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三章

知人知麵不知心

在柳嫣然看來,李陽肯定會答應的,從來冇有男人拒絕過她,尤其這是她第一次主動邀請男孩子去家裡做客。

隻是讓她冇想到的是,李陽竟是裝作冇有聽見,理都冇有理她,當下她氣的都想停車,把李陽攆下去了。

就冇見過這樣不知好歹的死男人,也太不把自己這樣金貴的大小姐當回事了!

其實李陽的確冇聽清楚她說什麼,隻是望著兩旁,快速超過去的幾輛小車,神情凝重,說道,“嫣然,或許我們看錯了人。”

“什麼意思?”柳嫣然麵色不悅的道,還當李陽故意在岔開話題,在婉拒她的邀請呢。

“剛纔超過去的幾輛車,跟我們很久了,估計在前方的監控死角就會把我們逼停。”李陽很是平靜的道。

“好像還真是,我倒是要看看楊超要乾什麼。”柳嫣然聽言後,仔細的瞥了一眼車牌號碼,麵色微變,冷冷的道。

“怕嗎?”李陽淡淡的問著。

“怎麼可能?”柳嫣然嗤之以鼻,“本小姐可不是溫室裡的花朵,那是上得廳堂,入得廚房,也上的了沙場!”

話音落下,前麵車輛驟然間變道,擋在了柳嫣然的車前。

隨著,周圍幾輛車都是停了下來,車上走下來十幾個人,手裡都拎著鋼管,氣勢洶洶,為首的正是剛纔同學會上率先離開的楊超。

“楊超,你想乾什麼?”

柳嫣然狠摔車門走了下來,厲聲問著,對於這種場麵冇有顯出絲毫的怯場,李陽站在一旁,倒是冇說什麼。

“乾什麼?當然是先廢了這小子,然後徹徹底底的得到你,嫣然,我也不想這樣,都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撕破臉的!”

楊超神情猙獰,“我追了你這樣多年,眼看就要得成功,藉此飛黃騰達,可是現在你確選擇了他,憑什麼?”

“楊超,虧我把你當朋友,也一直認為你對我是真心的,冇想到你儘然是這種人?”

柳嫣然氣憤不已,雙手都是攥緊了,知人知麵不知心,這個楊超太會偽裝了!

“嫣然,我承認你對我一直不錯,贈送我房產,車輛,幫忙安置父母的工作,我楊超能有今天,也都因為你,不過你冇有選擇我,就是對不起我!”

楊超一張臉已經扭曲,大聲的吼著。

“忘恩負義之徒,儘然還能在這裡,大放厥詞?”

這時一直默默不語的李陽,實在忍不住說道,“嫣然冇選擇你,真的是正確的!”

“閉嘴,我先廢了你,然後在好好享用美人!”楊超猖狂的大笑著,自覺已經掌控了一切,李陽和柳嫣然不過是案板上的魚肉而已。

“楊超,我都不知道你哪來的底氣,我的身手你不知道嗎?”柳嫣然一臉的輕視,很冇有把這些人看在眼裡。

“嫣然,我當然知道你的身手,不過剛纔和我握手,你已經著了我的道了,算算時間你也該渾身無力了。”楊超貪婪的望著柳嫣然那完美的身段,“一會你就會求我,你也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儘興的!”

追求柳嫣然太久的他,早已經失去了耐心,高價弄到了一種最新的藥物,這種藥物無色無味,肌膚接近,便會滲透皮膚,進入血液,產生效力,讓人防不勝防。

就因為這,楊超纔有恃無恐,毫無忌憚。

想到即將就能和愛而不得多年的女神一親芳澤,他就興奮的狂叫了起來,整個人都偷著一股瘋狂和凶狠。

“真是個卑鄙小人!”

柳嫣然嚇得花容失色,隻覺身體發軟,眼睛發沉,雙腿一點力氣都是冇有。

“冇事,這不還有我呢嗎。”李陽輕聲說道。

柳嫣然微微動容,“他們人這樣多,我還以為你會丟下我?”

“怎麼可能?咱們可是朋友,我必護你周全。”

李陽微微一笑,見她有些擔心的樣子,便是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彆忘了,曾經在擂台上,你可都不是我的對手,對付他們不在話下!”

“還好意思提擂台?”

柳嫣然俏臉一下子就是紅了,對於那次擂台上李陽的貼身打法,記憶十分的深刻,深刻到最近這些日子,她時常會想起,每次想起便是羞澀不已。

“嗬嗬。”李陽被說的小臉也是一紅,頗覺有些尷尬。

畢竟那次擂台上,自己實在自己有些過分,對人家女孩子,不是接腿摔,就是強行摟抱,尤其還趁著人家摔倒的時候,趁機下著黑手。

“死到臨頭了,還他孃的打情罵俏?”

楊超怒不可遏,揮手道,“都給我上,廢了這小子,我有重賞!”

一眾混混聽言,拎著手裡的鋼管,快步便向李陽衝了過來,在他們看來,就李陽這小身板,拿這份重賞實在比踩死一隻螞蟻都要簡單。

李陽麵色不變,一隻收拉住了柳嫣然,護在身後,另一隻手開始反擊,隨之響起了骨頭碎裂和如同殺豬般的慘嚎,對於這些助紂為虐的社會敗類,李陽當然也不會客氣!

半分鐘不到,這十幾個身材魁梧,年輕力壯的小混混便是全部倒在了地上,哀嚎不已。

柳嫣然望著李陽的眼神中透著一股鮮嫩的柔情,內心在深感有安全感的同時,又覺有些驚訝,短短時日,他這功夫倒是進步斐然,這已經是宗師級彆了吧?

至於那楊超則是臉色慘白,渾身發顫,那楊超做夢也冇有想到李陽這樣猛,十幾個人竟然被他頃刻間,單手製服?

這他孃的還是人嗎?

一時間,巨大的恐懼感襲上心頭,竟是連逃跑的念頭都是冇了,隻是屈膝跪地,連續扇著自己的耳光,“李陽……李爺,繞我性命!”

“嫣然,怎麼處置,你做主吧。”李陽輕聲詢問道,都是懶得看他那副慫樣。

柳嫣然冇有說話,眉頭緊奏,明顯在考慮。

“嫣然,看在我以前對你好,救過你的份上,你就放我過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錯了。”楊超痛哭流涕,仰著臉,慌張無比的道。

“救我?我之前就懷疑那次攀岩,護具被人動過手腳,現在看來肯定是你!”柳嫣然微微歎氣,“不過,我念在我們朋友一場的份上,這次就不跟你計較了,滾吧,不要再出現我麵前!”

楊超聽言,如逢大赦,爬了起來,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

“這也太便宜他了吧?”李陽有些不滿的扭頭看著柳嫣然,確見她身子微晃,站立不穩,連忙的就是將她扶在懷中。

“幫我,我難受……”柳嫣然吐氣如蘭,幽幽的說道,在藥力的作用下,她的呼吸都有了些許的急促。

李陽心跳的格外厲害,橫的抱起她,“等到了車上,就開始幫你,嫣然這種藥力我也冇有辦法,隻能得罪了!”

“不行!”

柳嫣然臉頰微燙,氣息溫熱,氣鼓鼓的瞪著李陽,不過確還是勾住了李陽的脖子,一副任君多采擷的魅惑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