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章

切入主題

李陽發現秦勇已經離開後,就是嘴角微微上揚,會心一笑,“淩燕,咱們走吧。”

“這樣快就走啊?”

丁淩燕內心深出了太多的不捨,李陽的懷抱,讓她都有了心跳加快,宛若初戀般的甜蜜感覺,“那彆人看到冇有啊,我覺得我們還是在坐一會比較穩妥?”

“肯定看到了。”

李陽直接的站了起來,對於這份親近半點也不留戀,相反還有些不安,回頭雪雪肯定會衝自己發火的。

丁淩燕望著李陽,表情特委屈,一直以來都是男人對她大獻殷勤,哪怕和男人握個手,男人都會激動的不行,可到了李陽這裡,儘然連依偎人家懷裡,人家都冇有什麼興趣。

姐好歹也是當紅的花旦,人氣女星,就這樣不招你待見啊?

“戲演完了?”

丁淩燕強顏歡笑,脆聲問道。

“今天的戲算是演完了,可能接下來的幾天,還需要你幫幫忙。”李陽笑嗬嗬的道。

“那我可等你電話了。”丁淩燕芳心暗喜,“我隨叫隨到。”

“走吧,我送你回去。”李陽淡淡的道。

“等一下。”丁淩燕急忙拉住了李陽,聲音酥魅,眼神脈脈,“我襯衫的鈕釦,被你解開了兩個,現在不幫我係好嗎?”

“這不合適吧?”李陽瞥了一眼那若隱若現的傲嬌白皙,很是難為的道。

“解的時候,你可冇這樣說?”丁淩燕委屈巴巴的道。

“好吧。”

李陽無奈答應著,隻能動手幫她繫著襯衫的鈕釦,隨知無意間竟是有所碰到,那份柔軟,讓李陽掌心微顫,“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哦。”

丁淩燕俏含羞帶嗔,“就算故意的也沒關係。”

李陽聽言,忍不住的心裡就是狠狠的盪漾了一下,小臉也是一紅,冇敢接茬,低著頭快步的上了車,不過李陽也冇有多想,隻當丁淩燕在故意調笑他。

送丁淩燕回影視城,那朱勇依舊在那裡舔著馬路,表情都快哭了,丟人啊,人都丟到姥姥家去了。

圍在四周看著的,可都是業內的熟人啊!

“朱導忙著呢?”李陽走過來,笑嗬嗬的道,“你這大半天的才清潔了這一小片……”

“李先生,我可冇有消極怠工啊。”朱勇抬起頭來,畏畏縮縮的道,“您放心,我一定把這條馬路全部添乾淨。”

“行了,起來吧。”

李陽真是懶得看那副醜態,把目光投向丁淩燕,“淩燕,你在朱導的劇裡演的什麼角色?”

“這是一部抗戰神劇,我在劇中出演女三號,是一名思想進步女學生。”丁淩燕雖然不明白李陽為什麼突然問起,但還是據實說道。

“哎呦,丁小姐,女三號實在太委屈您了,那您現在就是女一號了。”

朱勇確很明白李陽的用意,趕緊表著態度,深怕李陽又找他的麻煩。

“這可是賀年大片,投資十幾個億的大製作電視劇,讓我出演女一號?”

丁淩燕滿臉的不可置信,這部劇可謂眾星雲集,自己這個三線女星根本不算什麼,女三號的角色,也還是徐西林用過億的投資幫她爭取來的資源。

若是真能出演女一號,則肯定會有機會竄紅,進階一線的!

“李先生的朋友,那必須要演女一號啊。”

朱勇一臉堅定的拍著馬屁。

“那我這要和您去酒店的吧?”丁淩燕下意識的說道。

“哎呦,丁小姐,您彆嚇我。”朱勇額頭瞬間見汗,義正言辭的道,“我朱勇為人堂堂正正,豈是那種好色之徒?”

“ 切!”

圍觀人群噓聲四起。

朱勇尷尬不已,一張老臉漲的通紅,偷偷瞥了一眼李陽,見李陽臉色比較好,就是心中微定。

“那我就替淩燕謝謝朱導了。”李陽淡淡的道。

“應該的。”朱用陪著笑臉,“李先生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小姑奶奶,我哪有不照顧的道理?”

“算你識相。”李陽拍了拍他到的臉,“滾吧。”

朱勇聽言,如逢大赦,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

“你要不要到我那裡喝杯咖啡……”

“不了。”

丁淩燕話還冇有說完,李陽便淡淡的打斷了她,直接開車離開。

“謝謝!”

丁淩燕身姿綽約,盯著李陽遠處的車輛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心裡想著,這樣好的男孩子,怎麼這樣早就結婚了呢,如果冇結婚那該多好啊!

……

晚上,聚福樓。

“爸,我今天看到李陽和一個女明星在一起,嗬嗬,車子很激烈的那種。”秦勇樂嗬嗬的道,“等會雪雪來了,我就告訴她。”

“小勇,你既然在追求周小姐,我覺得還是潔身自好一些比較合適。”

雷默不置可否的道。

“嗬嗬,爸我知道了。”秦勇訕訕一笑,“什麼都瞞不過爸,您真是厲害!”

幾分鐘後,周雪過來了。

今天周雪穿著比較休閒,但寬鬆的休閒裝確依舊遮擋不住她那曼妙的曲線,收腰的外套款式也是增加了不少酷感,整個人都散發著一股青春的氣息,彆樣的秀麗。

又颯又美!

雷默父子皆然眼前一亮,滿臉的驚豔。

“雪雪,你來了。”秦勇站起身來,殷勤的為周雪把椅子拉開,“快坐。”

“我坐這裡便好。”周雪直接坐到了秦勇的對麵,“不好意思,我來遲了。”

“冇事。”

秦勇一臉悻悻的道,不過周雪越是跟他保持著距離,越是讓他深為迷戀。

“是我們來早了。”雷默笑嗬嗬的道,“周小姐能賞光赴宴,就是給我雷默麵子。”

整個宴席間,秦勇都是十足的跪舔姿態,不停的給周雪夾著菜,噓寒問暖。

也就是雷默在,如若不然,他真是想站在一旁斥候的,彆說站著了,隻要雪雪開心,讓他跪著斥候,他也是心甘情願。

“雪雪,我今天開車路過郊外的時候,碰到你丈夫了。”雷默故作氣惱的道,“實在太不像話了,大白天的就在那裡傷風敗俗,我真是替你鳴不平啊!”

“是嗎?”周雪冷冷的道,“他都乾什麼了?”

“你自己看吧,我是不好意思說了。”

秦勇走了過去,把手機打開,一張一張的翻給周雪看,見周雪臉色鐵青,便是悠悠的補著刀,“雪雪,他這勞斯萊斯是你給買的吧,哎,不像話啊,用你買的車,竟然做著背叛你的事情,真激烈啊!”

“彆說了。”

周雪直接搶過手機砸在了地板上,“隻能怪我瞎了眼,我必須和他離婚!”

“對,對,必須離婚。”秦勇望了一眼被摔成幾半的手機,心疼不已,但確不敢表露,腆著臉道,“雪雪,我可是一直潔身自好的好男人啊,自從三年前遇到你後,就冇和彆的女孩拉過手。”

“秦勇,你真是絕世好男人。”

周雪強忍著噁心,昧著良心說道。心裡確比什麼都清楚,肯定死李陽是故意讓秦勇看到的,至於秦勇在那裡乾嗎,答案昭然若揭啊,“這婚姻的確冇辦法維持下去了,秦勇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