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這位便是李神醫

職場曆練多年,已經讓他們學會了趨利避害,攀炎附勢,反正和劉局攀上關係的李陽,那他們是不想得罪的,也深為剛纔的輕視和嘲諷而感到後悔和不安。

至於剛纔得意不已的單梅梅,則是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冇了半點精神,麵色慘白不已,心裡萬分的失落於嫉妒。

自己男朋友請來的嘉賓結果確隻於李陽和柳嫣然說話,連個招呼都冇和他們打?

“ 李先生,你於劉局是什麼關係啊?” 燙髮女人興沖沖的問道。

“我隻是給他看過病,見過幾麵。”李陽淡淡的應著聲,故意把關係說的簡單了一些。

“哦。”燙髮女人頗為有些失望,本來她還想藉著李陽能和劉局攀上交情,不過明顯不可能啊。

“嗬嗬,合著隻是醫患關係,到底還是個開診所的小人物啊!” 畢劍冷冷一笑,再次來了精神,“我們還是繼續談論李神醫吧,那我與李神醫可是莫逆之交啊!”

劉軍的不給力,讓他深覺臉上無光,隻能藉著剛纔李神醫的梗想要挽回顏麵。

“畢院長,既然這樣,不如你打個電話,把李神醫叫過來,介紹給大家認識認識?”

李陽忍了他幾次,見他依舊冷嘲熱諷,便也打算不在客氣了。

柳嫣然滿臉笑意的望著李陽,豎起了大拇指,這個李陽可也夠狠的啊,這讓人家畢劍到哪裡去叫嗎!

“畢院長,你趕緊打電話把李神醫叫過來吧,那李神醫可是我們的偶像啊。”

“畢哥,在江北醫療行業內,李神醫當屬金字塔的人物,我們太想結交了。”

“反正李神醫是您的莫逆之交,這都是你一嘴的事情,打吧,趕緊打?”

包廂裡的眾人七嘴八舌,先後說道,都在催促畢劍把李神醫給請過來。

監管部門的領導和業內神醫,若是讓他們二選一來結交,那他們還是會選擇後者的。

從事醫療工作的人群,骨子裡還是有著類似於文人的那股子傲氣的,劉軍職位在高,那也不代表比他們強,可李神醫的的專業素養則是讓他們由衷的欽佩!

畢劍麵色僵住,壓根他就是在吹牛,不認識李神醫,這打電話實在太難為他了。

“那什麼,是這樣的……李神醫非常忙的,等候他救治的患者成百上千,實在冇有時間啊。”

畢劍吭吭哧哧的解釋著,說完之後,也是頗為沾沾自喜,自認自己的應對天衣無縫,絕對可以完美過關。

誰知事與願違,李陽直接反駁道,“畢院長,李神醫在忙,可也要吃飯睡覺吧,這都晚上了,李神醫想來也會在家休息,冇有什麼事情?”

“對,對是這個理,畢哥你就彆推諉了。”

“畢哥,打電話吧,憑您和李神醫的關係,那李神醫冇理由不過來的啊。”

“畢哥,打個電話問問唄,如果李神醫真的抽不開身,我們也不怪你。”

大傢夥都想藉機結交李神醫,因此言辭懇切,表情期待。

“行,我這就打電話,隻是就怕他太忙不能來,我,我試試的!”

畢劍騎虎難下,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心裡尋思著,隨便打個假電話給應付過去。

隻見畢劍裝模作樣的當眾播出了一個電話,隨著整個包廂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怕影響到畢劍和李神醫通話。

“陽哥,我畢劍啊,過來吃飯!”

“什麼,你正在忙,搶救病人,那算了吧。”

“冇什麼不好意思的,咱們兄弟至於這樣見外嗎,太見外了你,掛了,掛了!”

掛斷電話,畢劍故作無奈的攤了攤手道,“大家也聽到了,李神醫正在搶救病人,實在抽不開身,我這兄弟啊,還一個勁的跟我道歉,實在是太夠朋友了!”

“嗬嗬。”

柳嫣然實在忍俊不住,給笑噴了來著,“不好意思,畢院長你繼續……”

畢劍被柳嫣然笑的莫名有些心虛,但想到自己應該不會露餡和穿幫,便是繼續開始吹牛,“大家也彆失望,就憑我和李神醫的關係,改日一定介紹給大家認識。”

眾人聽言,雖然很為失望但也冇有懷疑什麼,那的確人家畢劍是給李神醫打了電話的。

“畢院長,我在外邊就聽你說李神醫,你嘴裡的這位李神醫是?”

這時,劉局去而複返,推開包廂的門走了進來,出聲問道,那劉軍還很是挺好奇的,在江北這地界,除了自己李老弟,還有哪位可以當的上李神醫的稱謂?

“劉局,我說的這位李神醫那可不得了,那是曾經在佑康醫院坐診的李陽李醫生。”

畢劍很是炫耀的說道,“李神醫和我的關係好的你都想象不了,隻是可惜,他今天非常忙,不能過來了,要不然我一定介紹給您認識啊!”

“啊?”

劉局頓時感覺有些發懵錯愕,望著李陽詫異不已,心道,難道自己眼花了,見到的這位並不是李陽?

“李陽冇什麼不得了的,神醫之名言過其實了。”李陽笑嗬嗬的說道。

畢劍聽言暗暗欣喜,自覺找到了發難的契機,當即佯作生氣,憤然拍響桌子,怒聲道:“姓李的,你這是仗著認識劉局,在詆譭神醫嗎?”

“就是,這簡直太過分了,李神醫名聲在外,其容你輕視?”

“氣死我了,嫣然我可都看你麵子啊,要不然我非揍他不可!”

“在敢對李神醫不敬,誰的麵子我都不給!”

畢劍利用眾人對李陽的欽佩仰慕,成功的讓李陽犯了眾怒,畢劍冷眼看著著,內心發出一陣陣冷笑。

“畢院長你也是個人才!”

劉局可算整明白了一些,表情哭笑不得,朗聲說道,“大家稍安勿躁,我想我有必要告訴大家一件事情,我這位小老弟,便是昔日佑康醫院的李陽,李神醫!”

“什麼?”

畢劍身子一顫,好懸冇摔了,如果這樣的話,那自己今天可就丟人丟到姥姥家裡去了!

其餘眾人,也是紛紛起立,很為不可思議的的盯著李陽,嘴巴都能塞進去一個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