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準算計,步步為營,這是智慧的魅力與力量。

這次事件從開始到現在,始終都是一場智力的交鋒。

雷默坐在走廊上,一夜無眠,心中暗暗期盼王天森病情能夠快速好轉,一旦把人送到醫院則難保萬無一失,尤其李陽的存在,更是讓雷默覺得萬分的不安。

該死,最後關頭儘然出現了這樣的意外。

在過三天,王天森就會隨著過來交流的專機回國,那他的這次任務也將完美完成,可現在究竟能不成撐過這三天,雷默實在心中冇底。

週四上午,天氣微涼,霧霾很重。

“雷默,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伯特一臉嚴肅的道,“專家隨時都有可能心臟驟停,情況非常危險,必須馬上送到醫院。”

“能不能在觀察觀察?”

雷默沉聲說道,“送到醫院如果被髮現,那這個事情可嚴重了,專家對我們的意義你是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專家的價值,但是我更知道人如果死了,就毫無價值可言了。”

伯特拍了雷默的肩膀,“老朋友,送到我的友好醫院吧,有我這個院長在,不會讓專家輕易被髮現的,我會嚴格把控接觸專家的醫護人員,隻限定在一人。”

“主治醫生你準備用誰?”

雷默咬了咬牙,顯然已經有了送醫的打算,細緻詢問道。

“朱旭亮,心胸外科醫學博士,剛剛回國,人際沒關係簡單,讓他給專家治療最合適不過。”

伯特想都冇想,就是回道。

“送醫,趕快把專家抬上車!”

雷默終於下了決心,的確伯特說的冇錯,隻有活的專家纔是有價值的,死了又有何用?

幾名黑西裝快速的把王天森從房間裡推了出來,伯特快步跟上,深怕有什麼突髮狀況,耽誤了處理。

“愛麗絲,我把專家可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確保專家不能出現任何閃失,把人全部帶上,另外我馬上會在派一些過去支援。”

雷默叮囑道,“記住留意李陽,如果發現他在醫院,立刻向我報告!”

“是,還請處長放心,愛麗絲一定不辱使命。”

艾斯利站姿挺拔,對雷默敬了個禮之後,就是跑著奔向了樓梯。

友好醫院,

上午,九點十五分。

李陽坐在診室內,低頭看了眼腕錶,喃喃道,“應該要過來了。”

話音落下,他便是走到窗前,隻見十幾輛黑車開進了大院,愛麗絲第一個從車上走了下來,手一揮,一個兩鬢斑白的老人就是被抬了下來,放在了手推床上。

愛麗絲非常謹慎的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單被蓋住,遮擋了麵容,不過李陽還是先她一步,看見了老人的麵容,冇錯,是王天森!……

王天森專家被被推進了急診室,伯特一邊為王天森連接心電監護機,一邊催促護士,“快去請心胸外科,朱主任過來。”

“伯特院長,我出去安排警戒了?”

愛麗絲脆聲說道,“醫治方麵就拜托您了!”

“去吧,不過都要偽裝成病人,這裡是醫院,要注意影響,槍支什麼的如果帶了,也都給我藏起來。”

伯特連忙提醒了一句。

“明白!”

愛麗絲退了出來,把門診大廳的兩百多號人,分成了幾組,安置了在了各處,急診室外,隻是留下了十幾位“家屬”。

李陽隨著護士,由遠及近出現在了愛麗絲的視線內。

哪怕李陽帶著口罩,又刻意低著頭,但在要進入搶救室的那一刻,還是被愛麗絲攔下了,“你好,醫生,麻煩你把口罩摘掉一下。”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攔著醫生?”

女護士很是不悅的道,“你這是在耽誤搶救病人的時間!”

“閉嘴!”

愛麗絲看都冇看她,隻是盯著李陽,“醫生,我說的話難道不夠清楚嗎?”

李陽心裡咯噔一下,確也隻能把手放在了口罩上,裝作要配合把口罩摘掉的樣子。

“砰!”

不遠處門診大廳的待診席上,手機掉落在了地上。

愛麗絲聽聲,下意識的瞥眼看去,隻看見一個長髮過肩,穿著米黃色風衣的女人,一隻手用報紙在擋著臉,另一隻手在彎腰在撿著手機。

“周雪!”

愛麗絲隻是看到側顏,便是一眼就把周雪認了出來,內心冷笑,在李陽把口罩摘下的那一刹那,竟是看也冇看,“快進去吧。”

李陽順利的進入到了急診室,伯特則是在李陽進去後,帶著護士退了出來,隨之急診室的大門就是冰冷的緊閉著。

“周小姐,咱們又見麵了,彆來無恙啊。”

愛麗絲走到了周雪的身前,表情似笑非笑,“彆擋了,我已經看到你了,怎麼周小姐這是又被你那丈夫打傷,過來醫治來了?”

“我隻是有些感冒而已。”

周雪淡淡的道,“真巧,竟然在醫院也能碰到你,坐下來聊聊?”

“好啊!”

愛麗絲直接坐在了周雪的身邊,兩條長腿疊在一處,意味深長的道,“周小姐倒是訊息夠靈通的,我們剛到醫院,就趕過來了,有什麼發現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周雪淡淡的道,“咱們還是聊上次宴會上的事情吧,那次宴會,你可是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

“刺激我?”

愛麗絲麵色平靜,確也不惱,“冇用,今天會看死你的,有我在醫院裡守著,你彆想有什麼收穫。”

在心裡,愛麗絲十分得意,自認周雪跟她過招還差的遠,嗬嗬,我就看周雪你能玩出什麼花樣!接下來的時間裡,兩人誰都冇有說話,

十幾分鐘後,她的電話響起,是雷默打過來的。

“醫院的情況怎麼樣,有什麼異常嗎?”

雷默詢問道。

“碰到老熟人了,周小姐就坐在我的旁邊,還請處長放心,我盯著她呢。”

愛麗絲笑嗬嗬的道。

“李陽呢?”

雷默聽到這裡臉色瞬間變了。

“冇看見啊。”

愛麗絲淡淡的應著聲。

“你這個蠢貨,快給我去急診室!”

雷默語氣非常嚴厲,怒聲吼道,“完了,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