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三章

藝高人膽大

“你注意安全。” 周雪雖然知道李陽身手好,但還是一臉關切的道,“那些人都有槍,子彈可不長眼睛,聽到冇有?”

“放心吧,你隻管暖床,等著我回來。”李陽笑嗬嗬的道,“如果在向上次那樣,你不睡覺在客廳裡等著我,我可是會扒了你的褲子,打你的……”

後麵的話李陽冇有敢說了,周雪漂亮的眼睛都快噴出了火。

這個混蛋現在膽子越來越大了,一直以來是自己打他,什麼時候他也可以打自己了,而且打也就打了,需要拔褲子,打那裡嗎?

嗬嗬,男人!

九點多的時候,李陽便離開了家,開車前往鄱陽河附近的那座彆墅。

由於最近幾日,李陽都在彆墅的外圍暗暗觀察,因此對彆墅的明保暗哨都十分的清楚,當即李陽趁著夜色直接來到了彆墅東北方向的拐角,這是整個彆墅內唯一的視線盲點。

縱身一躍,落地無聲。

院內燈火通明,如同白日一般,超過百名的黑西裝筆直而立,人與人之間的間距,隻有兩米的樣子。

想從正門進去,明顯是不可能的。

李陽往上瞥了一眼,見三樓有一扇窗戶冇有關閉,就是迅速的攀樓而上,眨眼間的功夫就是進入到了房間裡,這間房間比較亂,應該是雜物室,房門半掩,外麵的燈亮著,聽動靜有幾個人正在玩著牌。

“天天憋在彆墅內,這日子我真是過夠了。”

“彆抱怨了,二樓專家的價值堪比千軍萬馬,上麵小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小點聲吧,萬一被愛麗絲小姐聽見,我們可就慘了。”

“快打牌,我這把牌可好的很。”

這時門砰的一聲被踢開了,愛麗絲站在門前,麵色冰冷。

他們連忙站了起來,低頭著,坑都不敢坑一聲。

“剛纔氣氛不是很活躍的嗎,怎麼不繼續了。”愛麗絲走了進來,語氣非常嚴厲,“擅離崗位,你們好大的膽子,都給我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去,再有下次,直接槍斃!”

幾人連忙快步往外走去。

愛麗絲本也想離開,可掃了一眼裡麵房間打開的窗戶,就是眉頭皺了皺,直接朝這邊過來了,閃身進入的時侯,直接拔槍,當看清楚屋子裡並冇有人後,纔是把槍收了起來,關閉好窗戶,快步的離開著。

她離開後,李陽纔是從房頂跳了下來。

“冇這兩下子,我敢孤身潛入嗎?”李陽拍了拍手的塵土,微微一笑,奔二樓而去。

剛纔玩牌的那幾個人的對話,也是讓李陽瞭解到王天森被關押在二樓這樣一個事實。

不過,當李陽以牆壁為掩體,觀察二樓環境的時候,就是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好傢夥,整個走廊上,黑壓壓的全是人,全部荷槍實彈,甚至每個人腰上還掛著模塊化手雷。

頓時李陽都有了一種錯覺,來的不是民宅,而是武裝到牙齒的軍事重地。

愛麗絲站在最裡邊的那間門外,無疑王天森就被關押在那間房間裡。

“ 這根本靠近不了啊!”

李陽暗自苦笑了下,一籌莫展,這種情況下根本不可能見到王天森,於他溝通,自己想好的第二套營救方案也根本無法實施。

“愛麗絲小姐,專家要吃夜宵。”眼睛男從房間裡走出,詢問道,“您看,可以給予準備嗎?”

“他以為這是在度假嗎?”愛麗絲麵色不悅,想了想,還是說道,“打電話讓廚房給他準備,讓廚房那邊手腳放麻利點,做好後趕緊送上來,不要影響到專家的心情。”

他們綁走專家的意圖是想收為己用,因此生活起居和態度上都是十分周到和友好,除了限製自由並冇有什麼難為。

李陽聽言眼前一亮,順著樓梯摸到了一樓,不過廚房,李陽確是冇有找到機會進去,就連廚房門外,也是有著黑西裝站崗,實在冇則之下,李陽隻能隱匿在了衛生間。

來到衛生間,李陽先是四處看了看,在確定裡麵冇有人之後,便是掏出紙筆,快速的寫著字條。

這第二套營救方案,李陽主要是想讓王天森專家配合,迫使雷默必須把他轉移。

為此,也特意用草藥製成了藥劑粉墨,這種藥劑如果被人吃了,便會在二十四小時後,表現出急性心衰的病症體征。

急性心衰是非常嚴重的一種突發疾病,如果不及時處理,是肯定會危急到生命的,彆墅內必然不可能有條件進行搶救,那隻有送醫這個選項,隻要送到醫院,那自己就會有機會把人給救出來。

在字條上交代清楚後,李陽就是走到門邊,繼續留意起廚房來。

事情進行到了這裡,就隻剩下最重要的一個步驟了,那就是怎麼把字條和藥劑放在食物裡,如果不能完成這個步驟,那這套方案就根本無從實施和實現。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的樣子,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端著托盤,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李陽掃了他一眼,頓時就是有了辦法。

隻見,李陽把三個水龍頭全部開到了最大,然後快速的藏在了門後。

中年男子聽到水流聲,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拉鍊,端著托盤走了進來,托盤放在了洗手池上,順手關閉水龍頭,隨著就是走到彆池前,解開了腰帶。

在安靜的環境下,聽流水聲有便意,是人的條件反射。

這種條件反射就跟人看到醋,話梅這種酸酸的東西會想流口水一樣。

李陽會心一笑,輕手輕腳的在熱氣騰騰的大米飯裡倒入了藥劑粉墨,並且塞進了字條,在中年男子轉身的那一瞬間,便是再次隱藏了起來。

中年男子一點異常的察覺也是冇有,端著托盤上樓。

李陽尾隨在後,等了十幾分鐘,終於聽到了裡麵房間裡傳來劇烈的咳嗽聲,當即李陽心中一定,俏俏的從彆墅退了出去。

咳嗽是李陽在字條裡和王天森約好的暗號,如果王天森願意配合營救,就劇烈的咳嗽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