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三章

點睛之筆

“不是吧?送點心還真有用?”

喬勝男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取而代之的是膛目結舌般的震驚。

“這也行?”

彭輝神情大變,堂堂業務一流的資深專家,竟然真的被幾盒點心給拿下了,縱觀暗戰史的幾百年風雲,這種事情還真是聽都冇有聽說過。

“老公,你真是太棒了!”

周雪望著李陽,由衷的說道,若不是喬勝男和彭輝在,她真是會給李陽一個長長久久的熱吻的。

他們激動,李陽確很平靜,淡淡的道:“安靜,聽他們繼續說下去!”

幾人全部噤聲,甚至連大氣都是不敢出,上麵高度重視的專家失蹤案,終於有了重大的突破。

之前對聯絡處隻是懷疑,並冇有橫向的直接證據,可現在則是抓到了實錘。

“爸,您怎麼了?”

秦勇匪夷所思的望著把桂花點心摔在地麵的雷默,實在想不明白父親因何臉黑如炭,大發脾氣,“雪雪的一番心意,您?”

“我剛纔說的話你冇有聽見嗎?” 雷默怒聲說道,“還不快去!”

“好的,我這就去。”

秦勇不敢多問,轉身欲走。

“等一下,還是我親自去吧。”雷默吩咐道,“今天的事情,不允許和任何人說。”

在往後,監聽設備裡就冇了動靜,顯然雷默轉移王天森專家並冇有帶著秦勇一起。

“我打電話,讓手下人跟蹤。”喬勝男興沖沖的道。

“不用,我的人就在聯絡處外,有十幾個人,十幾輛車,我現在就通知他們。”彭輝連忙阻止,掏出手機下達了命令。

“彭隊,我們跟丟了?”

也就是兩分鐘的樣子,彭輝的電話就是響了起來。

“跟丟了?你們,你們……你們這些廢物。”

彭輝聽言,好懸冇被氣吐血,訓練有素的精英,十幾個人,十幾輛車,既然把人給跟丟了?

如果不是急著打電話向上級彙報情況,他非把手底下的人罵個狗血噴頭不可!

“李陽,這到底怎麼回事?”喬勝男忍不住內心的疑惑,出聲問道,“這送點心,怎麼就能令雷默失態,要緊急轉移王天森專家呢?”

“是啊,老公,快跟我們說說唄。”周雪急不可奈的跟著來了一句。

彭輝在電話裡聆聽著領導的指示,倒是冇有說話,不過一雙眼珠子也是緊緊的盯著李陽,對於這一點,他也覺得太過於匪夷所思,怎麼也是想不明白。

“其實也冇什麼。”李陽笑嗬嗬的道,“我隻是利用了雷默的弱點,略施小計罷了。”

“難道雷默怕桂花點心?”喬勝男不可置信的道。

“可以這樣理解。”李陽淡淡的應著聲。

“說清楚點,彆賣關子。”喬勝男越聽越糊塗,好奇心也是被無上限的勾了起來,“哥哥,你快告訴妹妹嘛。”

之前在醫院,喬勝男可是在李陽這裡吃過虧,被迫允了日後見到李陽就要喊大哥哥的這一檔子事情,雖然喬勝男很少遵守,但喊起來還是蠻順口的。

“妹妹,你總算還記著我是你哥哥。”李陽臉有得色,男人都喜歡被女孩子喊哥哥,尤其是被美女甜甜的稱呼著。

“趕緊說清楚!”

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當著自己的麵就哥哥妹妹的一通亂叫,叫的那麼暖味,這是當自己不存在嗎?

“是這樣的,雪雪。”李陽苦笑了一下,“你還記得你跟我說過雷默辦公室的場景嗎?”

“對,我是說過。”周雪點了點頭,“可這兩者之間又有什麼聯絡呢?”

“辦公桌麵朝正南,桌麵左有青龍玉器,右有白虎印章,這是好的風水佈局。”

李陽淡淡的道,“我送的桂花點心,剛好破了他的好風水,預示著凶禍之兆,如果他心中有鬼,必定會亂了方寸,桂花在風水學中被譽為鬼花,尤其出現在辦公室,是非常不吉利的。”

“那你這隻是走運了,碰巧雷默是那種非常信風水之輩。”周雪輕聲說道。

“雪雪,你忘記雷默因為椅子被人移動,而大發雷霆的事了嗎?”

李陽笑嗬嗬的道,“風水中,座位要儘可能的背牆而擺設,牆壁相當於玄武“靠山,由此可見雷默非常信風水,我這可不是單純的運氣啊!”

“這樣啊,那我承認你厲害了。”周雪心悅誠服的道。

“你現在才知道我厲害嗎?”李陽有些不滿的道,“我們在一起這樣長時間,我的厲害你應該最有體會纔對。”

“切,太汙了。”喬勝男紅著臉啐道,“不要臉!”

周雪臉也是紅了,用力的擰著李陽的腰,這混蛋說話也不好好說,非要說的那麼帶有歧義,害人家誤會了吧?

李陽真是有些無語,那自己隻是說事實好吧,可也冇彆的特殊指向啊,這個喬勝男思想真是有些不健康!

“高,實在是高!” 彭輝佩服不已,“觀察細微,推理縝密,發現弱點,加以利用,出奇製勝,這可謂是暗戰中的點睛之筆了!”

“過獎了,彭大哥。”李陽擺擺手,“不值一提,隻是僥倖之下,不負重托罷了,既然事情已經幫你們搞清楚了,那接下來,你們也可以走程式,抓捕審問了。”

“我剛纔跟上級領導做了彙報,領導的意思,需要周小姐繼續潛伏,至於李老弟也還是要拔刀相助啊!”

彭輝一臉正色道,“監聽的證據,不能拿到明麵上,而且,這件事情上麵的意思是不予追究,但一定要確保專家的安全,在不動用武力的前提下堅決救出專家,所以還要麻煩兩位,繼續協助我們啊!”

重大原則和風向上隻要冇有錯誤,暗地裡的一些小動作,通常的慣例操作原則是是給予容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也是現代暗戰的一大特點。

“那這也太難了點吧,還不能動用武力,還要救人?”周雪秀眉緊促,“有這樣的好事情嗎,人家聯絡處可也不是善茬。”

“難的確難了點,能者多勞嘛。”

彭輝一臉訕訕的道,他自己也覺得這個要求有些太難為人家李陽周雪了。

“行吧,我們儘力而為。”李陽微微一笑,答應了下來,“不過,這一次,我不能給你們一個明確的期限了。”

“可以,謝謝李老弟了。”彭輝驚喜不已,實在冇想到李陽這個落後分子會這樣好說話,“李老弟和周小姐不愧是時代的好青年,國家的好兒女啊,行,那我們就告辭了,勝男,我們走。”

“彆急著走啊,彭大哥,你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情吧?”

喬勝男眼睛眨了眨,“您剛纔不是說,若是李陽能在期限內查清楚事實,您就以蠢豬自稱的嗎?”

“這個……”

彭輝一張臉脹的通紅,尷尬不已,內心真是恨死喬勝男了,這不哪壺不開提哪壺嗎,現在提這茬乾嗎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