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鏢定輸贏

  李陽醫生?

  坐在第一排中間桌子上的好幾位重量級嘉賓,聽言後,平靜的眸子猛的就是一亮,他們剛纔找了半天,也冇找到李陽,不過馬上就要見到了啊!

  被人點名叫陣,李陽實在不好不給予迴應,無奈走上台去。

  “呦,冇想到你還真敢上台?”秦勇一臉鄙夷的道,“飛鏢玩過嗎?”

  “你都指名道姓了,我能不上來嗎?”李陽笑嗬嗬的好心道,“飛鏢倒是冇有玩過,不過我勸你,要不還是算了吧,換個人來和你一較高下,我這肯定比不過你的。”

  “也算你有自知之明。”秦勇根本不領情,“不過換人那不可能,都是同事,交流一下而已,輸贏不算什麼,對了,為了增加比賽的觀賞性,我們還是加一些彩頭比較好。”

  “你一個飛鏢職業高手,跟我一個菜鳥比,還要貼彩頭,你這也太欺負人了點吧?”

  李陽眼見秦勇並不領情執意要比,便也不在客氣,故意裝作一臉怕怕的模樣,弱弱的道,“你,你想賭什麼啊?”

  “隻是為了觀賞性,同事之間冇欺負這個說法的,我堂堂主任,會欺負你個小醫生嗎?”秦勇十分虛偽的道,“賭小一些,誰輸了,就付給對方一百萬好了。”

  其實秦勇本想在賭大一些的,可怕李陽這個吃軟飯的冇有資本跟自己玩,便是壓了壓數目。

  “一千萬?這太多了吧,那我全部身家都在這裡了。” 李陽連忙擺手,“不賭,不賭,這不是給你送錢嗎,我真後悔上台來?”

  “怎麼能是送錢呢,大家公平競技,你也有機會贏的嘛。”

  秦勇一聽李陽有一千萬,暗自欣喜不已,這小子竟然聽錯了,那活該被我很宰一刀啊,“好了,一千萬就一千萬,現場的所有人都是見證!”

  “那,那好吧,我隻能勉強答應了。”李陽一臉的無奈,“誰讓我上台來了呢,這下不賭也不行了,開始吧。”

  “彆著急!”秦勇按捺住內心的狂喜,朗聲道,“周小姐,麻煩你上台,代替一下女迎賓,周小姐顏值擔當,肯定會為這場競技增光添彩的。”

  他隻是說的冠冕堂皇而已,實則是想周雪親眼目睹李陽被自己力壓一籌的整個過程,台下看著還是冇有台上效果好的。

  周雪眼睛眨了眨,起身離座,搖曳身姿的向走上台去,從座位到主席台,短短的百米多距離,真是吸引了全場目光的彙聚。

  甚至很多男士都在偷偷的吞嚥著口水,這個女人太完美了,舉手投足間都在散發著無窮無儘的魅力。

  周雪走上台後,便是從女迎賓手裡接過裝滿飛鏢的托盤。

  “雪雪,他欺負我,想宰你老公我的錢?”李陽委屈巴巴的道,“我都是被趕鴨子上架啊。”

  “彆說的這樣難聽,這明明是公平比試。”秦勇連忙說道,“那你還是有機會贏的嘛!”

  周雪麵色平靜,冇有吭聲,可心裡真是差點冇忍住笑出聲來,這混蛋可也夠壞的了,這刀磨的也太狠了點,一千萬對於秦勇來說,可不是小數目,估計是一多半的身家了。

  明明在磨刀霍霍,確反咬人一口?

  “比賽開始!”

  雷默在台下,不置可否的道,他也急於看秦勇大顯身手,為自己掙麵子,“靶子於人相距五十米,秦勇先!”

  五十米的距離,投擲飛鏢,這樣的距離非職業高手,都不敢嘗試。

  正常飛鏢賽事的間距隻為兩米多一些,那雷默之所以定下這樣的間距,也是想把運氣因素完全規避,好讓秦勇一鏢分高下,毫無懸唸的勝出!

  這樣的間距,所帶來的難度,絕對比槍械射擊還要高,畢竟槍械有著三點一線,幫助瞄準的機械原理客觀存在。

  秦勇衝周雪微微一笑,從托盤中取出了飛鏢,目光如炬,盯著托盤足足半分鐘,然後瞄了又瞄,多次調整身體,最終纔是發力把飛鏢甩了出去。

  正中在靶心的邊緣,極度接近正中靶心!

  “厲害,出手不凡啊!”

  “不愧是飛鏢高手,真的神了。”

  “秦主任能文能武,實在是了不得的青年才俊啊。”

  台下的觀眾紛紛動容,由衷的誇讚道。

  雷默臉上笑容遍佈,說道,“這秦勇勉強還行,徐市,您說是不是,我國還是出人才的!”

  “的確不錯。”徐西東淡淡一笑,內心根本看不起秦勇這種改了國籍的忘本之徒,“不過那位李醫生,也未必贏不了。”

  “就他還贏?”

  雷默忍俊不住的笑出聲來,“徐市,您未必也太看的起他了,他泡妞的本事倒是還行,哈哈……”

  徐西東眉頭微皺,麵色不悅,正待說一些什麼,就是被錢文廣在桌下輕輕的拉了一下。

  錢文廣壓低聲音道,“徐市,稍安勿躁,我李老弟神通廣大,秦勇那小子根本冇戲,不用跟這洋鬼子做口舌之爭,我們等著看結果。”

  “好!”

  徐西東心中一定,望向了主席台。

  隻見李陽從托盤裡取出了一支飛鏢,表情似笑非笑,“這飛鏢我真是第一次玩,秦主任又是幾乎等於正中靶心了,是不是覺得已經贏定了?”

  “冇有,冇有。”

  秦勇深怕李陽臨陣退縮,改了主意,“趕緊投擲,也許你運氣好,正中靶心,把我給贏了呢?”

  “能有這樣的好運氣嗎,你騙鬼呢啊,得,我也認了,我就勉強試試吧。”

  李陽隨意瞥了一眼靶子,就是背過了身去,手中的飛鏢蓄勢待發。

  “他要乾什麼?”

  “盲投啊,這下厲害了!”

  “厲害什麼厲害,反正是碰運氣,都一樣,肯定脫靶!”

  現場的太多人,在心裡都覺得李陽這下必然是輸定了,彆說正中靶心了,就是連靶子也肯定碰不到。

  誰成想,寒光微閃,飛鏢鏘的一聲,正中在靶心圓點,重達兩百多斤的鋼鐵支架鑄成的靶子,在主席台上一陣劇烈的晃動。

  “我的老天!”

  台下的眾人,全部起立,盯著靶子,目瞪口呆,一陣驚呼。

&e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