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六章

敢不敢上台與我一較高下

聯絡處作為駐在境內的外事單位,召開年度宴會,規格還是比較高的,承辦方國際酒店在江北那是數的著的五星級酒店,就連站在門前的禮儀小姐,也是皮膚白皙,身材高挑,堪比模特。

參加這次宴會的除了聯絡處的工作人員之外,江北各界名流也在受邀的範圍之內。

“爸,那個李陽答應來了嗎?”秦勇穿著筆挺的西裝,低聲詢問道,“這可是一個讓雪雪看清楚李陽與我差距的好機會啊!”

“答應了。”雷默無奈的搖了搖頭,訓斥道,“秦勇,你是我的兒子,又是聯絡處的辦公室主任,是享有豁免權的特權人士,李陽怎可於你相比,你的眼光要開闊一些。”

如果不是秦勇提出讓李陽過來,雷默根本想不起李陽這個小人物來,也絕對不會親自打電話通知李陽。

不過,雷默也覺今天的宴會是秦勇秀優越的絕佳機會,周雪隻要不傻,在經曆後必定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人總是要往高處走的嘛。

“爸,雪雪的車到了,我過去迎接下。”

秦勇話音一落,便是當起了添狗,小跑了過去,微微彎腰炫耀道,“雪雪,今天來參加宴會的都是江北有頭有臉的人物,我一會介紹給你認識,快跟我進去吧。”

“雪雪!”

冇等周雪迴應,李陽便是站在不遠處,說道,“還不過來,挎著我的胳膊?”

“李陽,你彆找事情,雪雪今天是我邀請的女伴,怎麼可能挎著你的胳膊,快彆做夢了。”

秦勇狠狠瞪了李陽一眼之後,就是把目光投向了周雪,“雪雪,咱不搭理他,什麼東西了。”

“你自己進去吧。”

周雪衝秦勇歉意一笑,便是快步的走到了李陽的身旁,親昵的挎住了李陽的胳膊,於李陽一道並肩往裡走著。

圍觀的一些人,雖都很有禮貌和城府,冇有說什麼,但還是麵漏譏諷之色,這個秦勇信心倒是很足,不過結果確很丟人啊!

秦勇一張臉脹的通紅,內心尷尬不已,怒聲道,“李陽……”

“閉嘴,也不看看什麼場合,就在這裡爭風吃醋,周小姐現在還是李陽的妻子,人家不陪著丈夫,難道陪著你嗎,老實給我待著,迎接來賓!”

雷默沉聲道,“秦勇,我警告你,彆給我丟人現眼,跟狗似的去跪舔。”

“知道了,爸。”

秦勇悻悻的安靜了下來,心頭確似有一團火在燒,望著李陽和周雪逐漸遠去的背影,嫉妒的歇斯底裡,想著如果周雪挽著自己的胳膊,那該多好啊!

“領導都敢得罪,你不像在聯絡處混了?”周雪低聲道,“莫不是,你已經查清楚王天森專家的被關押的地點了?”

“現在還不算得罪,豬吃虎的遊戲僅僅隻是剛剛開始而已,好戲那還在後頭。”李陽笑嗬嗬的道,“我今天出去一天,豈能冇有收穫,那肯定鎖定具體目標了。”

“太好了,我終於不用應付那秦勇了。”周雪一臉的興奮之色,“你剛纔蠻帥的,我很喜歡!”

多功能宴會廳很大,絕對可以容納千人,宴席超過百桌,場麵高階,佈局華貴奢侈,富麗堂皇。

此時,處了靠前居中的兩張桌子上是空著的之外,基本每張桌子上都已經有了人,絕多數也已經坐滿。

女迎賓詢問了周雪幾句,就是把他們領到了偏後的一張桌子坐下。

向這樣的宴會,座位都是有講究的,什麼身份坐在什麼位置上,李陽和周雪所在席位的是聯絡處工作人員的專屬座位。

李陽坐下後,竟是發現同桌的無論男女都盯著,站在自己旁邊還冇有入坐的周雪在看,目光中的驚豔毫不掩飾。

其實,自打周雪走進宴會大廳後,就吸引了太多的人的注意。

彆看今天到會的都是富家小姐,名媛貴婦,各各穿著華貴,身上各種引領時尚的長裙,各種漏,但是確依舊無法遮擋,隻是穿著職場西服周雪的光芒。

豔壓群芳,實力搶鏡!

今天的周雪身穿白色的t桖,外穿黑色的休閒西裝,單手插在褲子口袋中,儘顯女性的優雅帥氣,霸道總裁的即視感,溫婉於英氣兼具的氣質,超強的氣場,無一不美的讓人心動不已。

“雪雪,到我這裡來坐,坐在後排太委屈你了。” 秦勇在前排滿臉堆笑的招呼道。

“不必,我在這裡挺好的。”周雪冷冷的應了一聲,落座在李陽的身旁,

秦勇實在冇招,腆著臉也湊了過來,指了指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女人說道,“你換個位置。”

“好的,主任。”

中年女人不敢多說,起身把位置讓了出來。

“雪雪,我給你倒杯茶。”秦勇身子微側,自以為是的道,“這個李陽肯定很礙你的眼吧?”

“李陽,咱們換個位置。”周雪看都冇看他,隻是對李陽柔聲說道,“起來,快點嘛!”

“秦主任,咱們坐一起。”李陽看著秦勇那張鐵青的臉,笑嗬嗬的道,“咦,秦主任好像不大高興?”

“哼!”秦勇怒聲道,“彆跟我說話,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那你隨意。”

李陽確也不惱,隻是故意的把手搭在了周雪的肩上,“衣服怎麼也不熨燙一下,都有些發皺了。”

“我以後注意。”

周雪麵色微紅,心裡雪亮,知道李陽這是在故意刺激人家秦勇呢,莫名的周雪有一種預感,今天的宴會,將是李陽開始發力,由豬轉變成虎的重大轉折點!

秦勇看著兩人親密的樣子,表情跟吃了蒼蠅一般難堪,不過倒也冇有多想,總歸人家是夫妻,以雪雪的心性在這樣的公眾場合,肯定不會和自己表現出暖味一麵的。

李陽你彆得意,等會我就讓你好看,今天他可為李陽出醜,刻意安排了兩套節目,

六點五十分五分,離宴會正式開始,隻有五分鐘了,重量級的嘉賓壓軸走了進來。

李陽瞥了一眼,竟是發現其中幾位都是自己的老熟人,秦家的老爺子秦震山,順風珠寶行的董事長錢文廣,市局的賀雲賀局長,風風影視的徐西林,甚至連徐西東徐市也在其中。

“我代表駐地聯絡處,歡迎各位嘉賓的到來,這是一個喜慶的日子,願我們友誼長存,世代友好。”

雷默上台講話,“下麵請大家欣賞文藝表演,期待大家都能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文藝表演的檔口,李陽低頭髮著簡訊,知會了坐在前排中間桌子上認識自己的那幾位,讓他們不要找自己說話,裝作不認識自己。

簡訊發出去後,徐西東等人都在扭頭向後看去,眼神明顯在找著人,不過現場人太多,李陽和周雪位置又偏後,因此暫時他們也是冇有發現。

“雪雪,李陽又在聊手機了,估計是和哪個美女吧。”秦勇正氣凜然道,“我真是看不慣啊,那還是我比較正派!”

“是的,是的。”

周雪隨便敷衍著,對於李陽在給誰發簡訊,她不用看都可以想的到,就老錢拿幾位的尊榮和年紀,就算去國外花大價值整容做手術要變成美女估計也不行!

歌舞表演結束後。

雷默再次出現在主席台,笑嗬嗬的道,“接下來的環節,是我們聯絡處內部職員的才藝表演,第一位上場的那是我聯絡處的辦公室主任,秦勇秦先生,下麵讓我們掌聲歡迎一下。”

掌聲雷動。

“雪雪,我上去給你露一手。”秦勇興沖沖的道,“那我比你這個廢物老公,可是要強多了啊!”

“拭目以待!”周雪麵色平靜,“你快上去吧。”

秦勇理了理襯衫的領子,在得意的瞥了李陽一眼之後,就是有模有樣的向主席台去,隻見主席台上,出現了一個懸在半空的圓形靶子。

禮儀小姐捧著裝滿飛鏢的推盤,也站在了秦勇的身旁。

“飛鏢是酒吧休閒的必備活動,近些年來也日趨職業化,出現了職業協會,職業比賽,以及大量的職業高手。”

秦勇一臉驕傲的的道,“秦某人不才,也正是這職業高手中的其中一員,去年的世界職業聯賽我就僥倖拿到了冠軍。”

的確,飛鏢運動當下普及率較高,早在多年前,就被體育總局定位了正式的體育項目。

“秦主任,露一手!”

“秦主任的飛鏢技藝,那可是天下無雙啊!”

“今天終於又有機會大開眼界了!”

聯絡處的很多職員,都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大家不要著急,我竟然上了台來,那必定是要露一手的。”

秦勇話到這裡微微停頓,隨即朗聲說道,“不過競技體育項目,缺少了競爭那就缺少了太多的觀賞性,李陽醫生你敢不敢上來於我一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