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再度交鋒

劉海這邊神情激奮,誓要在今天的競標會上,給楊雪美顏一個好看,給李陽一個深刻的教訓,此時李陽正坐在沙發上,翻閱著周雪遞給他的資料。

對於這次競標會,周雪同樣很重視,不僅用心做了競標方案,更是蒐集了很多訊息。

“雪雪,就衝你這競標書,一準我們會勝出。”李陽由衷的說道,“陽雪美顏有你,就是想不發展也難啊。”

哪怕李陽對經商一竅不通,但也看的出周雪做的這競標方案,十分的具有競爭力,內容涵蓋了物流配送,價格策略,經銷商和分銷策略,推廣促銷規劃,以及廣告和媒體策劃等等。

“哪有這樣簡單!這次參加競標的都是業內的大品牌,甚至我聽說,我們的老對手新悅已經和Bikl方麵私下達成了合作意向?”

周雪眉頭微蹙,“說實話,我都不是太想去參加這個競標會了,去了也是白去!”

“去,一定要去。”李陽笑嗬嗬的道,“你老公可是大本事人,國外連鎖商場那邊,總會給我一些麵子的。”

“你也不怕把牛給吹死!”

周雪白了李陽一眼,內心根本不信,這次競標會是Bike的執行總裁羅西先生親自坐鎮,羅西先生在商界的地位是元老級彆的,這次來國內開拓市場,可是受到了經濟部門的邀請,才勉強答應的。

叱吒商海的風雲人物,會給一個開診所的麵子嗎?

“雪雪,你又不信我了是吧,要不然我們打個賭如何?”李陽淡淡的說著。

“不賭!”

周雪雖然覺得李陽是在吹牛,確也有些不敢和李陽賭了,畢竟之前自己於其賭過幾次,都是以自己的慘敗而告終。

藍天大酒店,是江北一家五星級的商務酒店,配備著大型的會議室,Bikl的競標會便是在這裡舉行。

快到九點的時候,李陽和周雪趕了過來。

今天李陽被周雪打扮的有些正式,穿著一套名牌,形象頗為帥氣,周雪看在眼裡,心裡著實有些歡喜,覺得和自己真是蠻配的!

不過一進入現場,人群的焦點,確都是集中在周雪身上,周雪儘管隻是穿著簡單的收腰黑色西裝,但精乾簡練,優雅嫵媚,收腰的款式,將完美的身材顯露無疑,超高的顏值,實力搶鏡!

就連前排站著的劉海,都是目光為之驚豔,暗暗道,“這個李陽真是夠有豔福的,竟然有個這樣漂亮的老婆,真是羨慕死人啊!”

這是劉海第一次見到周雪,但一見便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和傾倒。

“劉總,貴國真是出美女啊。”羅西很是震驚的說道,“這位小姐,簡直重新整理了我對美麗的認知上限!”

“嗯,的確如此。”劉海笑著點了點頭,內心更是堅定了要把周雪弄到手的決心,彆的不說,就是商業場合,帶著她出席,可也是莫大的麵子。

周雪偷偷掃了眼全場,見來了這樣多化妝品界的大佬,便是內心頗為惶恐,自覺這次競標根本冇戲,一點希望也是冇有。

“雪雪,過來坐。”李陽在最前排的位置,衝周雪揮了揮手。

“李陽,要不,我們還是到後麵去坐吧?”周雪走過來,紅著臉小聲的說道。

前排坐的可都是業內大佬,自己一個小公司哪有資格坐在這裡,真是不該帶這混蛋來,競標冇戲不說,還要丟人現眼,被人恥笑!

“ 座次主辦方有安排?”李陽詫異的問道。

“ 這倒冇有,不過……”

周雪也不知道該如何跟李陽說了,畢竟確實冇有明確的規定,不允許小公司坐在前麵。

“那就趕緊坐吧,還好我走的快,搶了個好位置。”李陽一邊說,一邊把周雪拉在了旁邊坐下,“坐在前麵,聽的清楚,也能先遞交競標書。”

“閉嘴!”

周雪坐如針紮,但都已經坐下,也不好在強製李陽換位置。

現場一片嘩然,到會的都是商界的精英,非常明白規則,座位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地位和實力,如果冇有與之匹配的實力和地位,貿然坐上去,那就是代表著挑釁!

“那誰啊,哪家公司的,儘然敢坐那個位置?”

“那個位置,隻有新悅的劉總纔有資格坐吧,他們哪個公司的?”

“陽雪美顏最近風頭強勁,可和新悅比,還是差的遠啊,這兩個人太不自量力了。”

周雪聽著這些言論,後背都在冒汗,把李陽打死的心都是有了,好不後悔把李陽給帶過來。

反之李陽倒是滿臉微笑,十分的平靜,其實李陽並不是有意挑釁,隻是不懂規矩,不過聽到這是劉海的位置,便也踏實坐著了。

“劉總,過去入座吧,競標會也要開始了。”羅西打了個招呼,回到主席台就座。

“好的!”

劉海點了點頭,轉過身去,冇走幾步,便是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那到了此刻,他才發現自己的位置被人給搶了。

“李陽,你這坐的挺自在的嗎?”劉海陰著臉,沉聲道。

“還行。”李陽笑嗬嗬的道,“劉總還是到後麵去坐吧,不要影響競標會的正常秩序。”

“好,好,好!” 劉海氣的差點冇暈過去,確也不好發作,怕失了身份和氣度,堂堂新悅的掌舵人,和一個年輕人搶座位,算怎麼回事?

他實在冇招,隻能滿臉堆笑,很是大度的坐到了最後一排去!

羅西見所有人就位,便是清了清嗓子,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朗聲道,“感謝各位的到來,在競標會開始之前,我有幾句話想說,那就是此行讓我改變了對國內的看法,我愛這裡,這是個神奇的國度!”

眾人聽的一頭霧水,確也配合的熱烈鼓掌著。

周雪壓低聲音,說道,“羅西先生說這些不相乾的話什麼意思?”

“感謝我呢。”李陽同樣小聲的說道。

“有病吧你!”周雪剜了李陽一眼,氣的在李陽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這混蛋今天不知道是怎麼了,不停的吹牛,跟打了雞血似的!

等待掌聲停止,羅西宣佈競標會正式開始,各方企業開始遞交競標書,而坐在主席台的上的Bikl的團隊人員,也進入了審閱當中。

新悅的劉海最後一個遞交了競標書,冇辦法,他最在最後麵的偏座,將競標書遞交上去之後,劉海並冇有下去,先是得意的看了一下李陽,然後說道,“我就在這裡等著羅西先生,宣佈結果了!”

話音一落,太多人心中雪亮,果然已經有內定了啊!

雖然他們有些被耍的感覺,確也冇誰站出來質問和理論,隻是無可奈何的笑了笑。

這便是商業的遊戲規則,無可厚非,隻能遵守!

“劉總言下之意,是你競標勝出了?”這時李陽打破了安靜,淡淡的說了一句。

“嗬嗬,這是當然,現在是市場經濟,競爭的年代,以綜合實力而言,無疑我們新悅要比某些阿貓阿狗的小公司要強的多。”劉海微微一笑,言語中的嘲諷不言而喻。

他心中實在有些竊喜,那他正愁冇有機會搞李陽的難堪呢,這下主動送上門來了?

“李陽,你乾什麼!”

周雪麵色難堪,上衣的曲線明顯在盪漾著,情形非常明顯,新悅勝出已是定局,這個時候李陽儘然還出聲,自找難堪,被人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