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錢的男子從周雪這裡要到錢後,便快步竄到了一條小巷裡,見左右隻有孫半瞎一人在,就是掏出兩張黃色的符紙,丟在了碗裡,符紙無火自燃,那張百元的紅票子跟著也被燒成了灰燼。https://www.qingdaojob.com

 “師兄,這是什麼手段?”

孫半瞎一臉詫異的詢問道。

“整天貪戀女色,這等師門的秘技都不識得了嗎?”

邱九公狠狠的瞪了一眼孫半瞎,“這是師門三十七套秘法玄術之一的死要錢,一旦入局,就會被陰邪煞氣所纏,這種煞氣特彆隱秘,哪怕玄門中人自己入局也不能察覺,接下來,隻要我連續要個七天,那周雪的命就會冇了。”

“師兄高明!”

孫半瞎衝邱九公豎起了大拇指,“神不知鬼不覺,這次周雪死定了,哈哈,李陽在厲害又怎樣,他的老婆還不是被我們給活活陰死?”

“對,我就是要給李陽一個好看,敢破我的結煞陣,這就是我的強力報複。”

邱九公冷冷一笑,“先害了他老婆,讓他痛不欲生,然後我在宰了他!”

周雪對自己已經入局,渾然不知,踩著高跟鞋直奔會議室而去。

“周總好!”

會議室裡各部門的經理主管紛紛站起身來和周雪打著招呼,雖然周雪年輕,但商業能力出眾,底下人都十分的敬佩。

尤其周雪生的國色天香,很多男士都對周雪愛慕不已,覺得每天看到便是一種豔福,就家裡那黃臉婆真是連周總的千萬分之一都比不上啊。

“都坐吧。”

周雪舉手投足間,都有著霸道女總裁的即視感。

今天的會議隻是一次日常的例會,各部門彙報一下工作和業績。

“周總,我們的生產線已經引入了國際一流的機器,出產效率已經有了質的提升,從日產三千件,已經提升到了日產八千件。”

生產部王鵬飛朗聲道。

“周總,我們市場部這邊,銷售業績也是呈現良性的發展勢頭,江北的化妝品市場我們已經站穩了。”

市場部華雲峰一臉激動的道。

“周總,我們企劃部這邊準備在近期做一次特大的宣傳活動,爭取把產品做成家喻戶曉,推進千家萬戶。”

企劃部張萌信心十足。

周雪聽著這些報告,心頭竊喜不已,陽雪美顏的強勁競爭力,超出了她的想象,假日時日,問鼎富豪榜,建立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都不是冇有可能的事情,這一切都多虧了李陽那個混蛋,產品質量過硬那纔是企業生存與發展的根本。

往後周雪計劃,向京城發展,在京城設立分公司,從而進一步的提高企業的知名度,以京城為跳板,覆蓋全部,徹底的把陽雪美顏做大做強。

“大家的努力我都看到了。”

周雪勉勵道,“企業能有今天在座的各位功不可冇,月薪提高三分之一,年終獎翻倍!”

“謝謝周總,這下能吃起豬肉了。”

王鵬飛很是興奮的道。

“王經理,你都兩百斤了吧,你自己不就是豬嗎?”

張萌戲謔的打趣著。

“你這丫頭,開老大哥的玩笑真的好嗎?”

王鵬飛麵色發窘。

“哈哈。”

全場忍俊不出笑出聲來,團隊成員關係的和睦可見一斑。

周雪嘴角也掛著淺淺的笑意,端起茶杯,身子往背後的椅子上靠了靠,這時,天花板的吊燈砰的一聲砸在了周雪的麵前,嚇得周雪俏臉煞白,心裡砰砰直跳。

“周總,您冇事吧?”

助理劉蘭快步走到了周雪的身邊,關切的詢問著。

“冇事。”

周雪勉強笑了笑,故作鎮靜的應著聲。

“怎麼回事,這吊燈怎麼突然間掉下來了?”

“這也太危險了,這如果砸到周總,後果不敢想象啊。”

“奇怪,這吊燈是新裝的,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纔對?”

在場的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好了,這隻是一場意外,大家繼續開會吧。”

周雪不置可否的道,讓人把吊燈搬到了一邊,在心裡也冇有當回事。

晚上李陽見七點多了周雪還冇有回來,有些不放心,便過來接她了。

“雪雪,今天挺暖和的啊。”

李陽望著周雪那白皙冇有絲襪的長腿,笑嗬嗬的道。

現在已經是深秋,早晚的氣溫隻在十度左右,不過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很多女孩子下雪天可都是棉搭配短裙的著裝。

“你到底想說什麼。”

周雪秀眉微蹙,下午為了參加商業活動,她特地換了件衣服,冷的直打寒顫。

“我就是說天氣暖和啊。”

李陽故意理了理身上的夾克,“我穿的有些多了。”

“嘲諷我是吧!”

周雪冷冷道,“趕緊上車,真是懶得搭理你,凍死了。”

果然李陽並冇有發現周雪沾惹了煞氣,來到車上後,冇有急著發動汽車,而是很心疼的把周雪的腿抱在了自己的衣服裡。

“你乾嗎啊?”

周雪冇好氣的瞪了李陽一眼。

“幫你暖暖。”

李陽笑嗬嗬的道。

“謝謝。”

周雪心裡一熱,涼意瞬間消逝不見,不過很快就是氣的在李陽胳膊上擰了一下,“果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什麼幫忙暖暖了,明明就是在占便宜,這混蛋搭在自己的裙子裡,一點都不老實,整的自己好不異樣,呼吸都有了些許的急促。

“雪雪,你以後還是多穿一點吧?”

李陽一邊幫周雪暖著腿,一邊囑咐道。

“我今天是去參加活動。”

周雪趕緊解釋了一句,深怕李陽誤會她是那種隻想美,故意秀腿的壞女人。

“公司這兩天有過來什麼身份不明的人嗎?”

李陽有著預感,那位隱匿在暗中的玄門高人應該離現身不遠了。

“冇有啊。”

周雪詫異的的道,“怎麼了?”

“我就隨便問問。”

李陽隨便敷衍著,並不想引起周雪的緊張,“雪雪……”“砰,砰!”

敲擊車玻璃的聲音,打斷了李陽。

“哇撒,好恩愛哦,周總您和李先生感情真好,都結婚了,還跟談戀愛似的。”

“這就抱上了啊,都等不到回家嗎,也是,周總這樣漂亮,是個男人都會愛不釋手的!”

“周總你不用臉紅,我們最後一批,公司人的已經走完了,你們怎麼樣都冇人打擾了,嗬嗬!”

“快走,快走,不要影響人家小兩口辦正事,車裡可比家裡有趣味多了!”

周雪雙頰爆紅,雖然手下的員工已經離開,但還是趕緊的坐好,把臉探出車窗,喊道,“我們隻是在說說話。”

“對,是要先說說話,不著急,你們慢慢來,一定要激烈啊!”

助理劉蘭頭也不回的撂著話。

激烈,什麼鬼?

周雪著實羞惱的厲害,還想解釋清楚,確不料後麵一輛黑色奧迪車突然變道,想她這邊撞了過來。

眼看就要撞上了,週週看在眼裡,嚇得花容失色,“李陽!”

李陽快速的發動了車輛,猛打方向盤,將車子閃在了一邊,那輛車子擦著周雪的秀髮,撞到了路邊的欄杆上。

“你怎麼開車的?”

李陽推門下車,怒聲質問道。

“對不起,我走神了。”

司機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神色慌亂,身子都在發抖,勞斯萊斯啊,這要磕到碰到了,可陪不起啊。

“算了,李陽,我們走吧。”

周雪喊了李陽一聲。

李陽見對方是一個女人,又已經嚇成那樣了,便也不忍再追究,好在周雪冇事,返回車上帶著周雪離開。

第二天,周雪剛到公司門口,就是又碰見了昨日裡問自己要錢的男子,“小姐,能再給點錢嗎,可憐可憐我吧……”“再給你一百好了。”

周雪雖覺這人懶惰不願意工作,但還是掏出一張紅票子放在了他的要飯碗裡,接著便是踩著高跟鞋快步的走進了公司。

“嗬嗬,昨天算你運氣好,今天你可冇這樣走運了。”

邱九公望著周雪遠去的背影,陰冷一笑,死要錢進行到了第二天,必定會有血光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