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六章

記者見麵會

“周小姐,召記者見麵會,我覺得可以等等。”

女醫生指了指旁邊身材挺拔的西服男,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燒傷整形外科領域的權威專家,宋大力宋先生,同時也是我的導師,也算你運氣好,導師過來看望我,剛巧敢上你的事情,願意為你做微創整形手術。”

女醫生在心裡十分納悶,導師脾氣古怪,平素這樣的小手術根本不會接手,今天這是怎麼了?

“你好,周小姐。”宋大力衝周雪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他雖然年已過四十,但是長相俊朗,充滿了成熟男人的韻味,笑容也是十分的深邃迷人。

“你好,宋先生。”周雪禮貌的伸出手來。

宋大力暗喜不已,就衝這個握手,自己主刀這次手術就有了意義,他之所以主動提出幫助周雪做微創整形手術,就是被周雪的美貌驚豔到了。

“謝謝宋先生,不過還是算了吧。”李陽笑嗬嗬的道。

“你是?”宋大力打量了李陽一眼,似乎意識到了李陽的身份,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敵意和冷峻。

“被燒傷的是我妻子,我叫李陽。”李陽淡淡的道。

“既然你是周小姐丈夫,就更不應該阻止了。”宋大力麵帶微笑,語氣平和,“我想你是在擔心手術的費用吧,這一點你不用擔心,能為周小姐這樣的佳人恢複容貌,那是我的榮幸!”

他看似客氣,實則是在婉約的提醒周雪,李陽這個丈夫還比不上他這個外人。

“宋先生,謝謝你的好意,不過真的不用了。”周雪雖覺這人城府極深,有些不喜,但畢竟人家是一番好意,也是耐著性子回絕道。

“周小姐,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做個詳細的介紹,我是整容外科領域的國手級專家,國際美容協會的理事長,代表著當今整容醫學的最高水平。”

宋大力言語中的倨傲毫不掩飾,“你臉上的燒傷,一般的整容醫生當然也可以處理,但處理後還是會留下明顯的線狀刀疤的,不過在我這裡,這不可避免的手術殘留疤痕會變得極其細小,一米外幾乎看不見。”

“對不起宋先生,我一會要召開記者見麵會,您要不就去忙吧。”周雪婉約的打發著,“我謝謝你的好意了,我的傷,用我丈夫的配發研發出來的美容產品便足以處理,而且不會留下任何疤痕。”

“周小姐,你腦子也被燒壞了嗎?”

女醫生氣的實在窩不住火了,就冇見過這樣不把專家當回事的患者,這也太不把自己導師放在眼裡了。

“佳慧不得無禮。”

宋大力雖然也很生氣,但還是在周雪麵前保持著風度,“嗬嗬,周小姐,我倒是希望你說的是真的,可這明顯不可能,你可不要被某些人給騙了,失去了最佳的手術時機!”

“我即將要召開的記者見麵會,就是要當眾證明我們旗下產品的效果。”周雪冷冷的道,“歡迎專家到時過來質疑的,我反正是對我丈夫研發的產品很有信心的。”

“那我是一定會過去質疑的。”

宋大力城府再深,此刻也是壓抑不住心頭的火氣了,怒聲道,“如果不行,你隻能求我為你手術了,我願意不願意可也兩說!”

“那就一會見分曉吧。”

周雪也不屑於他爭辯,挎著李陽的胳膊,便往病房裡走,當走進門前的那一霎那,微微停步,扭頭道,“對了宋先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一會的記者見麵會,您最好不要當眾質疑,以免被打臉,我丈夫冇什麼愛好,就是喜歡打彆人的臉!”

“你!”

宋大力麵色鐵青,雙手都在發抖,“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啊,一片好心確被當成了驢肝肺!”

“老師,咱不生氣。”

女醫生氣鼓鼓的道,“回頭在記者見麵會上,我們等著看他們的笑話,等著他們過來跪下來求您!”

半個小時後,第一人民醫院的門診大廳裡,紛擁而至一群記者。

近些日子以來陽雪美顏旗下的產品,一直是一個熱點,陽雪美顏的總經理周雪又是大眾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女神被燒傷,這本身就是一個引人注目的事件。

熱點累積著熱點,陽雪美顏這次的新聞釋出會,各大媒體都十分重視,收到訊息後的第一時間,就是火速的派人敢了過來。

“周小姐,請問您召開這次新聞釋出會,是要爆料什麼呢,難道這次失火是人為的?”

“周小姐,對於你臉上的燒傷,我深表痛心,如果背後有什麼勢力為非作歹,我一定堅決給予曝光和加以申討!”

“對,對,一定要討個公道!”

記者們義憤填膺,紛紛說道。

“各位,我想你們是誤會了,首先這次失火隻是一場意外,並不是人為的迫害。”周雪麵色平靜,淡淡的道,“我今天請大家過來,隻是想讓大家親眼見證一下,我們陽雪美顏旗下產品的驚人效果。”

“周小姐,您是說你們旗下的產品,可以治癒你臉上的燒傷嗎?”

“周小姐,我雖然不懂臨床醫學,可看你臉上的燒傷程度,應該是比較嚴重了,恐怕醫院能冇有把握治癒吧?”

“周小姐,您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嗎?”

記者們麵麵相覷,表情困惑不已。

“我是周雪的主治醫生張佳慧,我來替大家介紹一下週小姐的情況吧,周小姐於午後兩點半入院,經檢查胳膊於肩上有輕度燒傷,可以治癒,不會留下疤痕,可臉上的燒傷已經觸及了深部,是一定會留下疤痕的,任何的祛疤藥物都不可能會有效果。”

張佳慧不等周雪迴應,主動的站了出來,“周小姐拒絕了我老師,權威專家宋大力先生的手術提議,堅持要在媒體朋友麵前試驗旗下產品的效果,實在是有些可笑了!”

“何止可笑,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宋大力隱忍到現在,徹底爆發了,“想必在場的媒體朋友對我宋大力不會太陌生,本人自認在美容外科領域第二,決冇人敢稱第一,我也支援張醫生的臨川診斷,周小姐的這場記者見麵會,結果隻有一個,那便是自取欺辱,自找難堪!”

“宋先生那可是號稱美容聖手的超絕人物。”

“連宋先生都這樣說,那周雪的傷情肯定治不好了啊。”

“冇錯,哪怕國外的王後公主請宋先生主刀,都要排隊,這周雪儘然推掉,這也太不知好歹了吧?”

“美容產品而已,護膚保養也許還行,治傷那還是算了吧!”

記者們一邊倒,就差被議論周雪是個白癡了。

周雪聽著這些議論,麵色泛紅,尷尬的不行,內心的信心也是極具下降,他們說的都挺在理的,宋大力很權威,醫生的診斷極具專業性,自己的產品也的確隻是美容護膚品,不是藥品。

當即她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壓低聲音道,“死李陽,都是你乾的好事,現在記者都來了,看你怎麼收場,這肯定治不好我的傷啊,若不是現在人多,我非踢你幾腳不可。”

李陽在心裡苦笑了一下,隻能淡淡的道,“各位,現在就下結論是不是太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