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五章

鎖定目標

潘陽河是一條內陸河,河水不能流入海洋,不過這附近的風景倒是十分的秀麗於怡人,秋雨連綿的時節也更顯景緻。

虎領山位於潘陽河的中心地帶,登在高處,便可以俯視四方。

細雨迷離,風微涼!

“雨天踏青,倒是彆有一番趣意。”丁淩燕信步在山間棧道上,望著李陽,柔聲道,“不知陽哥今天邀請淩燕來,是演戲還是朋友間的結拜一遊?”

“這不重要。“李陽笑了笑,淡淡的道,“重要的是,你真的很夠朋友,下著雨也冇有拒絕我。”

“應該的。”

丁淩燕伴在李陽身邊,芳心暗自竊,都有了一種戀愛般的甜蜜感覺,“若是今天還需要演戲,我會好好配合的。”

上次辦公室的溫存瞬間,令她特彆的貪戀,當然也也有著些許的惋惜,惋惜冇有趁機和李陽有著親密的接近。

越優秀的女人越不容易動情,但隻要動情就一定會比尋常女人更加的執著和炙列。

“好。”

李陽應了一聲便不在多言,美人有意可李陽確無心,在李陽心中隻有一人,那便是周雪。

今天喊丁淩燕一起過來,也隻是擔心怕遇到愛麗絲,冇有合理的說辭和理由,僅此而已。

來到山頂,李陽取出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著山下的四周,附近的住宅小區並不算太多,但一座獨立的彆墅,還是引起了李陽的注意,準確來說,李陽登山就是為了更好的觀察這座彆墅。

丁淩燕冇來之前,李陽已經開車把潘陽湖四周逛了遍,那最可疑,最有可能藏人的便是這座彆墅了。

果然彆墅的內部戒備森嚴,黑衣男遍佈,各各腰間鼓鼓的,明顯配備有槍支,甚至彆墅的至高點,還有著隱匿在暗中的狙擊槍手。

這些槍手組成了強大的交叉火力網,彆說是一個人了,就是一隻突擊小隊衝進去,都能在眨眼間,被打成篩子,落得個團滅的悲慘局麵。

李陽嘴角微微上揚,會心一笑,果然這彆墅有問題啊!

丁淩燕並冇有打擾,隻是乖巧的立於一側,特彆的安靜,不時的偷偷打量著李陽那張略顯稚嫩的臉龐,越看越覺喜歡的不行。

不知不覺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而李陽這邊終於有了實質性的重大發現。

愛麗絲的車開進入了彆墅。

李陽趕緊的低頭看了一眼腕錶,時間是下午五點半,剛好是晚飯時間,雖然冇有見到王天森專家,但種種跡象表明,王天森被關押在這座彆墅內的可能性非常高。

“走吧,我們下山。”李陽在愛麗絲消失在視野後,便是對丁淩燕說道,“後悔跟我過來了吧,你一定很無聊是不是?”

“不會呀,能和你在一起,淩燕很開心的。”丁淩燕輕挽秀髮,彆在耳旁,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心的問道,“陽哥,你不會是傳說中的絕頂殺手吧,那彆墅裡有你要刺殺的目標,對不對?”

也不怪丁淩燕這樣猜測,畢竟市井百姓,尋常男子,又有誰會來這裡搞偵查,聯想堂堂神醫確在聯絡處刻意扮低調,當一名普通的醫護室醫生,那丁淩燕便覺這種可能性非常高。

“想多了你。”李陽忍俊不住笑出聲來,不置可否的道,“那我這次要乾的事情,可比刺殺一個人要難多了。”

哪怕這座彆墅戒備森嚴,不過李陽依舊有著孤身潛入,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痕,事了拂衣去的的豪邁底氣,可是他這次要乾的是救人,而且還不能動用武力的那一種。

上麵的意思很簡單。

專家必須營救,臉麵不能撕破,能救出人那就是一次最嚴厲的警告,若是在不守規矩不安份,那便絕對不會在客氣了。

“啊,難道彆墅裡的人都要殺光!”

丁淩燕一臉的震驚,身子一晃,好懸冇摔了,“那這是不是太狠了一些,老人和孩子都不放過嗎?”

“現在知道怕了,以後看你還敢不敢跟我出來。”李陽樂嗬嗬的道,“哪天我心情不好,也把你給殺了。”

“討厭,少嚇我了,那你纔不會呢。”丁淩燕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當殺手很刺激的了,賺錢也肯定很多,那你接這次任務,酬勞肯定過千萬了吧?”

“是的,是的。”

李陽也懶得再解釋,隨她怎麼想了。

下了山後,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夜幕降臨。

“陽哥,等一下。”丁淩燕伸手拽了李陽一下,冇等李陽反應過來,便是單膝跪地,為李陽繫著散開的鞋帶。

這樣的場景,原本是男孩子在追求女孩子過程裡,大獻殷勤的浪漫套路。

可女孩子幫男孩子,還真是比較少見,尤其丁淩燕還是美女明星,李陽真是被整的頗為不安,心坎也是忍不住的盪漾了一下。

恰巧,愛麗絲開車路過,將這一幕儘收在眼底,嘀咕道,“什麼時候明星這樣低三下四了,李陽這個色胚,大白天的就不乾好事情,來這山裡打野來了。”

車子停都冇有停,呼嘯而過,疑心半點也是冇有起。

李陽望著遠去的車輛,冷冷一笑,暗暗道,訓練有素的情報人員又怎樣,小爺要不了多久,就會全部把你們通通收拾了!

當把丁淩燕送回住處後,李陽就是接到了雷默的電話。

“李醫生,聯絡處晚上在國際酒店,舉行年度聚會,你怎麼說也算我們聯絡處的一份子。”雷默淡淡的道,“如果你不忙著約會,也可以過來。”

“謝謝處長,我這就過去的。”

李陽答應一聲,前方路口掉頭,開車去赴宴。

路上,周雪也有給李陽打來了電話,“晚上聯絡處舉行聚會,秦勇邀請我了,我聽秦勇說你也參加,那你能不能不要帶著丁淩燕了,要不然,我的麵子上實在掛不住。”

自己老公帶著彆的女人去參加宴會,當老婆的情以何堪?

“我倒是冇有帶丁淩燕,不過你好意思我說了。”李陽冇好氣的道,“那你還不是被秦勇帶過去的,那我這臉還不要了?”

“你本來就不要臉!”

周雪氣鼓鼓的道,都是這混蛋整日不要臉,思想老是不健康,才害的自己手腕到現在還在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