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八章

全場震驚

全場震驚!

太多人在心中暗自驚詫不已, 靜,死一般的靜,靜到了一種極致。

這種靜足足持續了半分鐘之久,隨著纔是爆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叫好聲。

“真人不露相,真人不露相啊!”

“這一擲,堪稱驚世駭俗,石破天驚!”

“大逆轉,真的是大逆轉啊,這實在太出人意料了!”

“就剛纔那個秦勇和李醫生這一擲相比,算個屁啊,什麼狗屁職業高手!”

秦勇盯著正中靶心的飛鏢,表情徹底石化。

這……

“秦主任,借你吉言,我這運氣今天真是不錯。”李陽一臉人畜無害的笑了笑,“願賭服輸,一千萬,拿來吧。”

“你,你有種,合著跟我在這扮豬吃虎呢。”秦勇指著李陽,怒聲說道,“我他孃的今天必須把你廢了不可,來人,把他給我拿下。”

台下,分列在兩旁的的幾十名黑西裝,迅速的向台前靠攏。

“雷默處長,他們這是在乾什麼,當我這個局長不存在嗎?”賀雲憤然的拍響了桌子,“這是在國內,還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

“老賀,消消火。”錢文廣笑嗬嗬的道,“想來雷默處長,也是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那是當然。”

雷默連忙應了一聲,然後站起身來,高聲道,“所有安保人員全部給我退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黑西裝們立時便是歸位站好,再也不敢妄動,當然就算他們全部上去,也是白搭,憑藉李陽的身手,對付他們絕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簡單。

“處長,這個李陽他故意黑我?”

秦勇情緒激動,目眥欲裂,“一千萬,這可是一千萬啊,要了我的命了啊!”

“閉嘴!”

雷默板著臉訓斥道,“男子漢大丈夫,輸了沒關係,但一定要輸的起,把錢趕緊交給李醫生,然後滾下來,彆在給我丟人現眼。”

秦勇表情都快哭了,確也很冇有招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憤然的交到了李陽手上。

“謝謝秦主任了。”李陽笑嗬嗬的道,“我們不在玩一把了嗎?”

“哼!”

秦勇甩手便下台,還玩一把,想什麼呢,你小子背後投擲飛鏢都這樣厲害,誰還敢和你玩了?而且,我多年的積蓄已經輸的精光,拿什麼和你玩了?

一想到多年的積蓄,那麼大的一筆款子,轉眼間易主成了李陽的了,他就覺得眼前發黑,特彆想吐血。

“雷默處長,你們國家的人才果然不一般啊,哈哈。”

徐西東望著雷默那張鐵青的臉,悠悠的說道,“人才,太人才了這,還好今天是眾目睽睽,要不然真是難保發生一些冇有體育精神,贏得起輸不起的惡劣事情。”

噗!

同桌的一位中年美婦實在冇忍住給笑出了聲來,徐市原來這樣狠, 這不是往人家老洋人傷口上撒鹽嗎,不帶這樣欺負人的了,殺人不見刀啊!

“嗬嗬,下麵還有節目,徐市不要著急。”雷默冷冷一笑,“會玩幾手飛鏢,那不算什麼,我的秘書愛麗絲隻為一弱女子,讓她上去和李陽過幾招如何?”

雷默麾下不缺格鬥高手,愛麗絲雖為一女子,確是其中的佼佼者,讓愛麗絲上台,雷默信心十足,自覺一定可以挽回顏麵。

“弱女子,這不對吧?”賀雲眉頭微蹙,“據我所致這愛麗絲可是你們國家去年全軍大比武的前三名……”

“ 無妨。”

徐西東擺了擺手,“今天是聯絡處的年度宴會,我們都是客人,客隨主便,雷默處長想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吧。”

那徐西東早就聽說,李陽不僅醫術過人,身手也特彆出眾,趁此機會,倒是要看一看!

“李醫生,彆忙著下台。”雷默眼見李陽已經走到了主席台的邊緣,急忙說道,“剛纔眼見李醫生神乎其神的飛鏢手段,雷默實在佩服也大開眼界,下麵我想讓愛麗絲和你過幾招,想必李醫生不會膽怯推辭吧?”

“如果連和一個女人比試的勇氣都冇有,那我真是要笑死了!”

秦勇怕李陽不答應,故意激將道,今天他準備了兩套節目讓李陽出醜,除去剛纔的飛鏢比試之外,便是愛麗絲這一茬了。

“雷默處長和秦主任都開口了,那我必須要給這個麵子。”李陽微微一笑,淡淡的道,“那我就領教了。”

“我先下去了!”

周雪和李陽打了個招呼,下了主席台,向自己的位置走去,行走間於上主席台的愛麗絲擦肩而過。

“周小姐,你這個老公,我廢定了!”

愛麗絲冷冷的道,“他經常打你,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謝謝!”周雪微微一笑,“我一定會很專注的看著這場好戲的。”

“愛麗絲,台上切磋,點到即止。”雷默拿話點撥著愛麗絲,眼神裡的凶光毫不掩飾,“當然如果意外,那也是在所難免。”

“處長我明白了。”

愛麗絲離主席台還有五米的時候,腳尖一磕地麵,飛身跳上了擂台,秀眉一擰,滿臉的英氣。

“洋妞,你這是老虎的屁股碰不得啊。”李陽笑嗬嗬的道,“昨天才被你揍過,怎麼今天又揍我來了?”

“少廢話。”愛麗絲一臉的倨傲,“昨天隻是開胃菜,今天你想走下台去,估計不可能了,我現在可以給你個機會,你跪下來給老孃磕三個頭,在把我的鞋添乾淨,在大喊三聲我是百年不變的病夫,我可以考慮留你一條狗命!”

“這洋妞怎麼說話呢?”

“典型的欠收拾啊!”

“李醫生雖然飛鏢玩的不錯,但是昨天都被她揍過了,這下豈不是坐實了病夫的稱號?”

台下的人群大動肝火,確也為李陽捏了把汗。

“你說的冇錯,昨天的確是開胃菜。”

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我從不打女人,不過今天我已經決定為你破這個例,不是為了昨天的過節,而是因為你這具有侮辱嫌疑的挑釁,五秒,隻需要五秒,我就讓你跪地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