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喜歡誰啊

柳嫣然深深的望了李陽一眼,轉過了身去,把門鎖上,然後便是動手藉著襯衫的鈕釦,內心十分的緊張和忐忑。

“嗬嗬,不逗你了,過來坐下吧。”李陽笑嗬嗬的道,“我在足底鍼灸,按摩,便可以達到治療的效果。”

他剛纔隻不過是在開玩笑,增生的毛病,若是尋常中醫采用按摩,鍼灸的方法倒是要脫衣,直接對患處進行處理,不過在李陽這裡倒是不用。

中醫的經脈理論,決定了,鍼灸,按摩的選擇餘地較為廣泛。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壞?”柳嫣然轉身,氣鼓鼓的伸手打了李陽一下,坐下後,稍覺安心的同時,儘是湧現出一絲失望。

這個混蛋非要這樣正人君子嗎?

大好的機會,都不知道把握嗎?

“把鞋襪脫了。”李陽一邊取著銀針盒,一邊交代道。

隻是當李陽準備就緒,蹲在了柳嫣然麵前,確發現柳嫣然還是冇有動靜,正待催促,柳嫣然晃著兩條的白皙的長腿,說道,“你幫我脫,誰讓你剛纔那樣過分的?”

“行吧。”

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動手把她脫著鞋襪。

柳嫣然居高臨下的看著,表情悸動,眼睛裡儘是柔情。

她的腳很美,如同凝滯白玉一般,肌膚也是滑膩如同嬰兒似的。

李陽抓住,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儘是輕輕的劃了劃,她的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連忙把腳收回著。

雖然是腳,但這也是肌膚之親啊!

“彆亂動。”李陽再次抓住,快速的下了幾針。

立時,柳嫣然頓時感覺到,領下那股子刺疼感淡了許多,不由得內心深起太多的敬意,中醫不愧是國粹,李陽不愧是中醫界的翹楚!

鍼灸過後,便是按摩。

“好疼,輕點行不行啊?”

“忍著點。”

“我真的不要了嘛。”

“都這份上了,不要不行!”

“討厭,哦,嗯,疼,疼嘛……”

王朝四兄弟被動靜吸引,從樓上走下,仔細聽了聽後,皆然暖味一笑,自覺得退了出去。

“先生真是豔福不淺啊。”張龍很是羨慕的道,“那可是柳小姐,隻是看到就會心醉的絕代佳人。”

“快彆說了你。”趙虎趕緊對勸阻,“周小姐來了!”

“什麼?”

王朝麵色大變,很為自家先生擔心,這下可怎麼辦啊?

“你們都在門口站著乾嗎呢?”周雪踩著高跟鞋,很快既至,有些不解的望著這四兄弟,“還下著雨,快進屋啊。”

“周小姐好!”

王朝急中生智,故意的大聲的招呼著,“周小姐,你過來找我家先生啊?”

“是啊,我來找李陽。”周雪秀眉微蹙,“王朝大哥,你好像有些怪怪的,怎麼突然說話這樣大嗓門了?”

話音落下,周雪就是想到什麼似的,快步往診所裡進,這明顯有問題啊,搞不好李陽在裡麵和小情人鬼混?

“周小姐,我們在聊會唄。”王朝閃身攔住。

“王朝大哥,請你讓開。”周雪沉聲說道,麵若寒霜。

王朝不敢在攔,隻能訕訕的退在了一邊,他們四兄弟相互看了看,都是覺得一會肯定要打起來!

周雪怒火中燒,眼眶都紅了,見待診室的燈亮著,門關著,確是不敢進,深怕看到一些情景。

甚至周雪都有些後悔要闖進來了,那不進來,還可以當作什麼事情都冇有,可進來後,撞進,自己可怎麼原諒渣男嘛?

此時此刻,她才知道李陽在她心中的地位是多麼的重要!

“雪雪,進來啊。”李陽招呼道。

“嗯!” 周雪氣的渾身發顫,就冇見過這樣渣的死男人,在和不要臉的女人鬼混,竟然還讓自己進去?

不過映入眼前的一幕,倒是讓周雪有些傻住了。

李陽和柳嫣然麵對的坐著,衣服穿的好好的,床鋪也比較整潔,一切都很正常。

“我,我就是路過來看看我表弟,柳醫生,冇打擾到你們吧。”

周雪淡淡的說著,一懸著的心徹底放下,看來還是自己誤會了,想多了的,如果兩個人真在做一些什麼,也不可能這樣的快的就打掃好了戰場。

“冇有,冇有,周小姐客氣了。”柳嫣然滿臉帶笑,“多日冇見,周小姐倒是越發的美豔了!”

在醫院的時候,柳嫣然就對李陽和周雪的表姐弟關係比較懷疑,此刻更是斷定兩人關係不淺,剛纔李陽表現出來的緊張,讓她意識到周雪纔是真正的情敵,那她的襪子可都在李陽口袋裡揣著呢。

“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周雪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彆介啊,來都來了,坐一會吧,來床上坐。”柳嫣然挽留道。

“好的。”周雪直接答應下來,頗覺有些不悅,自己家的診所,什麼時候需要彆人來挽留自己了?

診所外的王朝四兄弟詫異不已,不僅冇打起來鬨起來,還氣氛比較融洽?

“表弟?周小姐真是大度啊,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做到這一步的!”

“柳醫生也很不錯,被打擾了好事情,也冇有發火。”

“其實,最厲害的還是先生啊,我等不佩服不行啊!”

“三人行,先生太幸福了!”

李陽耳力過人,聽的清楚,不禁暗自苦笑了一下,以他對周雪的瞭解,現在的平和隻是表麵,回頭就該找自己的麻煩了,不過還好,冇被周雪看到按摩,要不然自己的好日子可真要到頭了!

果然回家的路上,周雪一張臉冷的跟冬日裡的寒冬一般,一句話都冇有。

“你去診所,就是陪美女,單獨在屋裡說話的嗎?”周雪剛進屋,就是開始爆發了。

“今天下雨,冇什麼病人,而且隻聊了兩句。”李陽急忙解釋著,“還有,你不會霸道到,不準我跟女人說話說話吧?”

“呦,你還有理了是吧。”周雪冷冷一笑,從包裡掏出一張報紙,砸在了李陽的臉上,“自己看,這是我多心嗎?”

李陽納悶不已,翻看著報紙,看明白之後,差點冇吐血,很是委屈的說道,“雪雪,這是記者在瞎寫,跟我可沒關係啊……”

“哼,這還沒關係,都手拉手,在救人中邂逅愛情了!”周雪越說越氣,忍不住的踢了李陽一腳。

“你彆太過分了。”

李陽也有些火大,那自己的確和柳嫣然冇什麼啊。

“對,我是過分,整天給你洗衣服做飯,照顧你,你確在外麵和彆的女人邂逅愛情。”周雪冷笑的望著李陽,“嗬嗬,男人,我懶得說了!”

“……”

李陽好不無語,也看明白了,想解釋清楚是不可能了,當即便是坐在了沙發上,悶頭不吭聲。

“人家柳小姐家境優越,背景驚人,長的好看,是醫學博士,武術冠軍,最重量的是善良,勇敢,為了救人敢於徒手攀樓!”

周雪連續深呼吸,忍住火,“真的,李陽,你如果想跟她在一起,我可以成全。”

“柳嫣然的確是好。”李陽下意識的說道,“可我有喜歡的人了,也喜歡很久了。”

周雪內心巨震,身子一顫,“你喜歡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