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胸膛一熱,對於厲天辰的態度頗感以外,一直以來厲天辰給予李陽的印象都是那種靠不住的紈絝子弟,冇想到還真不是這樣,不由在內心深處也是認可了這個兄弟。

“姐夫,是我連累你了。”

周倩看到這場麵也是被嚇到了,眼淚巴巴巴巴的道,“那你如果死了的化,我會勸我姐改嫁……不要改嫁的。”

“閉嘴。”

李陽狠狠瞪了她一眼看,本想訓斥,見她都快要哭了,確也隻能寬慰道,“不怪你,有人算計咱們,就算你不胡鬨,也會另有安排,而且就憑他們想要我的命,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以一人之力,對敵千人,李陽目前當然冇有這份能力,不過製住秦敬業,則是不費什麼力氣,但李陽確不願於秦敬業接下梁子,不是畏懼,而是不想被人算計成功。

“秦敬業,這樣多人打起來,局麵可不好控製,萬一出現死傷,恐怕你也不能獨善其身吧?”

李陽笑嗬嗬的道。

“臥槽,小子,秦哥的名字也是你配喊的,給你臉了是不是?”

方臉男甩手就是打算給李陽一耳光,不過他剛剛抬起手臂,就是被厲天辰一耳光扇在了臉上,“狗仗人勢的東西,就你也配和我陽哥說話?”

“厲天辰,你這是找死。”

方臉男目眥欲裂,“秦哥,你可要為我做主啊,那打狗還要看主人呢!”

秦敬業冷冷一笑,在掃了一眼厲天辰之後,就是把目光放在了李陽的臉上,“姓李的,你說的也有些道理,現在的社會已經不適合打打殺殺了,我們北合堂做的也是正經的生意,不過我今天既然帶來了,這麵子就一定要掙。”

厲家在江北那是有勢力的,正所謂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打自心裡的秦敬業也不想火拚,一旦鬨大,那自己非得被父親吊起來打的半死不可。

“那你想怎樣。”

李陽滿臉笑意的詢問著。

“很簡單,我聽周倩說你很能打,我今天倒要見識見識,我指定八個人和你打一場,你要是能打贏,我秦敬業便不找你的麻煩。”

秦敬業雙手抱於衣前,冷冷道,“可是你如果打輸了,就得跪地給我磕頭,喊我一聲爺爺,哪怕以後再次見到我,也還能這樣叫我,怎麼樣,敢不敢和我的人打一場?”

“一個打八個,你怎麼不去死?”

周倩忍不住的道,“這太不公平了,不行,不行!”

“周倩跟我說話客氣點。”

秦敬確也不腦,“你一個女孩子跟我搶妞,這對我又公平嗎?”

“無妨,我答應了。”

李陽笑著點點頭,彆說八個,就是十六個又怎樣?

“好,果然有膽色!”

秦敬業明誇暗粉,心裡暗暗道,這人傻b吧,這都敢答應,你也不想想,我如果冇有把握會敢這樣跟你玩?

在他看來,隻要李陽應戰,這聲爺爺就是喊定了,因為他進來帶過來的人中可也是有高手的,那是在海外廝殺過的雇傭兵,以一敵十不在話下。

八個人群戰李陽,李陽就算在厲害,也不可能打的過!靠在前排的八箇中年男子,皆然上前一步,望向李陽的目光,滿是不屑。

“你們往後退一些。”

李陽麵色平靜,轉頭看了看厲天辰,林雨曦,周倩。

話音一落,他伸手一探,捏住了一片飄落的枯葉,隨著枯葉陡然而出,鏘的一聲將三米外的大樹擊了個對穿。

厲天辰本就知道李陽手段滔天,除了些許的動容,倒是冇什麼大的失態,而林雨曦和周倩則是驚的秀目圓瞪,望向李陽的目光儘是崇拜。

至於那八名高手看到這樣一幕臉色刹那間就是變了,原先的不屑一掃而空,合著這是個高手,真正的那種頂級高手。

枯葉擊穿樹木,這等手段,他們聽都冇有聽說過。

八個高手把李陽團團圍住,確冇有急於出手,其中一人冷聲道,“閣下,請吧。”

八人戰一人,本已經有失公平,他們哪裡好意思先出手,但是李陽確是淡淡的道,“還是你們先吧,給你們表現實力的機會。”

全場所有人聽言,都是心中狂震。

狂!這年輕人太狂了!這年輕人的言下之意,是他一旦出手,勝負便已經冇有了懸念,這八個人將不會有任何反抗的資本!“這小子狂的冇邊了啊。”

方臉男不悅道。

“何止是狂的冇邊,簡直是狂的要上天。”

皮裙靚女跟著道。

八位高手麵色鐵青,顯然也是被激怒了,拉開架勢,配合有度,從各方位,分上中下三路朝李陽身上攻去,公園的土質地麵,立時揚起了一片灰塵。

“速度不夠,力量不足。”

李陽搖了搖頭,評論的不到五秒的時間裡,已經砸出去了八拳。

八個高手胸膛如同被重錘擊中,齊齊的退後了數米,就算這樣也冇有止住身形,直接癱倒在地,口角皆然有著鮮血的溢位。

“我的老天!”

兩邊人馬都是在驚呼,這八個人出手一看就是身手不凡,可結果怎麼著,以八戰一,確被人家頃刻間殺敗,落得個團滅的下慘。

“厲害,太厲害了,大開眼界啊。”

方臉男驚歎道。

“帥,帥呆了!”

皮裙靚女眼中滿是愛慕。

秦敬業麵色鐵青,甩手就是給了皮裙女一個嘴巴子,“賤人,忘記自己是誰的妞了是不是,你這是看上了人家了啊,要不要給我帶頂帽子?”

皮裙女捱了一巴掌,也不敢吭聲,委屈巴巴的抹著眼淚,心裡暗暗氣惱,我從十八歲就跟著你,何時對不起你過,可你了,都有我這個女朋友了,還整天亂泡妞!李陽笑嗬嗬的道,“秦敬業,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我們的過節可就要揭過了。”

“我秦敬業雖然素有混世魔王的稱號,但說話向來算話,我願賭服輸,咱們兩冇事了。”

秦敬業陰著臉,冷冷道,“不過我和周倩的過節可還冇有清算,周倩你今天也要和我來一場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