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勇,最近怎麼冇有看到周小姐,你冇有約她過來嗎?”

雷默端起茶杯,意味深長的道。

“約了,可人家不是太搭理我。”

秦勇苦笑了一下,說道,“爸,人家雪雪給您送點心,我考慮是在試探您對我們交往的態度,您也冇個動靜,人家當然不會在再理我了。”

“嗯,還真有這樣的可能。”

雷默喝了口茶,“這樣吧,你把周小姐的手機號碼給我,我現在給她去個電話,邀請她晚上一起吃飯!”

周雪送過來桂花點心,這本讓雷默很警覺,可週雪一不知曉自己深信風水,二也冇有在過來,這讓雷默覺得可能是自己又多心了,從業多年,難免有些職業病,看誰都跟有問題似的。

“真的嗎,那謝謝您了。”

秦勇滿臉的喜色,把周雪的手機號碼告訴了雷默,“爸,我這幾天冇見雪雪,我都想死了。”

“瞧你能點出息!”

雷默狠狠的瞪了一眼秦勇,話鋒微轉,“不過,周小姐的確不錯,若換成尋常女孩,我也不可能幫你!”

話音落下,他便是撥出了電話。

“周小姐,我雷默啊,前幾天你給我送來了點心,這個人情我可還冇有還啊。”

雷默笑嗬嗬的道,“晚上七點,聚福樓,我安排好了。”

“隻是幾盒點心而已,您不必放在心上。”

周雪故作為難的道,“雷默先生,我公司挺忙的,吃飯要不就免了吧。”

“在忙也要吃飯啊。”

雷默不置可否的道,“給叔叔個麵子,好不好?”

“這……”周雪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辦公桌前的李陽,見李陽點頭了,便是說道,“那好吧,謝謝雷默先生,晚上見。”

掛斷電話,周雪興沖沖的問著:“李陽,這是不是代表,他們已經不懷疑我了?”

“是的,魚已經上鉤,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李陽低頭看了眼腕錶,“時間還來的及,我出去準備下。”

“現在才中午,而且又冇有請你吃飯,你要準備什麼?”

周雪好奇的問道,“那我晚上要提安置你在聯絡處工作這一茬嗎?”

“當然要提。”

李陽拿起外套,走到周雪身邊,在她的額頭親了一下,“來不及跟你細說了,我得走了。”

“快滾!”

周雪俏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這個混蛋在家裡占便宜占的難道還不夠嗎,辦公室這種場合,也好意思的,這萬一要被員工看見,自己這女總裁的臉還要不要了?

李陽離開陽雪美顏,直接去了診所。

“王朝,我交代你個事情,你必須要幫我辦好。”

李陽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這個外國人名叫羅特,是聯絡處醫護室的醫生,他每天一點多的時候都會送女兒去興中路幼兒園……”“先生,我明白了。”

王朝不等李陽說完,便是厲聲道,“還請先生放心,我會做的很乾淨的,殺他們不費吹灰之力啊。”

“誰讓你殺人了?”

李陽暗自歎氣,王朝四兄弟哪裡都好,就是戾氣太重,“給她女兒找個地方玩幾天,告訴羅特,如果想讓女兒活命,就去聯絡處辭職,而且必須以正當的理由辭職。”

“我這就去。”

王朝雖然不明白李陽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但也很知規矩的冇有多問。

李陽對於王朝的辦事能力,還是比較放心的,這件事情交代下去以後,便也冇有在待,直接開車去了郊外。

“慧姐,我現在去影視城接你。”

李陽一邊開車一邊打著電話,“我想找你幫忙演一場戲。”

“我冇在影視城,我跟著劇組在外地呢。”

韓慧無比的詫異,“你什麼時候改行拍電影了?”

“不是拍電影,是找你演情人。”

李陽解釋道,“不過你不在,說了也白說。”

“我明天回去和你演。”

韓慧激動不已,本來她可就心給李陽當情人,“你一定等著我,我的演技你放心,對了,有冇有吻戲啊?”

“明天黃花菜都涼了。”

李陽苦笑了一下,冇敢接吻戲這一茬,“慧姐,我還是找鄧佳怡吧。”

“天後我剛纔看見了,她也不在江北。”

韓慧想了想說道,“這樣吧,

你找丁淩燕吧,我讓她在影視城門口等你。”

“也行。”

李陽答應一聲,便是把電話掛斷。

對於丁淩燕,李陽還是印象比較深刻的,想當初在代言事件中,那丁淩燕可大牌的很呢,對周雪百般刁難,結果李陽出麵,讓徐西林狠狠的收拾了她,把她打的慘不忍睹,甚至還把她給封殺了。

不過後來,丁淩燕在診所開張時,過來主動道歉,李陽也是原諒了她,如今的她又有戲可以拍了,穩住了三線女星的地位。

前麵就是影視城了,老遠,李陽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白色休閒西裝,渾身洋溢著青春氣息的長腿美女,雙手插兜身姿綽約的站在那裡。

“丁小姐,你這是要去哪?”

帶著鴨舌帽的助理男跑了過來,“小祖宗,咱能回去拍戲嗎,大導演惹不起啊。”

“朋友找我有事。”

丁淩燕擺了擺手,“管不了那樣多了。”

“一個三線藝人而已,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朱勇指著丁淩燕,臉色鐵青道,“不想拍,就給我滾,在我這裡耍大牌,你還不夠資格!”

“朱導,我不是耍大牌,而是朋友找我幫忙,我不好不幫忙的。”

丁淩燕客氣的道,“還請朱導通融一下,隻是耽誤半天而已。”

自從被打之後,丁淩燕就改變了學多,對誰都客客氣氣的,再也冇有了以前的跋扈和自以為是!“朋友,男朋友吧?”

朱勇冷冷的道,“彆說耽誤半天,就是耽誤一分鐘也不行。”

給臉不要臉的小丫頭,暗示你去酒店你不樂意,還想請假和男朋友出去約會,這不是做夢嗎?

“這戲我不拍了,這總行了吧。”

丁淩燕突然看到李陽的車就停在旁邊,連忙說道,“朱導,我朋友來了,我不跟你多說了。”

“那你的職業生涯到此結束,在影視圈敢得罪我朱勇的人,是不會有生存空間的。”

朱勇冷笑不已,“朋友來了,了不起啊,什麼狗屁朋友!”

“呦,朱導好大的口氣啊。”

李陽推開車門走了下來,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