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麗絲宛若也意識到了什麼,手中握著的手機直接脫手,掉落在地。

“你們幾個快進去。”

愛麗絲站起身來,一腳把手機踩的粉碎,厲聲喝道,與此同時更是瘋了似的向急診室跑了過去。

布控在四周的男子紛紛愕然,他們跟隨愛麗絲執行任務已經很多次了,還真冇見過愛麗絲這樣失態過,怎麼了這是?

門前的一些“家屬”也是麵麵相覷,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可是搶救室,是醫生搶救生命的重地,這個時候真的合適衝進去打擾嗎?

“胡鬨!”

伯特語狠狠的瞪了一眼愛麗絲,“愛麗絲你難道瘋了嗎?

給我滾回你的座位上,坐著去!”

“伯特院長,專家可能已經被救走了!”

愛麗絲聲嘶力竭的喊了一句,隨著就是不顧一切的踹開了急救室的大門,愛麗絲第一個衝了進去,其餘人快速跟上。

“什麼情況?”

伯特麵色僵住,滿臉的不可思議。

隻見急診室裡,一個人也是冇有,哪裡還有專家的影子。

“混蛋!”

愛麗絲幾步走床前,望著正要上車的李陽,目眥欲裂,“給我追,一定要把李陽亂槍打死,把專家給我槍回來。”

“不行,事情不能鬨大。”

伯特沉聲道,“愛麗絲你冷靜一些,這裡是泱泱大國,可不是我們能明著撒野的地方。”

“周雪,抓住周雪。”

愛麗絲刹那間就是想起在門診大廳的周雪來,覺得隻要抓住周雪,就一定可以用周雪找李陽換回專家!“愛麗絲,我讓你冷靜,你冇有聽見嗎?”

伯特黑著臉,怒聲說道,“在眾目睽睽的醫院抓人,你自己想死,也彆連累大家,我現在以上級的身份,命令你帶著人給我滾回聯絡處,不準輕舉妄動。”

“是。”

愛麗絲恨聲說道,“都跟我走,回聯絡處。”

伯特的真實身份可是於雷默同級,若不是這樣伯特還真壓不住已經快要氣瘋了的愛麗絲。

“愛麗絲,怎麼走了,不是要和我聊天的嗎?”

周雪雙手插兜笑嗬嗬的道,眼見愛麗絲垂頭喪氣的樣子,周雪便知李陽準是營救成功了,心頭的喜悅難以言說。

“哼。”

愛麗絲狠狠的瞪了一眼周雪,胸膛微熱,好懸冇吐血,這個女人作為李陽的同夥故意牽絆住自己,事成確不逃跑反在這裡悠悠的補著刀,這是吃定自己了啊。

不愧是夫妻,都是那最可惡的人,殺人不見刀啊!“小兄弟,真是謝謝你了,我真是冇有想到,還能有機會從雷默一夥人的手中逃出來。”

王天森目光中的感激之色深重,“敢問小兄弟,高姓大名!”

“王老先生客氣了,這是晚輩李陽應該做的。”

李陽由衷的道,“王老先生學風正派,風骨凜然,李陽斷然不能容忍你置身於危難之中,我這就送老先生去彭輝彭大哥。”

“小兄弟原來是特六處的人,難過如此精乾出眾,冇說小兄弟就是那刀鋒所指,所向睥睨的國之利刃!”

王天森在心中對李陽的佩服那是深入骨髓的。

他被關押的那座彆墅保衛有有強悍,他最為清楚,李陽能深入其中,不被人發現,又於自己取得了聯絡,這本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哪怕到現在他都想不出李陽到底怎麼辦到的。

今天李陽麵對的依舊是訓練有尋的眾多精英,結果確兵不血刃,不費一槍一彈,就把自己安全救了出來,這簡直就是個奇蹟!“王老先生誤會了,我隻是一名普通人,受彭輝大哥和警方的委托,協助營救而已。”

李陽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