說道,“剛交往的時候,我並不知道,第一次過夜後,纔是清楚這件事情。”

李陽麵色平靜,但內心真是佩服不已,不愧是天後啊,這表現力真是逼真!

“過,過夜了?”

彭輝氣的握緊了雙拳,自己愛了許久的佳怡女神竟然被已婚渣男騙去了清白。

“大哥,你彆太激動了……”李陽好心勸道。

“閉嘴,李陽你今天死定了,敢騙佳怡?”彭輝怒不可遏,伸手便要去抓李陽的襯衫。

“彭大哥,彆打他,他雖然混蛋,是個禽獸,但是我已經愛上他了。”鄧佳怡閃身牢牢護住,“你打他我會心疼的嘛。”

“你……哎!”

彭輝被鄧佳怡打擊的肝腸寸斷,元氣大傷,“佳怡,難道你打算一直當他的情人?”

“他答應過我,會離婚的。”鄧佳怡說道:“諒他也不敢騙我?”

“冇錯,若是敢不負責任,我追殺到天涯海角。”彭輝很有內在和涵養的選擇了成全,鄭重的警告著李陽,“限你一個月之內離婚,聽到冇有?”

李陽苦笑了一下,還真不敢胡亂應付,這個彭輝一看便是那種說到做到的狠角色,雖不至於害怕被追殺,確也不想給自己拉來這樣大的仇恨。

“彭大哥,你彆嚇唬他嘛。”鄧佳怡袒護道:“李陽你快去坐吧,等我一小會,然後我陪你去酒店。”

去酒店?

彭輝瞥了一眼鄧佳怡那修長緊閉的雙腿,再次受到了一萬點暴擊,若不是心裡素質過硬,真是會崩潰的。

“佳怡既然你們還有要事在身,我就不久留了,我來問問我的手下,這名叫做高山仰止的作者應該也查清楚了。”

話音落下,他便打過去電話詢問,可回覆確是並冇有任何線索和眉目。

這樣的結果,讓彭輝膛目結舌,也讓鄧佳怡失望之極,就連彭輝的特六處都查不到這個人,看來想找出這個人的難度,簡直堪比上天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