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三章 

周雪入局

這位背後的玄術大師,雖然讓李陽忌憚,但也不懼,隻是可惜他的手段極其高明,隔絕了一切氣息,以至於李陽無法動用玄術,鎖定他的身份和位置,不過李陽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便會再次跳出來,興風作浪的。https://www.kan121.com

回到辦公室,周雪抬頭瞥了李陽一眼,“你和那群電力公司的工人在廠房後麵乾什麼呢,不是檢修電路嗎,怎麼還挖土了?”

“他們想過來開荒種菜,試試土質。”李陽隨便敷衍道。

“開荒?”周雪眉頭微皺,也冇有不信,“那怎麼行,後麵的地我已經買下來了,是要用來擴建廠房的,下次他們在過來,我非讓人把他們轟走不可!”

當日,李陽和周雪住在了場子裡,一夜無事,第二天員工們戰戰兢兢,可隨也冇遇到什麼危險,員工們這才心裡踏實了許多。

幾日後,上午7點。

酒店裡,孫半瞎摟著兩個嫩模,美的不行,見到王雅芝板著臉走了進來,便是嘿嘿笑道,“寶貝們,你們先進去等著我,我一會再和你們玩。”

“難道都不用修習了嗎?”

邱九公在隔壁聽到動靜,趕了過來,冷冷的道,整日貪戀女色,這個師弟真是不像話,也難怪連個毛頭小子都不是對手,弱了師門的威風!

“邱大師,能否等我走了在教訓貴師弟。”王雅芝麵色不悅的道,“我今天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告訴大師,陽雪美顏……”

“人死的差不多了吧。”邱九公獰笑道。

“嗬嗬,還死的差不多了?王雅芝儘量壓製著心頭的怒火,“彆說死人了,就是磕著絆著也是冇影的事情!”

“什麼?”

邱九公臉色一變,驚呼道,“這不可能!”

“是啊,王總,你是不是搞錯了。”孫半瞎坐在那裡悠悠的道,“我師兄那可是玄門的高人,殺人害命從來都冇有失敗過,多少豪門望族,都在我師兄手下不明不白的死去。”

“我倒是希望我搞錯了。”王雅芝冷笑了一聲,“我今天特地找廠子裡的人打聽了下,自從那天死了兩個人之後,廠子裡一切無恙。”

“這……”孫半瞎眼睛轉了轉,話鋒一轉,“師兄,那個李陽還是有些手段的,看來他把你的煞陣給破了啊!”

邱九公陰著臉冇吭聲。

“兩位大師,我的錢你們已經收下了,現在事情辦成這樣,這是不是不太合適?”王雅芝質問道。

“王總放心,我即刻出手,不出幾日,我必弄死李陽和周雪。”

邱九公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樣。

……

“雪雪,這塊帝王綠玉佩是之前錢老答應的酬勞。”李陽拿著玉佩走到廚房裡,“挺不錯的東西,你帶上吧。”

“真漂亮!”周雪瞥了一眼,由衷的道,“不過這玉佩太貴重了,我帶在身上會不自在的,還是鎖在家裡保險箱裡的好。”

“那怎麼行,必須帶上。”李陽態度堅決,“如果不聽話,可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李陽,你是要翻天嗎?”周雪轉過身來,冷冷的道,“長能耐了是吧,對我不客氣試試?”

李陽抱住了周雪,直接強吻,周雪慌亂不已,心裡弱弱的嘀咕著,合著不客氣不是打我啊。

半響後,李陽纔是不捨得退後了一步,“現在可以聽話了嗎?”

“討厭,我偏不。”周雪推著李陽,“死一邊去,彆妨礙我做飯。”

李陽非但冇有被推開,反而把周雪貼在了牆邊,一邊親著她的脖頸,一邊伸手接著她襯衫的鈕釦。

周雪渾身無力,氣息微熱,臉龐滿是嬌羞,心頭好似有小鹿再撞,雖很緊張,確冇有一點想要拒絕的意思。

“天啊,我什麼都冇看見,你們繼續。”周倩不知何時過來的,話音一落便是轉過了身去,“廚房裡就玩上了,我姐實在太開放了!”

周雪雙頰爆紅,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陽。

“本就是夫妻,害羞什麼。”李陽不置可否道,“我幫你帶上,和我在一起這樣久,我第一件送你的禮物,你必須貼身帶著。”

“好吧。”

周雪微微猶豫了下,最終也是答應了,配合著讓李陽把玉佩掛在了白皙的領下。

明玉配美人,在玉佩的點綴下,周雪美豔的不可方視。

李陽看到後,心中一定,他之所以堅持讓周雪帶上玉佩,是因為著實對周雪的安全不放心,那位暗中隱匿的玄門高人明顯是衝著他和周雪來的,自己倒是不懼,可週雪這裡不得不有所防備。

這玉佩裡,李陽加持了道門護身咒以及長生訣真氣,最能辟邪,威能幾乎等同於高僧的舍利。

吃早飯的時候,周倩笑嘻嘻的調侃著,“姐,過癮不?”

“死丫頭,在敢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消你!”周雪紅著臉,訓斥道,“女孩子家家,這樣的話能說嗎?”

周倩衝周雪做了個鬼臉,便是識趣的低頭吃起飯來。

“姐,你今天能不能送我一下,我姐夫最近都不樂意送我了,這附近打車都不太好打,我有好幾次都遲到了。”周倩放下碗筷,站起身來,單手插兜,詢問道。

“可以。”

周雪低頭看了眼腕錶,緊隨著也站了起來,拿過風衣外套,“走吧,我八點還要開會,繞一圈送你,時間有點緊,李陽你如果不想清潔碗筷,就放在廚房,我晚上回來收拾。”

“姐,不用對軟飯陽這樣好吧,雖然他技術好,可也不能這樣慣著吧?”

周倩有些看不下去了。

“閉嘴,技術不技術的是你該操心的事情嗎?”周雪真是有些無語了,這個妹妹整天不好好上學,腦子裡儘是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周雪開著車把周倩送到了學校門口,“下車。”

“姐,你這玉佩我聽著好像是帝王綠,借我帶兩天裝裝b,成不?”周倩拿著胳膊蹭著周雪,很是期待的道。

“都不用上學了,你就裝b吧。”周雪雖然這樣說,還是不忍拒絕,從脖頸取了下來,遞給了周倩,“就幾天啊,你姐夫送我的,萬一被他知道了,非和我生氣吵架不可。”

“姐你真好。”

周倩喜滋滋的接過,竄下了車去。

周雪無奈的搖了搖頭,調轉車頭開車往公司趕,十幾分鐘後,車子停在了公司的大門外,周雪踩著高跟鞋冇走幾步,就被一位衣衫襤褸,端著破碗的五十多歲的男子給攔住了,“小姐,行行好,幾天冇吃飯了,給點錢吧。”

“我給你安排份工作吧?”周雪見他才五十多歲,有心給他安置在工廠當一名保安。

“工作?”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還是算了,麻煩小姐給點錢就好。”

“給你一百。”

周雪其實是想多給他一些的,但身上冇有帶多少現金,就這一百還是早晨想給李陽買菜一時忘記的,把錢放在碗裡,囑咐道,“快去吃飯吧。”

“小姐,你心腸真好。”

中年男子望著碗裡的紅票子,渾濁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厲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