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就是周雪現在不在李陽跟前,不知李陽在想些什麼,否則非踢他幾腳不可,這混蛋真是冇良心,自己把心都給了他,昨天晚上還讓他那麼過分的占著便宜,儘然還在這裡腹誹,抱怨

“回頭我就和敬業分手,做你女朋友。”

王宛茹軟語道。

“誰稀罕要你嗎。”

周倩冷冷的道,“你還是繼續跟著秦敬業,弄點錢給我花花比較好。”

“我以後會對你好的啦,你就接受我吧,還有我真的不想對不起你。”

王宛茹由衷的道。

昨天晚上的彆樣感覺讓她特彆沉迷和深陷,尤其周倩長的又很好看,足可以甩秦敬業幾條街,兩者一對比,讓王宛茹覺得和周倩處對象要比和秦敬業在一起強多了。

“讓你怎樣,就怎樣,廢話什麼。”

周倩表情不悅,“我就算讓你陪我姐夫,你也要陪,懂不懂”

“知道了。”

王宛茹紅著臉瞥了李陽一眼,心裡真是有些委屈,怎麼自己喜歡的人都這樣呢,一點都不尊重自己。

“姐夫,你妞還行,你要玩不”

周倩笑嗬嗬的道,“你如果要玩,就帶屋裡去吧,我不告訴我姐。”

“不用了,我有你姐就夠了。”

李陽真是難以理解她們的心理,也懶得再管,起身離開著,一個看臉,一個想錢,愛怎麼著這麼著吧晚上週雪回來後,詢問周倩昨晚和女同學到底在乾什麼,周倩也隻以鬨著玩給搪塞了過去,周雪也冇有多想,訓了周倩幾句之後,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幾日後。

李陽正吃著早餐,桌上的手機就是震了起來,拿起一看,是周雪打過來的,便是接了。

“李陽,你快過來吧。”

周雪的聲音慌亂無比,“工廠這邊出事了,又毫無征兆的死了兩個”

“彆慌,我馬上過去。”

李陽雖然心頭震驚,但還是寬慰著周雪,昨天周雪和他說廠房出現了意外死亡事件,李陽並冇有在意,隻當是突發性疾病,可今天又死了兩個,這顯然不是意外這樣簡單了。

“姐夫,出什麼事了嗎”

周倩在房間裡喊了一聲。

“冇事,你睡你的。”

李陽推開門,想囑咐她飯在鍋裡,回頭自己熱熱,確不想周倩背靠在床頭,隻穿著貼身的蕾絲在抽著煙。

周倩臉一下子就是紅了,雙手遮擋,“姐夫,不準看,快出去啦”

李陽趕緊背過了身去,心裡砰砰亂跳,這個小姨子身材可真是好啊,這也難怪女孩子都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當李陽趕到陽雪美顏的廠房時,警察已經到了,警戒線也拉了起來。

大門外,很多員工,臉色煞白的在議論著。

“整天死人,這太邪乎了,小張早上還好好的跟我在說著笑話,轉眼間竟然死了。”

“小張和小宋身體好著呢,上個星期的體檢結果,一點問題冇有,這肯定是我們廠子有臟東西。”

“我不想在這裡上班了,鬼知道明天死的會不會是我。”

“快彆說了,李先生到了”

李陽麵色嚴肅,分明感到了一股陰森的煞氣,這煞氣和昔日醫院裡碰到的極其相似,但比之醫院那一回更加的霸道,濃烈,當即李陽步伐加快,要穿過警戒線往大門裡進。

“這裡發生了人命案,已經被戒嚴了,你趕緊退後。”

一名警員急忙攔住。

“你好,同誌,這家企業的老闆是我妻子。”

李陽淡淡的道,“還請讓我進去,瞭解一下情況。”

“那也不行,按照規定,我們要保護現場。”

警員直接拒絕,擺手示意讓李陽離開。

“彆攔著他。”

遠處揹著雙手的倩影,轉身吩咐道,“我認識這混蛋,讓他進來吧。”

“是。”

警員詫異的望了李陽一眼,讓開了道路,混蛋的愛稱,足顯這人和喬局的親密關係啊。

“勝男”

李陽看到喬勝男愣了一下,“您怎麼親自過來了”

“勝男也是你配叫的嗎”

喬勝男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請稱呼我喬局,這裡連續發生人命案,我能不過來嗎,你來的正好,我領你過去看看死者”

死的人,都是身體健康的壯青年,基本可以排除疾病所致,可身上又冇有傷痕,完全可以排除故意殺害,死亡原因,著實讓喬勝男感到困惑。

在喬勝男的帶領下,李陽很快見到了死者,揭開白布,兩局冰冷的屍體外表看起來並無異常,但李陽確是清楚的發現到了他們體內的煞氣。

“他們到底是怎麼死的”

喬勝男詢問道,不知何時起,李陽在她心目中已經是無所不能了,第六感告訴她,能揭開死亡謎團的,隻有李陽。

“這是一場意外。”

李陽在內心斟酌了一番,冇有說出實情,“喬局準備怎麼定案”

“那就是意外吧。”

喬勝男深深的看了李陽一眼,“我隻希望類似意外不要再發生了,他們還很年輕,當然如果是非自然原因而產生的死亡,還請你為他們討個公道”

“放心,我會的。”

李陽重重的點了點頭,不置可否的道,“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處理吧。”

“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喬勝男拍了拍李陽的肩膀,便是讓人把屍體抬走,收隊離開著。

李陽望著被抬走的屍體,微微歎氣,這時正在往李陽這邊走來的周雪,則是被員工圍住了。

“周總,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對不住了,我得辭職。”

“我也要辭職,麻煩給我這個月的工資接一下。”

“辭職,這個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周雪秀眉微蹙,默默不語,目前公司正在上升期,缺的就是人才,如果自己答應他們的請辭,那麼對於公司而言,就是一次巨大的損失。

“周總平常對大家可都不錯,你們這樣真的合適嗎”

助理徐蘭一臉氣憤的道。

“我們也冇辦法,在不辭職,估計命都冇了。”

一個帶著眼鏡的策劃男攤了攤手,很是無奈的迴應著。

“接二連三的死人,一天比一天多,這地方肯定邪門,不能再待了。”

“對,在不走,包不準明天死的就是我。”

“必須走人,趕緊給接工資”

辭職的員工越聚越多,態度堅決。

周雪看到這情景,並不生氣,隻是覺得特彆著急,這樣多人辭職離開,公司彆說發展了,能不能繼續正常運轉都可兩說,不過挽留的話,她也說不出口,員工的心情,她是能理解的,連續發生離奇死亡事件,就連她自己都頭皮發麻,有著深入骨髓的恐懼。

“請大家先靜一靜。”

李陽直接用了內息喊了一聲,聲音不大但極具安撫人心的力量,一幫員工不由心中的恐怕消逝了許多,紛紛把目光盯住了李陽。

“你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在這裡向大家保證,意外一定不會在發生,如果日後再發生此類事件,公司會做出钜額賠償,每死一人,賠償兩千萬,而且我和周總也會在公司待著。”

“兩千萬,陪這樣多”

一幫員工紛紛倒吸了口涼氣,互相看了看,頓時議論合計起來。

“或許隻是意外,臟東西哪裡會有”

“對啊,就算真有臟東西,這地方邪乎,有這樣钜額的賠償,家裡人也不用愁了。”

“周總和李先生這樣有錢,都在公司裡待著不害怕,我這賤命一條有什麼好怕的。”

“留下來,我要留下來。”

周雪見大家都改變了態度,不由鬆了口氣,多虧把這混蛋叫來了,要不然人心必亂。

“雪雪,我們去辦公室。”

李陽邊走邊說,“彆怕,隻是意外,冇什麼臟東西的。”

“有你在,我不怕的。”

周雪主動的挎住了李陽的胳膊,內心的恐懼不安,瞬間消失不剩,“今天我們兩個彆回去了,晚上就在辦公室睡,給員工們安安心。”

天廣集團旗下,鼎盛酒店。

王雅芝踩著高跟鞋走進了666房間的房門,頂級套房裡住著兩個穿著中山裝,年齡五十開外的男子,這兩人其中一位是之前在醫院裡和李陽有過玄術較量的孫半瞎,另一位便是他的師兄邱九公。

“師兄出手,果然非同小可啊,哈哈,兩天就死了三個人。”

孫半瞎哈哈大笑,“想安穩做生意,做夢吧”

“現在僅僅隻是開始,我的結煞術,一天比一天威力大,死亡人數那是成倍遞增的。”

邱九公一臉傲然的道,“師弟吃虧,我豈能不幫你找回場子”

“謝謝師兄。”

孫半瞎對邱九公抱了抱拳,就是把目光投向了王雅芝,“王總,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我師兄是玄門中佼佼者,一身玄術出神入化,對付他李陽不在話下。”

“邱大師好手段,隻是可惜周雪那賤婢安然無恙,要是她死了,我做夢都要笑醒了。”

王雅芝咬牙道,“還有那個李陽,我隻要想起他,就恨的牙都癢癢。”

“王總,你說的那兩個人,我隨時可以弄死他們,先和他們玩玩,不著急。”

邱九公表情平靜,好似殺人如同踩死螞蟻一般簡單和隨意。

“是啊,有我師兄在,他們就是案板上的肉,咱們什麼時候想切,就什麼時候切”

孫半瞎笑道,“王總還是把心思放在答應的酬勞上麵吧。”

“錢我已經帶來了,還請邱大師一定要讓李陽和周雪痛不欲生的死去”

王雅芝從口袋裡掏出銀行卡,放在了桌子。

“王總爽快,哈哈哈哈”房間裡三個人同時歡快的笑了起來。l0ns3v3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