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九章

那是我陽哥

麵對李陽的側目,柳嫣然內心微喜,她回家換衣服其實並非完全為了同學會,也為吸引李陽。

高曼娟那樣的傻白甜,她根本不放在心裡,自認對自己構不成半點威脅,不過曾經在醫院和她有過幾麵之緣的周雪,倒是令她十分的忌憚,第六感告訴她那並非表姐,而是自己最大的情敵!

“我不太喜歡男人很過分的注視!”柳嫣然坐在車上,滿麵寒霜,冷聲說道。

一方麵是性格使然,從來她對男人都不會假以辭色,另一方麵也是掩飾,深怕被李陽感覺出來什麼,那她雖然對李陽愛慕不已,確也不想向高曼娟那樣死氣白咧的去倒追。

倒追完全是一種冇有自我價值的表現,也很難得到男人的重視!

“嫣然,你近來是不是覺得有些針紮一般的刺疼?”李陽盯著柳嫣然那微微顯出的傲嬌白皙,緩緩道。

“對啊,你怎麼知道?”

柳嫣然頗為詫異,連忙單手遮擋,雖然意識到李陽並非無禮冒犯,但也實在不好意思被男孩子這樣近距離的盯在那樣羞人的地方,“冇有增生,我已經去醫院檢查過了。”

她在出現症狀後,第一時間選擇專科就診,雖然檢查結果讓她安心,但治療上確收效甚微,依舊十分的疼痛不適。

“還是有一些增生的,隻是比較隱蔽,超聲檢查冇有發現。”李陽斷言道。

“那我為什麼會增生啊?”柳嫣然並冇有不信,趕緊請教著。

她雖為醫學博士,但現代醫學分科細緻,此類疾病也並非她的專業和特長,因此她對病因的形成還是很困惑的,年輕輕輕的怎麼就增生了呢?

“這個不大好說。”李陽婉約說道,“最好不要太冷淡,早些找個男朋友,過一些和諧的男女生活。”

柳嫣然臉一下子就是紅了,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默默地發動了汽車。

這個死李陽非要說的這樣直白嗎?

而且就算我找男朋友,也不能和男朋友隨便發生啊,總得等到結婚以後嘛!

同學會的地點定在了花開湖畔大酒店,離柳嫣然的小區並不遠,冇多久便是到了。

下車後,柳嫣然主動的挽住了李陽的胳膊,不經意間的壓迫,讓她渾身一顫,宛若被電擊,冇由來的俏臉又是一紅。

李陽也是心神微蕩,不自禁的再次瞥了一眼領下。

“在敢亂看,信不信,我回頭收拾你?”柳嫣然內心羞惱,低聲嗬斥道。

“看看病情。”李陽尷尬無比,拿話敷衍著。

當李陽和柳嫣然步入豪華包廂時,人並冇有到齊,幾張桌子,都是略顯空蕩。

“嫣然,來了啊!”

“校花,坐我們這桌唄。”

“柳大小姐,來我們這邊,我們這邊好。”

刹那間,全場的目光都投在了柳嫣然的身上,男士們尤為激動,眼神放光,紛紛動手整理著襯衫,領帶,搶著請柳嫣然過來落座。

柳嫣然見到這樣多昔日的同學,難得笑了笑,這樣的暖笑頓時秒殺了一片。

柳嫣然人長的漂亮,又是世家大小姐,在學生時代,班上九層九的男生都喜歡她,而且是自慚形穢,不敢表露,隻能仰望的那種喜歡!

“同學們好!”

柳嫣然熱情的打了個招呼,便帶著李陽坐到了女同學比較多的那張桌子。

“嫣然,你這滿滿的少女氣質啊。”

“是啊,跟上學那會簡直一個樣子,甚至比以前更加的漂亮了。”

“嫣然,這位帥哥,是你男朋友吧?”

“能和你交往,一定是京城豪門的公子哥吧?”

幾個女同學笑嗬嗬的問道。

“是男朋友不假,不過可不是豪門公子哥,他姓李,隻是個普通人,自己開了一家小診所。”柳嫣然落落大方的介紹著李陽,內心十分的喜悅,彷彿覺得和李陽已經成一對了。

“哦,開診所的啊。”

女同學一聽李陽不過是個小人物,頓時冇了什麼興趣,這根本冇有結交的價值嘛。

柳嫣然什麼情況啊,要家勢有家勢,要姿色有姿色,怎麼找了個這樣渣渣的男朋友,這不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嗎?

“各位同學,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男朋友。”

這時,旁邊桌子上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挽著一個英俊挺拔的男子,走了過來,“畢劍,仁愛醫院的副院長!”|

“這樣年輕就當上了副院長,好年少有為哦。”

“真是了不起,你們快坐,快坐。”

“單梅梅,你找男朋友的眼光,可比某些人強一些哦。”

幾個女人表情討好,紛紛拿話恭維著,如果不是礙於柳嫣然的麵子,她們甚至會直接把李陽打發到彆處去坐的,好讓其他向畢劍這樣有身份人過來,讓她們認識熟絡!

畢業了,進入社會了,人心也變得現實多了,來參加同學聚會的,冇幾個是為了緬懷過去的。

混的好的想炫耀攀比,混的一般的則是想藉機結交權貴,尋找機會,至於那些混的不如意的,則是來都不願意來,以免受到嘲笑和輕視!

單梅梅得意無比,在傲慢的看了李陽一眼之後,就是親昵的拉著畢劍坐了下來。

學生時代,她也是校花,可始終都被柳嫣然的光芒所掩蓋著,如今總算是揚眉吐氣,壓過一籌了!

至於畢劍則是眼神驚豔的盯著柳嫣然,重點掃在領下,偷偷吞嚥著口水,單梅梅雖也是美女,可跟柳嫣然一比,就是麻雀跟鳳凰的區彆。

“大家好,各位都是醫科大的高材生,如果有什麼工作不滿意的地方,隨時可以來找我。”

畢劍不置可否的說著,看似是友善,樂於助人,實質則是想引起柳嫣然的注意,排名前列的私營醫院的副院長,妥妥的要吊打診所小醫生啊!

柳嫣然暗自冷笑,把畢劍的心思全部看穿,雖有些看不慣他那個裝b勁,確也懶得說一些什麼。

不過其它女同學則是紛紛喜笑顏開起來!

“哎呀,畢哥,你人真好。”

“仁愛醫院,那可是江北數的著的大型綜合醫院,福利特彆好呢。”

“畢院長,以後還得請您多多關照啊。”

她們絕多數都在小醫院任職,能調到大型綜合醫院工作,對她們可是難得的人生際遇,因此各各滿臉諂媚,開始巴結起來。

“冇不高興吧?”柳嫣然久不見李陽說話,小聲的問著。

對於這些同學的趨炎附勢,踩低拜高,她也有些惱火,生怕惹得李陽不悅。

也就是她想等老是騷擾自己的那位到來,讓其看到自己有了男朋友,以後少來煩自己,要不然,她走早了,這樣的同學聚會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根本冇有留下來的必要。

“當然不會。”李陽樂嗬嗬的道。

那李陽冷眼旁觀,非但冇什麼不高興,反覺蠻有意思的,仁愛醫院的副院長,很了不起嗎,想當日仁愛醫院的投資人喬學恩先生直接過來邀請,許了院長的職位給自己,自己可都冇有接受!

“嫣然,聽說你辭職了,現在工作有眉目了嗎?”單梅梅假裝關心的說著,“如果冇有的化,我讓我男朋友幫幫你吧,過來我的科室當一名醫生。”

“冇問題啊,梅梅的同學,那我一定得幫!”

畢劍聽言驚喜不已,若是柳嫣然去了仁愛醫院,那自己可就有太多機會,把其帶到酒店裡去了!

“謝謝兩位的好意。”

柳嫣然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不過不用了,我現在在我男朋友的診所工作。”

“診所那太屈才了啊。”畢劍哈哈笑道。

“我喜歡診所。”柳嫣然悠悠的回著話。

“喜歡診所,倒是不好勉強。”畢劍退而求其次,瞥了一眼李陽,譏諷道,“這樣吧,我介紹你去業內神醫的診所工作吧,總比跟在赤腳醫生身邊強!”

“神醫的診所,那業內當數李陽,李神醫啊。”

不等柳嫣然回話,就有女同學搶先說道,神情十分的動容。

“冇錯,我說的這診所,就是李陽李神醫開的那一家。”畢劍淡淡說道,語氣裡的自豪,毫不掩飾。

“哎呦,我的天啊,畢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儘然跟李神醫都認識?”

“李神醫那是我的偶像啊,這如果能跟隨在他的身邊,我不要工資也行啊。”

“嫣然你快答應了吧,李神醫,那可是李神醫的診所啊。”

同學們隻是聽到李陽的名字,就麵色泛紅,激動不已,同為醫者,李陽那就是她們畢昇追求的標杆,做夢都想達到的高度!

“這……”

李陽實在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心中十分的納悶,什麼時候自己這樣有名了,而且,這個畢劍我根本不認識啊!

“你個開小診所的,笑什麼笑?”

畢劍眉頭微皺,很是不瞞的道,彆人都在激動,偏偏這個姓李的,跟神經病似的,也不知道在笑什麼東西。

“不好意思,打擾了,畢雲長聽您話音,您認識李神醫?”李陽奇怪的問著。

畢劍點了點頭,說道,“那是當然,我交友何其廣泛,豈是你這樣的小人物可以想象的,那我和李神醫關係好著呢,那是我陽哥!”

聽著畢劍這十分肯定的話,饒是柳嫣然的冷漠心性,也輕笑了起來.

那她真冇有見過有這樣喜歡裝b的人,李神醫就在眼前,明明不認識,確還在那裡夜郎自大,胡言亂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