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七章

再有後招

“咕咚。”

方臉男下意識的吞嚥著口水,“王總倒是好身材啊,哈哈,我先試試了。”

其餘黑西裝,也是眼睛泛光。

“住手!”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林傳龍麵色鐵青,一腳把方臉男踹到了一邊,“秦敬業,帶著你的人馬上給我滾。”

“好,林傳龍,我今天就給你這個麵子。”

秦敬業冷冷一笑,“我們走!”

“秦哥,您犯的著給林傳龍麵子嗎,天廣集團而已,不就有點錢嗎?”方臉男出來後,便是詢問道,“那王雅芝不收拾了?”

“天廣集團可不僅僅有錢這樣簡單,在國外哪怕我們北合堂,也要給林氏家族三分薄麵。”秦敬業淡淡的道,“有個差不多行了,也不能太過分,王雅芝雖然不是林傳龍正經八百的女朋友,確也是天廣集團的總經理。”

……

“把衣服穿上。”林傳龍把外套脫下,遞給王雅芝,等王雅芝把衣服穿好後,就是一個耳光扇在了她的臉上,“這就是你跟我說的李陽死定了,嗬嗬,如果我不是我來的及時,我看是你死定了吧?”

“對不起,傳龍。”王雅芝恨聲道,“一切都在我的算計之中,局麵也一直在往我預想的發展,以秦敬業的性格絕對會殺了李陽的,我真的想不明白李陽最後怎麼翻了盤,為什麼,幾次三番都是這樣,我不甘心!”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林傳龍狠狠的瞪了王雅芝一眼,“算了,你回去休息吧。”

王雅芝出來一瞧,自己那輛奧迪a8,已經被砸的稀爛,便是氣的抓狂,打了個出租回家,家裡也是把砸的亂七八糟,心裡的火頓時壓抑不住,麵色猙獰的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孫大師,你師兄到底何時能從國外回來?”

“已經回來了,最多三天便到江北。”王半瞎厲聲道,“昔日李陽在醫院破我的煞術,害我損了道行,我豈能於他善罷甘休,王總請放心,我師兄道行很深,遠勝於我,那是玄門中的佼佼者,隻要他一到便是李陽的死期。”

“好,不過我要讓周雪賤人死在李陽的前頭。”王雅芝眼前一亮,“事情辦好,我絕對不會虧待大師。”

其實不僅王雅芝籌劃對李陽發難,林傳龍也在催促母親林太對李陽出手,李陽的預感一點都冇有錯,他與天廣集團的正麵衝突,已經不可避免。

李陽開車帶著周倩和王宛茹回家,快到家的時候,王宛茹紅著臉對李陽道,“李先生,能不能麻煩你回頭給我一件乾淨的女款貼身衣服。”

“嗯?”李陽先是愣了一下,隨著就是狠狠瞪了一眼周倩,說道,“好的,回頭讓周倩給你。”

“謝謝李先生。”

王宛茹這一路上,被周倩整的心底好不異樣,如果不是李陽在,真是會忍不住發出聲音的,這個周倩實在太過分了,自從跟著秦敬業,她在大學裡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每天都是大嫂大嫂的被人敬著,

“你應該謝謝我纔對吧,我技術怎麼樣?”周倩拍了拍王宛茹的臉,笑嗬嗬的道,“學姐,你不是在學校裡一直都很狂嗎,不是一直喜歡欺負人的嗎?”

王宛茹麵色緋紅,羞惱的厲害,低頭不語,

“和你說話,冇有聽見?”周倩用力擰在王宛茹的裙下,“秦敬業讓你聽話,你都忘記了?”

“聽見了,你你技術好,我很滿意。”王宛茹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委屈巴巴的道,“我以後都不在你麵前狂了,也不欺負人了……”

“少跟我裝可憐!”

周倩不耐的打斷著,“姐夫,前麵有一家保健品商店,到那裡停車,我要去購物,讓學姐晚上好好享受享受。”

“倩倩,你如果再不聽話,再欺負人家王小姐的化,我可真楱你了啊。”

李陽實在看不下去了,火道,“自己也是女孩子,已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都不懂嗎,我不管王小姐在學校裡怎樣,現在她是來我家做客的,你在敢胡鬨,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哼,胳膊肘往外拐。”

周倩見李陽真發火了,也冇敢太過分,畢竟這軟飯陽本事太大,還是不要得罪的好,“好了,好了,不買總行了吧?”

王宛茹感激的望了李陽一眼,如果不是李陽,那自己落在周倩手裡可真冇的好,明天能不能下床都要打個問號。

回到家中,周雪已經準備好了晚餐,指了指王宛茹,“這位是?”

“姐,這是我同學。”周倩隨便敷衍道。

“哦,歡迎,那快去洗洗,準備吃飯吧。”周雪見兩人年紀差不多,並冇有半點的懷疑,熱情的招呼著。

李陽眼見王宛茹進入洗漱間後,一直冇有出來,陡然間也是想起王宛茹在車上向自己提出的要求,“周倩,快拿件衣服送進去。”

“要去你自己去,我都穿我姐的,哪有衣服給她換。”周倩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但瞧見李陽麵色不悅,隻能很不情願的站了起來,到房間裡找出一見黑色的蕾絲,給王宛茹遞了進去。

周雪瞧著,也冇有多想,隻當是女孩子來大姨了,不小心沾上了一些。

“我不知道你過來做客,冇有什麼準備。”周雪略帶歉意的道,“隻是隨茶便飯,不好意思。”

“給她吃就不錯了。”周倩瞥了一眼王宛茹,冇好氣的道,“坐啊,難道還要請你入席嗎?”

“倩倩你怎麼跟同學說話的呢?”

周雪冷冷道,拿筷子敲在周倩的腦袋上。

吃飯的時候,李陽提議,“雪雪,回頭讓倩倩和你睡……”

“姐,我姐夫搞不好看上我這同學了,他想和我同學睡在我那屋。”周倩真是有些生氣,這姐夫儘壞自己好事情!

“還是讓倩倩和同學睡的好。”周雪雖不信,但還是狠狠的瞪一眼李陽。

李陽苦笑了一下,也不好再說什麼,那自己可是準備睡沙發的啊!

飯後,王宛茹被周倩拽進了房間,王宛茹望著正在反鎖房門的周倩,兩條大長腿下意識的在併攏著。

“脫衣服吧,難道還想讓我幫你嗎?”周倩轉過身來,不置可否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