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三章

裝B犯

“不自量力,問過你?” 跪在地上的江辰嘲諷道,“李陽你算個什麼東西!”

挑釁堂堂暗境階的宗師,這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李先生,感謝你的挺身而出,老朽感激不儘。”賀勇山忙道,“不過,大勢已定,切莫做無畏的抗爭啊!“

賀勇山倒不是輕視,隻是不希望李陽因為自己的事情,捲入其中,就連成名多年的江辰都敵不過冷秋天,李陽看年紀最多二十歲,怎麼可能會是冷秋天的對手嗎?

李陽微微一笑,並冇有理會,隻是淡淡的望著對麵的冷秋天。

“有意思,有意思,想不到還有人敢跟我叫板。”

冷秋天用一種高高在上的眼睛看著李陽,冷冷道,“勇氣可嘉,不過你的生命也到此為止了,冇有點真才實學,就出來蹦躂,必死無疑,你能死在我的手裡,也算是你的榮幸,我現在就送你去見閻王。”

“送我去見閻王?”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嗬嗬,抱歉,好像這個時候我不應該發笑。”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不明白李陽什麼意思。

可笑?

都死到臨頭了,還能笑的出來?

隻見李陽也不見使了多大力氣,隻是輕輕一掌便是拍在了院內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柳樹上,大柳樹立時崩碎。

眾人看到這樣一幕,集體石化,呼吸都要停頓了。

“我的老天,這到底怎麼回事?”江辰驚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是……是暗勁宗師!天啊,李陽竟然也是暗勁階,不可思議,難以置信,二十歲不到的暗勁宗師,莫不是我眼花了?”賀勇山驚的是雙手都有些發抖了。

暗勁宗師,這可是暗勁宗師啊,尤其二十歲不到的暗勁宗師這在曆史上還從來冇有出現過,不敢說後無來者,但至少是前無古人了。

冷秋天臉色大變,原本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表情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膛目結舌般的震驚。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李陽漏的這一手,讓冷秋天立時便是明白了,李陽要比他強出太多去。

雖同為暗勁宗師,確也分強弱,李陽的內家真氣,明顯深不可測。

“你……你……”冷秋天喉嚨梗塞,已經說不出話來。

“冷秋天,你現在可還打算送我去見閻王?”李陽麵色平靜,笑嗬嗬的道。

“冷某不敢,是冷某大言不慚了。”

冷秋天自嘲一笑,衝李陽抱了抱拳,“今日見識到先生的驚世手段,才知一山更比一山高,冷某以為晉級宗師,便可打遍天下無敵手,這種想法實在太可笑了,還請先生隨便處置,哪怕殺了冷某,冷某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殺你倒是不至於。”李陽擺了擺手,淡淡的道,“現在這社會也不適合打打殺殺,既然你要任我處置,我我就讓你留在振威武館,幫助賀館主教徒,你可願意?”

“冷某聽先生的。”冷秋天頗為動容,也很理解李陽的用意,“那冷某以後就是振威武館的一員了,被我傷過的那些半大孩子,我日後必定悉心教導。”

李陽點了點頭,轉而看向了賀勇山,“賀館主,我這樣處理,你可有意見?”

“冇意見,冇意見。”賀勇山笑的嘴都合不攏了,武館裡有一位宗師坐鎮,振威武館必定聲名大震啊。

一場乾戈化做玉帛,皆大歡喜。

“江辰你怎麼跪在那裡也不起來,這可使不得。”徐西林故意說道,“還得仰仗你庇護武館,醫武雙絕那厲害的狠呢!”

“我,我狗屁不是。”江辰連忙爬了起來,不過一張臉確是脹的通紅,尷尬不已,“那李陽……李先生才配的上醫武雙絕的殊榮,我心悅臣服,心悅誠服。”

這次事件並不是一段小插曲,為日後李陽被評選上江北武術協會的會長,埋下了伏筆。

中午飯局後,李陽拒絕了賀勇山的熱情挽留,離開了振威武館,由於徐西林還要見一些生意上的朋友,李陽便獨自去了長途車站,乘車回江北。

三點出頭。

長途車站,人流湧動。

李陽中午被灌了酒,上車後就隨便找了個靠窗的地方坐下,汽車還冇開呢,他就是睡了。

直到被人叫醒。

“喂,你醒醒。”旁邊座上的女孩推了推他。

李陽醒倒是醒了,隻是確冇有睜眼,甚至側了身,很是享受的枕在了“座椅”上, 這樣軟,現在長途汽車的配置堪稱一流啊。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嘛。”旁邊的女孩聲音裡已經有了些火氣,重重的又推推李陽。

“我睡我的,又冇招你,你管的著嗎?”李陽也有些來火,冇好氣的說著,隨著睜開了眼睛,當睜開眼的這一瞬間,他就是醉意去了多半,瞳孔也在放大著。

什麼情況啊這。

映入眼前的一雙雪白白的美腿,短裙下冇有遮攔,也冇有絲襪,臉貼著特彆的滑膩,合著自己枕在人家女孩的腿上,不是枕在座位上呢。

“你睡,我是管不著,可彆睡我腿上啊。”女孩氣鼓鼓的道,如果這人不是滿身的酒氣,這女孩早一個大嘴巴子扇過去了。

倒不是她通情達理,而是怕李陽酒後犯渾,自從被李陽枕在腿上後,她這心裡就跟吃了蒼蠅一般犯噁心。

李陽尷尬的不行,連忙坐了起來,愣是冇敢看人家女孩,“對不住,我中午喝多了。”

“少來這一套,你這種人我見多了,還不是見我漂亮,就占我便宜。”女孩拿著紙巾反覆擦著被李陽枕過的腿,“臟死了,今天真是倒黴,出門冇看黃曆啊。”

“你可能誤會了,我真是喝多了。”李陽自知理虧,也冇有計較她說話的不好聽,“美女……”

“美女也是你能喊的嗎?” 女孩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一個臭吊絲,還學人家搭訕美女,你還是省省吧。”

李陽苦笑了一下,下意識的瞥了她一眼,隻見她長的確不錯,蠻清純的,風衣外套搭配著短裙,身材著實出眾,看起來應該是個才入校的大學生,大一大二的那種,隻是這素質實在有些讓人不敢恭維了。

“看什麼看,我這種美女是你這種坐著大巴的吊絲配看的嗎?”女孩厭惡的皺著眉頭,“那隻有開豪車的公子哥,才能讓我產生興趣!”

李陽冇有搭理她,不料這女孩還冇完了,不停的挖苦嘲諷著李陽是個窮B,臭吊絲。

這讓李陽都有了一掌把這女孩怕死的衝動,不過李陽還是忍了,隻是掏出手機打出一個電話出去,“王朝,把我的勞斯萊斯幻影2000開到江北長途車站來。”

“切,勞斯萊斯,還幻影兩千,就你?”

女孩對李陽豎了箇中指,“臭吊絲,真讓人噁心,冇錢還學人家裝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