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一章

事情我們接下了

“這位軍工專家是航天飛行器方麵的權威專家,重要性不言而喻。”彭輝想了想再次補充道,“還請周小姐以大局大義為重,務必不要推諉!”

“那我試試看吧。”周雪表著態度,“我冇把握,但是我也會儘力而為的。”

彭輝和喬勝男聽言,皆然麵漏喜色。

聯絡處那邊的工作人員除了秦勇以外,都是國外人士,根本冇辦法不留痕跡的接近。

至於秦勇也是生活簡單,交際圈十分的狹窄,基本冇有什麼朋友,如果周雪拒絕,則軍工專家失蹤一案,將會很難打開局麵。

“周小姐,感謝你的配合……”

“等一下!”

李陽出聲打斷了彭輝。

“你這個人思想怎麼這樣落後,勝男說你是落後分子,真是冇有說錯。”彭輝很是不悅的道。

“小同誌,你要明白民族利益高於一切。”喬勝男小臉板著,“我得好好批評批評你,那你堂堂七尺男兒還不如一介女流通曉事理呢。”

“李陽,你彆擔心我。”周雪勸道,“這件事情我們的確不好拒絕,也不好置身事外的。”

彆看周雪為一弱女子,但骨子裡確也有著熱血報效祖國的高漲熱情。

“我知道。”李陽衝周雪笑了笑,轉而看了彭輝和喬勝男,“我倒不是要反對,而是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說吧?”彭輝心中一鬆,“酬勞方便,儘管開口,我會向上麵申請的。”

“酬勞就不併了。”李陽擺了擺手,“我的條件是,我也要參與其中,要不然我實在不放心。”

“你就不要貼亂了。”

彭輝嗤之以鼻的道,“雖然那邊是聯絡處。不是黑惡勢力,但是這也是一場不見硝煙的暗戰,利益關係之下,凶險程度可能會超出你的想象,周小姐的安全我們特六處會負責的。”

“你們怎麼負責,說來聽聽?”李陽麵對輕視確也不惱,隻是平靜的問著,若是他們的保護措施非常到位,那李陽倒也不是非要參與到其中不可。

“我會以周小姐丈夫的身份陪同在側,一切有我。”

彭輝望著周雪那完美的身段,內心隱隱有些期待,能和這樣的大美女一起執行任務,可也是天大的豔福啊!

“那還是算了吧。”

李陽儘量婉約說道,“就不麻煩彭大哥了,我個人覺得還是我陪同在側,比較妥當一些。”

“呦,聽你話音,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彭輝麵色微變,冷笑不已,想自己身經百戰,為王牌中的王牌,這個李陽真是不識真人!

“ 彭大哥,要不然,就答應李陽吧?” 喬勝男幫忙說道,“我覺得李陽如果參與其中,可能成功率會提高不少。”

和李陽有過深入合作的喬勝男,對於李陽的身手機智,都有著特彆清楚的認知,那在喬勝男心中,如果李陽不從事醫療工作,毅然投生軍旅當中,必定是那刀鋒所指,所向睥睨的國之利刃!

“勝男啊,不是我不答應,而是冇有能力確硬要強出頭,可是會死人的。”

彭輝隨意道,“這樣吧,李陽,咱們過兩招,如果你能在我手下,撐上個一招半式,那我便答應了。”

“還是彆了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是啊,彭大哥,真不能比試。”喬勝男好心提醒著,“我之前和你說過的,你忘記了嗎?”

“冇忘記,放心,我會手下留情的。”

彭輝並不領情,相反更加堅定了要出手狠狠的教訓李陽。

喬勝男於他同在京城自幼一起長大,關係比較近,喬勝男和他說了很多,也提到過對一個已婚男青年有些好感,合著這個已婚青年就是李陽啊,這也太冇有天理了吧,蒼天無眼啊!

美女都喜歡渣男,這個李陽憑什麼這麼吃香?

“呃!”

喬勝男眼睛眨了眨,不好在多言,隻是為彭輝捏了一把汗,話說的這樣大,等會可怎麼下台啊?

“那咱們點到即止。”李陽眼見彭輝心意已決,實在冇招,隻能說道,“先握個手,也彆傷了和氣。”

“可以。”彭輝麵帶微笑的走到了李陽身前,伸出手來跟李陽握手,不過他手上的力道確是用了三分,自認憑藉他的握力,隻是三分也足以令李陽大哭求饒。

不是他自大,而是對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他最擅長的就是掌上的功夫,鐵砂掌,紅紗掌,硃砂掌,合盤掌,推山掌,他全部精通!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李陽麵色不變,反倒是他感覺好似被剛鉗,鉗住一般,冷汗瞬間打濕了後背,差一點冇痛的叫出來。

趕緊的他就是運足了全部的力道,開始反擊,本以為一定會搬回局麵,誰知,竟是一點用冇有,對方的勁力簡直深不可測,不由得他心底泛起一陣無力,也意識到今天是踢到鐵板了!

“咱們還比嗎?”李陽放開他的手,笑嗬嗬的道。

“比試有傷和氣啊,我想了下,還是不比的好……”

彭輝把手藏在口袋裡,甩了又甩,看向李陽的眼神帶著一絲懼意,真是冇有想到,這個渣男還真的挺厲害的。

“嗬嗬!”

喬勝男實在冇忍住,給笑噴了來著。

周雪眼見彭輝口氣挺大,確被輕描淡寫的反殺,覺得蠻逗的,也是發出了一聲淺笑。

彭輝一張臉脹的通紅,麵色尷尬的如同吃了蒼蠅一般難堪。

“事情我們接下了,你們就彆在插手了,最多三天,我給你們一個確定的答案。”李陽淡淡的道。

“好,這份檔案裡有著我們掌握的全部資料,你們回頭看一下吧。”

喬勝男把檔案袋放在桌上,隨著便是拉了拉彭輝的胳膊,說道,“彭大哥,咱們走吧,你臉都被打腫了,也不意思在留下來喝茶了吧?”

“嗯,走!”

彭輝強忍著吐血的衝動,走向門外的步伐無比的匆匆,他暗暗道,這個勝男真是冇腦子,有這樣說話的嗎,這是嫌自己不夠難堪,悠悠的在補著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