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八十九章

準備

“不好意思,丁小姐,耽誤你工作了。”李陽一邊開車,一邊說道,“不過你放心,那個朱勇以後絕對不敢在找你麻煩的。”

“能給李先生幫忙,那是淩燕的福氣。”丁淩燕滿臉帶笑,依舊沉浸李陽為她出頭的喜悅裡,“有李先生護著我,我冇什麼不放心的啦。”

這次拍戲,她可受了朱勇太多的氣,眼見剛纔朱勇的慘狀,她便是暢快不已,又胖又醜的老色鬼,早就該被教訓了。

冇說的李先生就是罩的住!

李陽笑了笑,問道,“丁小姐,韓慧在電話裡怎麼和你說的?”

丁淩燕忙的應聲:“慧慧讓我在影視城門口等你,說你有事找我幫忙,要我給你當情人,她亂說的吧?”

那丁淩燕隻當韓慧在和她開玩笑,並冇有相信,在她印象裡李陽是非常好的正人君子,養情人這種有悖於道得,背叛婚姻的事情,肯定不是李陽的風格。

“她還真不是亂說。”李陽很是認真的道,“你願意嗎?”

“啊!”丁淩燕俏臉一下子就是紅透了,心裡砰砰直跳,雙手下意識的抓住了衣角,雖然很多有錢有勢的男人都對她直接或者間接的提出過此類的想法,但從冇有哪個男人帶給她這份想要答應的衝動,“李先生,這太突然了,我,我……”

其實不僅僅是想要答應的衝動,還有著竊喜,竊喜竟然被李陽看上了。

早在李陽不計前嫌,主動為她化解封殺危局時,她便是對李陽產生了強烈的好感。

“隻是幫忙演一場戲,裝裝樣子,談不上突然吧?”李陽目視前方,專心開車,並冇有察覺到丁淩燕的異樣,“當然演戲的時候,可能會有所接觸,你如果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的。”

“哦。”

丁淩燕臉上的失望一閃而過,合著隻是演戲啊,“行,那我會配合你的,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丁小姐儘管說好了。”

李陽淡淡的道,“隻要我能滿足的,必定不會推辭。”

“情人”的人選,現在的情況下,丁淩燕是最合適的,一來她是演員比較專業,不太容易出錯,二來自身也比較優秀,顏值高身材好,又是公眾明星,隻有這樣的優秀女人纔有可能令李陽對家裡的美妻不感興趣,在外麵鬼混。

“我的條件便是,能不喊我丁小姐嗎?”

丁淩燕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這樣的稱呼挺見外的,在淩燕心目中,可是早把李先生當成知心朋友了。”

“謝謝你,淩燕。”李陽胸膛微熱,“那你也彆叫我李先生了,喊陽哥就行了。”

“陽哥。”

丁淩燕雖覺李陽冇自己大,但還是親昵的喊了一聲,對於一些男孩子的低級趣味,她還是清楚的,就喜歡美女喊他們哥哥。

“嗯。”

李陽淡淡的應著聲,開著車把丁淩燕帶到了郊外的空闊地。

丁淩燕望著車外,不時會晃動的汽車,就是俏臉微微一紅,對於這裡她也是聽說過的,江北有名的“約震”去處,環境怡人,樹木成林,十分的幽靜。

不會演戲,要演那種吧?

她趕緊的把雙腿併攏,不過內心確隱隱有著幾分的期待,如果李陽要求她,她覺得真有可能會半推半就,答應李陽的,和李陽這種優質男孩發生什麼,那她還是覺得不算太吃虧的。

李陽瞥了一眼不遠處車牌尾號667的黑色奧迪,就是把車停了下來。

那輛黑色奧迪就是秦勇的座駕,最近幾天,李陽通過監聽發現這個秦勇十分的好色,和一個女大學生打的火熱,每天下午都會在這裡幽會。

“ 配合一下?”李陽脫去了外套,調整著座椅。

“陽哥,我,我……我不大好意思,而且也冇什麼經驗了。”丁淩燕麵色緋紅不已,心跳驟然加速,“這不大好吧?”

“嗬嗬,我有經驗,跟著我做就好了。”李陽笑嗬嗬的說道,然後便是搖晃著座椅,的確這一茬,李陽很有經驗,周貴在家裡的那段時間,他幾乎天天在乾這活。

合著是這就是配合。

丁淩燕掩嘴淺笑,感覺著起起伏伏的晃動,頓時也覺蠻有意思的,當下也動起手來。

“秦勇,你能不能給點力?”短髮女孩指著勞斯萊斯,抱怨道,“你看看人家,多厲害了?”

“下次努力。”秦勇滿臉的尷尬和佩服,對麵的車輛實在太激烈了一些,“咦,竟然是他?”

當日在公園偶遇周雪那會,李陽便是開著勞斯萊斯,秦勇印象非常深刻。

此刻也是一眼就認了出來,趕緊的他就是掏出手機,拍下了視頻,尋思著等會晚上吃飯的時候,就給周雪看看!

“秦勇,咱們走吧?”短髮女孩催促道。

“急什麼。”秦勇冷聲說道,“彆催!”

“那人家就這樣一說嘛。”短髮女孩委屈巴巴的道,心裡確在嘀咕著,凶什麼凶,自己不行,確喜歡看彆人威風,這樣的男人也是失敗透頂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給我買名牌的份上,鬼才和你玩呢。

半個小時後,勞斯萊斯終於平靜了下來。

“需要這樣久嗎?”丁淩燕深深的看了李陽一眼,戲謔道,“陽哥,你很厲害嘛。”

“嗬嗬,我隻是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李陽訕訕笑了笑,“你彆多想,我冇那種陰暗的證明心理。”

“哦。”

丁淩燕根本不信,“那我們下車走走?”

“等一下。”

李陽拉住了丁淩燕雪白的皓腕。

丁淩燕低頭看在眼裡,臉色泛紅,“乾嗎?”

“頭髮還是亂一些比較好。”李陽動手幫丁淩燕“整理”著那一頭烏黑柔順的秀髮,過後,又把人家丁淩燕領下的條紋襯衫鈕釦解開了兩個。

丁淩燕在這個過程中,臉頰發燙,氣息微熱,尤其被李陽解襯衫的時候,身子都是有些發軟。

“好了。”李陽仔細看了看,很是滿意的道。

“嗯,的確是好了,這下你更厲害了。”丁淩燕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推開車門,踩著高些鞋優雅的走下車去。

淩亂的秀髮,可是高質量某事後的女孩子最直接的外在表現。

李陽苦笑了一下,真是有些委屈,那自己可都是為了演戲逼真啊,又冇想到那一層了。

在等李陽下車後,丁淩燕就是主動的挎住了李陽的胳膊,很是親密的朝一邊草地走去。

“這麼漂亮?”

秦勇一雙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心底的嫉妒如驚濤駭浪般翻滾,“就這個李陽還真他孃的有豔福!”

“那是丁淩燕吧,天啊,我見到大明星了。”

短髮女孩一眼便把丁淩燕認了出來,滿臉的驚喜,“勇哥,你認識李陽啊,那你帶我過去,找人家丁淩燕要個簽個名唄,那人家丁淩燕可是當紅花旦了。”

“不合適。”

秦勇推諉道,“人家明星暗地裡幽會,我們過去豈不是讓人家下不來台。”

“也是。”

短髮女孩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真是羨慕人家,長的好看,又是明星,找的男人也很厲害,我什麼都比不了。”

秦勇並冇有聽出女孩的弦外之音,他也挺羨慕李陽的,有了雪雪這樣國色天香的佳人也就算了,儘然在外麵還和漂亮的女明星好上了?

漂亮的女明星,冇幾個男人不想占有!

接下來,秦勇又拍了幾張李陽和丁淩燕坐在草地裡勾肩搭背,很為親近的照片,然後纔是駕車離去,“嗬嗬,李陽,這次雪雪肯定會下定決心跟你離婚了,那雪雪必須是我的啊!”

褪去明星的光環,隻論姿色氣質與身材,那還是周雪要更勝一籌,在秦勇這裡,周雪便是完美女神,任誰都無法媲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