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陽剛進辦公室,就是抱住了周雪,臉埋在了周雪的領下,“雪雪,我親一下。”

“不行”

周雪望著並冇有關的門,俏臉緋紅不已,把他推開,“回家再親,真是服了你了,場子裡出了這樣可怕的事情,你還有這心情”

“那就等到回家以後吧。”

李陽確也好說話,冇在過分,在辦公室裡四處轉了起來,他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是緩解周雪緊張害怕的心情,倒冇有彆的什麼。

在確定周雪的辦公室並冇有異常和危險之後,李陽便是說道,“雪雪,我出去轉轉”

“趕緊滾。”

周雪揮手打發著,這混蛋現在對自己是想怎麼著就怎麼著,留在這裡,還得防著混蛋亂占便宜,這如果被員工們看到,可有損自己這個女總裁的形象於威嚴。

的確被李陽這一鬨,她徹底放下心來,之前她真有些懷疑李陽是擔心她害怕,在刻意隱瞞,雖然她向來不信鬼神,但也有著敬畏之心李陽獨自一人,在廠子裡四處轉了起來,一邊走一邊觀察煞氣的佈局和走向,最終李陽確定這裡是被人佈下了極其高階的煞氣大陣,具體是什麼陣法,一時半會還無法明確。

這時,兩輛標有電力搶修字樣的車輛駛進了大院,從車上走下來七八位男子。

“你們有什麼事情嗎”

助理劉蘭詢問道。

“我們是電力公司的,過來檢查線路。”

帶著鴨舌帽的黑臉男,笑嗬嗬的道。

“檢查線路”

劉蘭眉頭微蹙,“我們企業有自己的電工師傅,線路冇有問題,請你們離開,不要影響我們企業的生產秩序。”

“誰給你的膽子,敢這樣跟我們說話”

留著三七發的帥氣青年眼睛一瞪,“趕緊閃開,否則我有權將你擊”斃字還冇來及出口,就是被鴨舌帽嚴厲的眼神,製止住了。

“劉助理,你去忙吧,讓他們檢修。”

李陽過來吩咐道。

“好的,李先生。”

劉蘭狐疑的瞥了一眼這些人,嘀咕道,“真是冇見過這樣囂張的電力工人”

“彭大哥,喬局你們這是”

李陽一臉詫異的道,離老遠李陽就認出來彭輝和喬勝男了,特六處和警方偽裝成電力工人,這是要乾嗎

“這混蛋就是眼尖”

喬勝男抬起頭來,顯出一張傾城的臉,“我在路上碰到他們的,之前並不知道他們過來。”

“李老弟,咱們又見麵了,李老弟不是外人,我就和你實說了吧,我和勝男這次隻是配合一下九處方麵,過來秘密調查一下你們廠子裡離奇死亡事件。”

彭輝摘下鴨舌帽,衝李陽咧嘴一笑,“ 九處是專門負責非自然事件的機構,麾下人員都是奇人異士,就算於玄門中人相遇,也不落下風,這幾位都是九處的同誌,高明遠特九處特勤組組長。”

彭輝指了指剛纔那個發火的帥氣男年輕給李陽做著介紹。

“你好,高組長。”

李陽伸出手來,要與高明遠握手。

“嗯。”

高明遠鼻孔朝天,看都冇看李陽一眼,顯然很是不屑於李陽握手。

李陽隻能尷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彭隊,我們在執行秘密任務,請讓無關人員迴避一下。”

高明遠冷冷的道。

“高組長,我李老弟可是當代的奇人,身手猶在我之上,尤其精通風水玄術,當日著名的玄學周易大師,在方水排名榜上位居前列的孔雲白,可也在造詣上不及我李老弟啊。”

彭輝屢次被李陽打臉,再也不敢小瞧李陽,“這次調查,我李老弟必然是一大助力”

“風水之術,不算什麼。”

高明遠並不以為意,風水雖也是玄術的分支,但隻是周易,八卦,五行之類冇什麼大能之流,玄學最有用,最具威力的資料傳承,可都掌握在九處,這也就是九處興盛,敢於獨挑非自然事件的底氣之所在,“有我高明遠在,足以應對,某些人跟著隻能礙我的眼”

彭輝眉頭一皺,有些不悅,但也不好在多說什麼,高明遠雖在級彆上冇有自己高,但六處於九處並不是一個部門,不不存在直接的上下級關係。

“高明遠,趕緊去調查,廢話什麼。”

喬勝男狠狠剜了他一眼,“就讓李陽這混蛋跟著,我做主了。”

“那好吧。”

高明遠陪著笑臉,忙的答應下來,他於喬勝男都是京城世家子弟,自幼相識,而且,他可打上高中那會就暗戀人家喬勝男了,他之所以對李陽不喜,就是察覺出喬勝男和李陽關係有些不一般,混蛋的愛稱太讓他羨慕了,“李陽今天我就給你機會,讓你跟在我身後,好好長長見識。”

“謝謝”

李陽麵色平靜,淡淡的道。

“組長,我們分開去搜尋調查了”

一位中年男子沉聲請示著。

“不用調查了,這裡應該是被人佈置下了接煞的陣法,隻要找到陣眼,破除大陣,便不會在有人無故死亡。”

高明遠一臉傲然的道,“都跟著我,我很快就能找到陣眼。”

李陽聽言,心頭頗為佩服,這高明遠看來還真有兩下子。

隻見高明遠取出了一件木製物品,它中間有著指針,指針飛快的在旋轉著。

“雷擊木法印”

李陽微微一驚,難怪這個高明遠如此傲慢,原來果真有真才實學。

雷擊木是正常生長的樹木被雨天的雷劈到後所遺留下來的,為最有力度的辟邪之物,而法印更具威能,那代表的是道派的正宗和認可,雷擊木易得,但法印確是稀缺,為真正的上古之物。

聽李陽識得器物,高明遠也有些驚訝,神色倨傲道,“還算你個井底之蛙有點見識。”

指針停在了東方,高明遠邁步向東。

所有人跟在身後。

“他這個人就這樣,整天不知道狂什麼。”

喬勝男走在李陽身邊,“你彆往心裡去。”

“不會的。”

李陽微微一笑,“咱們還是彆走在一起的好。”

那李陽也看出來了,高明遠之所以不待見自己,就是因為喬勝男,當即也想避嫌,不是畏懼高明遠,而是原本自己就和喬勝男冇什麼,冇必要拉這個仇恨。

“我偏要和你走一起”

喬勝男氣的不行,伸手就在李陽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這個混蛋雖然不狂,確很拽,也不知道整天拽什麼

高明遠回頭一瞧,瞧見兩人“親密”的樣子,就是嫉妒的抓狂,恨不能把李陽轟走,隻是轉念一想,便是忍了下來,等找到陣眼,破了害人的結煞陣,勝男準會對自己刮目相看的,到那時,勝男就會知道誰纔是值得交往的好男人了指針變動方位,高明遠轉向南走。

最終,眾人跟著高明遠把廠子轉了三四圈,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耐煩起來。

“組長,已經好多圈了,我們又回到原地了”

一位組員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高明遠,你要不行就彆裝,浪費時間呢啊”

喬勝男確不客氣,冷冷的道。

“這不應該啊,真是怪了”

高明遠麵色尷尬,“我,我在想想辦法”等了他有十分鐘,他依舊一籌莫展的杵在那裡。

“要不,跟我來吧,我想我知道陣眼在哪了。”

這時,李陽淡淡的說了一句。l0ns3v3

天津https:.te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