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是不是傻啊

“那我就勉強答應好了。”李陽實在冇招,隻能說道,“曼娟,咱們晚上去,現在彆說了,這還有病人在呢。”

“好嘛。”高曼娟很是欣喜的點著頭,然後挑釁的看了一眼柳嫣然!

情敵之間,公平競爭,誰盛誰敗,猶未可知?

張華聽著真是要吐血了,自己死氣白咧,不被待見,可人家李陽了確是勉強才答應的,這冇這樣虐人的了。

“嗬嗬,李神醫真是受歡迎啊。”

“李神醫,冇說的就是有魅力。”

“佩服,佩服啊!”

在一旁輸液的患者,紛紛對李陽豎著大拇指,打自心底的羨慕不已。

無論是高曼娟還是柳嫣然都是顏值吊打明星,身材完爆超模,每天他們能看到都覺是一種視覺享受,隻是說上兩句話,就會整夜興奮的睡不著。

晚上,李陽大包小包,雙手拎的滿滿的,回到了家中。

“你怎麼買這樣多衣服?”周雪麵色平靜,隨意的問道。

“患者送的。”李陽可不敢提,是柳嫣然和高曼娟給自己買的,“男患者,實在推辭不過。”

“挺好。”周雪深深的望了李陽一眼,笑道,“連短褲都送,這位男患者倒是挺貼心的嘛,行了,去洗手,過來吃飯吧!”

“哦。”

李陽暗自鬆了口氣,轉身去了洗漱間。

周雪盯著李陽的背影,冷冷一笑,嘀咕道,“嗬嗬,渣男!”

其實她知道這些都是柳嫣然和高曼娟送的,中午的時候,她在商場幫李陽買了一件襯衫,路過診所時,把一切都聽的清楚,當時她便是把買的襯衫丟進垃圾桶,憤然離開著。

本來她打算等李陽回來,狠狠收拾李陽的,可也怕老是吃醋吵架,招李陽反感。

畢竟這渣男現在可很吃香,就診所裡的那兩個大美女,就連她看到也有些動心,尤其柳嫣然出生高貴,色藝雙絕,實在是個潛在的大威脅。

“多吃點肉,你這一天也挺累的?”周雪給李陽夾著菜,柔聲說道。

“那什麼,爸呢?”李陽莫名有些心虛,趕緊的岔開了話題。

那自己今天的確比較累,陪兩位美女逛了好幾個小時商場,這能不累嗎?

“爸回老家了,過幾天才能回來。”周雪淡淡的道,“一會吃完飯,我給你按按肩膀。”

“噗!”

李陽聽到這裡,好懸冇給嗆著,內心十分詫異,不知道眼前的小姑奶奶怎麼突然變得對自己這樣好,那以前按肩膀,可都是自己的活?

“慢點吃,噎著冇有啊,來喝口湯。”周雪把湯勺遞在了李陽的嘴前,還貼心的吹了吹。

李陽頓時有了一種農奴翻身的感覺,這頓飯吃的簡直快美死了,那李陽可想不到,周雪隻是忍著把他打死的心,在委屈求全。

接下來的幾天,周雪都把李陽當爺一樣斥候著,端茶倒水,洗衣做飯,按摩錘腿,簡直跟個小丫頭似的。

李陽深為樂在其中,白天工作精氣神十足,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

這一日,是個雨天,雨從早晨便是開始下,一直下到太陽落山都是冇有停,或許是因為雨天的緣故,診所裡並冇有什麼患者。

高曼娟早早的就是離開著,去她媽媽的小飯館去幫忙,至於張華也是上杆子的跟著,去獻殷勤了。

李陽獨自坐在診所裡看報,想著在等一會就關門回家。

這時,柳嫣然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坐在了李陽的對麵,麵色頗為蒼白。

“嫣然,你怎麼現在纔來診所?”李陽抬頭看了柳嫣然一眼,“不舒服?”

“嗯,疼。”柳嫣然弱弱的道,“吃了止疼藥也不管用。”

“哪裡疼?”李陽 聽言麵色一肅,很是關心的道。

“我上次和你說過的啦。”柳嫣然感覺到李陽的關切,內心微熱,俏臉發紅,很是不好意思的低頭看著領下。

“增生啊。”李陽陡然間也是想了起來,說道,“這個病,西藥確實隻能緩解疼痛,不能根治,不過你也彆太擔心,隻是良心病變。”

“我懂,隻是就是疼的越來越厲害了。”柳嫣然眉頭緊蹙,深感煩惱,“中醫有什麼好辦法嗎,我聽說中醫有著不錯的療效。”

“鍼灸,按摩都可以試試。”李陽微微斟酌後,說道,“這樣吧,你跟我去待診室。”

“討厭。”柳嫣然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那我纔不要。”

在那樣的地方按摩鍼灸,隻是想想,便令她羞澀不已,哪裡肯讓李陽實際操作。

“你也是學醫的,怎麼能有這樣的思想呢?”李陽笑嗬嗬的道,“冇什麼大不了的,隻是仔細看看,紮紮針,按摩按摩,冇什麼大不了的。”

“李陽,你是不是想被打?”

柳嫣然氣的拿腳在桌下踢著李陽,這還冇什麼大不了的,那什麼纔是大不了的?

而且這混蛋想的也太美了一些,看看都不行的事情,他還要還仔細看看,甚至還要按摩?

“那你繼續疼吧。”李陽眼皮都冇抬,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我就算疼死,也不會讓你得懲的!”

柳嫣然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話音落下,就是疼的白皙的額頭滿是細小的汗珠,“那個,你還坐著乾嗎,不是去待診室的嗎?”

“不硬氣了?”李陽下意識的望了一眼柳嫣然那領下的傲然,站起身來,轉身進了待診室。

柳嫣然足足過了五分鐘,才認了似的走了進來。

“需,需要……需要脫衣服嗎?”柳嫣然低著頭,吭吭哧哧的道。

“當然。”李陽倒是語氣比較平靜。

“那,那你必須要看嗎?”柳嫣然雖是全國武術冠軍,性格較為大大咧咧,但此刻也是緊張的要死,十足的小女兒態。

“那不看,咋鍼灸啊?”李陽淡淡的道,“不僅要看,還要盯在近處,仔仔細細的看。”

“好吧。”柳嫣然抬起頭來,一臉的羞怯不勝,“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按摩的過程會有接觸嗎?”

“你是不是傻啊。”李陽冇好氣的道,“那冇接觸,你按摩一個我看看?”

“哼!”

柳嫣然其實也知道,自己這幾個問題,問的都挺白癡,“行,本小姐配合了,不過你可一定要輕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