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二章

柳嫣然的追求者

“我的老天,這不能吧,嫣然的男朋友便是李神醫?”

“怎麼不能,那劉局還能說假話?”

“合著李神醫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隻是我等有眼不識泰山啊!”

人群各各麵色泛紅,上衣起伏,十分的激動。

柳嫣然把這一切看在眼裡,喜悅不已,虛榮心都是得到了一定的滿足,想著如果李陽真是自己的男朋友那該多好啊!

“想什麼呢你。”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問道。

“冇,冇什麼。”柳嫣然俏臉微紅,眼神脈脈,心裡撲通撲通的跳著,這個檔口,她察覺她對李陽的愛慕更為深切了許多。

“對了,畢院長,您不是李神醫的莫逆之交嗎?”燙髮女人故意挖苦道。

就因為這個畢劍,她纔會在言語上對李陽多有不敬,簡直恨死畢劍了,此刻也是言語十分的犀利。

“這個……”

畢劍一張臉脹的通紅,尷尬的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剛纔吹牛吹的震天響,結果李神醫儘然就在眼前,臉何止是被打腫,更是被打的一點臉都冇有了啊!

“畢劍,你剛纔是在給誰打電話?”單梅梅冷著臉,質問道。

你管不著。”

畢劍肺都快要被氣炸,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騙子,老孃要跟你分手!”單梅梅甩手給了畢劍一個大嘴巴子,然後踩著高跟鞋憤然向外走去。

今天同學會,她本指望畢劍幫她揚眉吐氣,結果確是鬨成了笑柄,讓她淪為了最大的笑話。

“梅梅,你聽我解釋。”

畢劍趕緊去追,單梅梅雖然不如柳嫣然,可也是一位美女,尤其可冇有得嘗所願,把其給占有了,孃的,今天晚上本來說好去開房間的,肯定冇戲了啊!

“哈哈!”

人群一陣爆笑,也冇有誰去挽留,隻是圍在了李陽的左右,剛纔兩人那樣裝,大家其實挺看不慣的,反感之極。

“李神醫您好,剛纔多有得罪。”

“李神醫,您是我的偶像,可千萬彆和我計較啊。”

“李神醫,咱們交個朋友吧。”

這個時候的他們,於剛纔得知李陽和劉局認識時的道歉,是完全不一樣的,那現在是真心實意的道歉和想要結交。

“大家千萬彆這樣,嫣然的同學,都不是外人。” 李陽笑嗬嗬的回著話。

大家一聽都放下心來,酒菜上來後,頻頻向李陽敬酒,氣氛十分的融洽。

“ 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包廂外走進來一位二十五歲左右,穿著黑色西服的帥氣男子。

這位的到來,讓場麵瞬間安靜了下來,太多人都把眼睛望向了柳嫣然,楊超那可是柳嫣然的鐵鋼追求者。

“嫣然,他不是我們同學吧,怎麼坐在你旁邊?”楊超走了過來,指了指李陽,輕聲詢問道,眼神中並無敵意,隻有忐忑和緊張。

“楊超我給你介紹下,他叫李陽,是我的男朋友。”柳嫣然站起身來,滿臉微笑的說著。

“哦。”

楊超身子一晃,胸膛宛若被重擊特彆的發悶,沉默了少許,纔是對李陽勉強笑了笑,“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你也好。”李陽衝他點了點頭,友好的招呼著。

“喂,你冇事吧?”柳嫣然推了楊超一下,神情頗為關心。

楊超並非豪門世家出生,相反家境十分的普通,父母都是場子裡的工人,但是確對自己是真心的喜歡,在大學時代,學校裡追求自己的人很多,可也隻有楊超一人,讓柳嫣然並不反感。

在大學那會,楊超每天都會給自己送早餐,無論風雪從不間斷。

野外攀岩活動中,自己失足墜落,楊超在一千多米的絕壁上,捨身相救,自己冇事,楊超確受傷住院。

很多事情,都讓柳嫣然很感動,也一直把楊超當成很好的異性朋友,如果不是在乎楊超,那柳嫣然也不會把李陽叫過來,讓其死心,讓柳嫣然真是不忍心,看到楊超老是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和精力。

“冇事的,你有男朋友,我隻會為你感到高興。” 楊超眼睛濕潤,“嫣然,你出來一下,我有幾句話想和你說。”

“好。”

柳嫣然點了點頭,微微猶豫後,也是不顧李陽的不情願,硬是把李陽也給拉了出來。

走廊!

楊超看到柳嫣然是挽著李陽的胳膊出來的,內心再次一疼,但還是說道,“李陽,你可一定要對嫣然好,要不然我不會對你客氣的。”

“好的,你放心吧。”李陽對這個楊超很有好感,也意識的優秀的女人總是值得被愛的,也一定會有真愛伴隨在身邊。

“我們以後還是好朋友。”柳嫣然深深的看了一眼楊超,“以後遇到什麼事情,你可一定記得告訴我,彆瞎逞能,聽到冇有?”

“嗯。”楊超吭哧道,“嫣然,我能拉一下你的手嗎?”

“這……”柳嫣然突然之間有些後悔帶李陽一起出來了,她其實是想答應楊超的,可是又怕李陽生氣,畢竟男人都很小心眼的。

“嫣然,拉一下手冇什麼的。”李陽大度的說著。

柳嫣然聽言後,便是大大方方的伸出了手來,楊超握著的時候,雙手都在發抖,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著。

“他其實挺好的。”李陽淡淡的說著。

“是不錯。”柳嫣然很是有深意的看著李陽,“如果我冇遇到一個人,可能我會接受他的。”

“你有喜歡的人了,誰啊?”李陽好奇的問著。

“跟你沒關係!反正不會喜歡你!”柳嫣然狠狠剜了李陽一眼,真覺李陽太傻了一些,這樣清楚的情感暗示難道都不明白嗎?

同學會散場,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柳嫣然開車帶著李陽返回。

“前麵就是我家了,你如果不是太著急的化,就去我家坐會,冇什麼不方便的,我單獨住……”

柳嫣然說這個話都冇敢看李陽,因為這實在太不好意思了一些,女孩子家家竟然主動邀請男人去家裡,而且還告訴人家,很方便,冇有外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