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六章

甄彆

周雪已經靠近了辦工桌,手也搭在了桌麵上,旁邊便是厚厚的檔案檔案。

可就在這個檔口,她的腦海中就是回憶起了張坤的告誡,這一次她要麵對的是訓練有素的情報人員,那以情報人員的專業素養,秦勇會不會是故意離去,藉機在試探自己?

應該不是,秦勇對自己還是戒心很低的。

不過,自己剛到,秦勇就被雷默電話叫走了,這僅僅隻是一個巧合嗎?

女人天生強大的第六感也在告訴她,危險正在臨近。

第六感並不是玄而又玄的,雖然科學無法解釋,但一直客觀的存在著,素來被理解成超緯度的東西,女人天生強大的第六感也是女情報人員的優勢之一。

雖然周雪冇有接受過專業的訓練,外表看似純潔柔弱,但在職場曆練多年,迎戰過各種如狼似虎的中年男子,早已經學會瞭如何自我保護,如何觀察判斷,如何分析取捨,而這些其實都是優秀情報人員的內在素養。

思來想去,周雪決定放棄這次機會,手伸向了辦工桌麵的綠色植被上,輕輕摸了摸後,便是轉過了身去。

“咦!”

雷默麵色詫異,那他真是冇有想到,周雪並冇有翻動資料檔案,哪怕如此,他的疑心也冇有消失,相反更加的忌憚和重視。

兩種可能,第一,這個女人隻是一個普通女人,此時出現在聯絡處,隻是一種巧合,身上冇有揹負任何使命和目的。

第二,那就是這個女人是個優秀的情報人員,很為謹慎和懂得自我保護。

兩者相比較,雷默更加傾向於後者。

這時敲門聲響起。

“進來。”雷默的手從自毀按鈕上拿開。

“處長您叫我來,有什麼示下嗎?”

秦勇異常的恭敬,雖然雷默是他的父親,但是兩人在單位裡確一直以上下級相稱。

“秦勇,剛纔過來找你的女人,倒是蠻漂亮的嘛。”雷默笑嗬嗬的道,“怎麼,交了桃花運了?”

“處長,我可以保證她絕對是普通人。”

秦勇一聽這話音,便是明白了雷默把自己叫來的原因,“我和她三年前就認識了,她是農村裡出來的,畢業後就在天廣集團上班,不可能會跟情報戰線扯上任何聯絡。”

“你能保證?”

莫雷冷笑不已,“身為情報人員,誰允許你隨便相信人的,又是誰允許你把外人領進聯絡處的?”

“處長,你聽我解釋。”

秦勇連忙的就是把她和周雪在公園偶遇重逢,以及周雪婚姻不幸的事情,詳細的和雷默說了。

“哦,這樣說的化,你的機會來了。”

雷默嗤笑不已,“佳人婚姻不幸,你這是要揀大便宜的節奏了,色令智庸啊秦勇,這一切你不覺得很不合理嗎,周雪那麼的出眾和卓爾不凡,怎麼就嫁給了一個吃軟飯的渣男了?”

“處長,雪雪不會騙我的……”

秦勇話還未來及說完,一位金髮碧眼的女人就是走了進來。

愛麗絲說道,“處長,您讓我查的關於周雪的資料,我已經查清楚了,您過目?”

“我就不看了,你給秦大主任讀一讀吧。”

雷默端起了茶杯,喝了起來。

“周雪24歲,畢業於江北大學工商管理係,在學校就是風雲人物,是校花,也是學霸。”

愛麗絲聲音清脆,普通話十分的流利,“畢業後周雪就職於天廣集團,從普通職員做起,最終成為了天廣集團的執行總經理,不過幾月前已經辭職,現在自主創業,經營著一家化妝品企業……”

“說說感情史。”

雷默出聲打斷著,內心疑惑不已,這樣的履曆,倒是挺勵誌的,也不像能有機會接觸到情報戰線的樣子。

“ 在大學時代,周雪和天廣集團的公子林傳龍有過交往,但很短暫。”

愛麗絲繼續介紹,“投生職場後受到過太多富二代,官二代,和商界精英的青睞和追求,不過周雪確一直單身,後被老家的父親催婚,招了上門女婿李陽,上門女婿在國內也叫吃軟飯的!”

從周雪進入聯絡處,到現在隻不過十分鐘而已,而生平的過往已經被查的一清二楚,由此可見聯絡處的情報蒐集能力有多麼的強悍。

“這個李陽有在外麵亂搞男女關係嗎?”

雷默再次被驚動了,本來他還想用事實讓秦勇清醒清醒大腦,可隨知儘然事實和秦勇說的大差不差,這還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搞的他都有些為周雪鳴不平了。

“這方麵的情況冇有細緻調查,但李陽在醫術上較為不凡,深受女孩子的喜歡,他所經營的診所裡就有一位網紅,一位醫學博士,全部長相上佳,而且開房紀錄裡提示,李陽也有著嚴重的作風問題。”

愛麗絲話到這裡,問道,“處長,我們需要最終確認,好好查一查,是哪些女人嘛?”

“我們很閒嗎?”

雷默狠狠的瞪了一眼愛麗絲,“下去吧。”

愛麗絲聳聳肩,轉身離開著。

隨著秦勇小心翼翼的道,“處長,您應該不會在懷疑雪雪了吧,她真的挺不幸的,我也是真的喜歡她的,那您就不想早點,抱個孫子?”

“這姑娘雖然是個已婚人士,但長的的確夠漂亮,尤為可貴的是冇有攀龍附鳳,這份內在品質也是讓人眼前一亮。”

雷默話鋒微改,“可聯絡處還是要儘量少來,關於聯絡處的一切,你也不允許和她提及。”

“謝謝處長!”

秦勇激動不已,“那冇什麼的事情的化,我就回去了,雪雪還在等我呢?”

“瞧你那點出息!”

雷默很是不耐煩的揮手打發著,可當秦勇走到門口時,確是說道,“等一下。”

“處長,還有事?”秦勇問道。

“你不是說她經常被打嗎?”雷默放下茶杯,淡淡的說著,“愛麗絲也是學過護理的,讓她幫忙處理一下吧。”

顯然雷默還是冇有徹底對周雪釋疑,這是進一步的展開甄彆。

如果經常被打,身上不可能冇有傷痕,可若冇有傷痕,那這個周雪就必定是有所圖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