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七章

合著我是墊腳石

“就是他挑釁我的權威,影響周小姐做出正確的選擇。”宋大力狠狠地瞪了李陽一眼。

在宋大力看來,如果不是李陽,周雪肯定會接受自己手術的提議,從此與自己相識,對自己感激不已,不要多久就會被自己帶到酒店裡去!

“權威,還挑釁?”李陽冷冷一笑,淡淡的道,“ 既然宋先生我非要這樣說,我也不想去否認什麼,我隻想告訴你一點,那便是,在我眼裡你的權威狗屁不是!”

狂。

實在太狂了!

在場的記者無不動容,宋大力在整容外科這個醫學領域裡的地位無人可及,敢於公開質疑叫板宋大力的人,在李陽之前從來都冇有出現過。

“大言不慚,就你也配和我這樣說話?”

宋大力滿臉的不屑,被眾多名媛貴婦捧的高高的的美容整形界聖手,當然有其倨傲的資本。

“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傢夥!”

女醫生張佳慧眉毛一擰,“導師咱不自將身份跟他李陽廢話,讓他試,讓他在眾多媒體朋友麵前丟人現眼,我們就靜靜的等著看好戲吧!”

“好,對於這場好戲,我無比的期待著。”

宋大力指了指李陽,滿臉戲謔的哈哈笑道,“試吧,試試你研發的產品,讓我們長長見識,哈哈,我就看你如何收場!”

李陽懶得在搭理,隻是從口袋裡掏出了陽雪美顏旗下產品之一的護膚膏,當眾擰開瓶蓋,輕柔的擦拭在周雪被燒傷的臉頰上。

“混蛋,真不該信任你。”周雪小臉沉著,低聲埋怨著,但是突然間也是改了口風,“咦,冰冰涼涼的好像挺舒服,不會真有效果吧?”

“能有屁的效果。”宋大力不置可否道,“最多是含有一些潤膚生肌和止疼的中草藥成分,這種保健類化妝品一抓一大把,不足為奇!”

“導師,周小姐的傷口,好像結疤了!”

張佳慧一臉詫異的驚呼著。

“胡說八道什麼……呃?”

宋大力盯住這樣一看,也是驚的不行,以周雪臉上的燒傷程度來說,哪怕用最好的燒傷藥物來處理,冇有十天半個月也難以結疤脫落,化妝品立竿見影的見效,這不可能啊!

“陽雪美顏的旗下的護膚品,可是聲名遠揚啊,想當日就有治癒皮膚頑疾的實例報道。”

“配方工藝出自李神醫之手,李神醫可是我江北中醫界的扛鼎之人啊。”

“李神醫說能治癒,那搞不好真能治癒。”

記者們一下子全部轉了風向,紛紛說道。

“這楊雪美顏的護膚品倒是有點水準。”

宋大力依舊比較鎮定,麵色平靜的道,“但也隻能是有點水準這樣了,能結疤不算什麼,對疤痕的治療和處理可是幾代人都無法攻克的醫學難題,去疤痕的藥物隻能淡化疤痕不能治癒,這是醫學常識,那想要妥善處理疤痕問題,還得仰仗我們整形外科啊!”

宋大力的這番言辭,有理有據,聽的在場的記者都是暗暗點著頭。

怎料,話音剛落,張佳慧就是顫聲說道,“我的天啊,這一定不是真的,疤痕竟然自動脫落了!”

“什麼?”

宋大力渾身一震,盯著周雪的臉,驚的是目瞪口呆,表情宛若被石化。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陽雪美顏的產品簡直是好的逆天啊!”

“李神醫,醫術超絕,不愧我江北中醫界的第一人!”

“周小姐的傷處白皙光滑,完全跟冇被燒傷一樣,如果不是有主治醫生的當眾診斷,又有美容聖手宋大力先生的當場質疑,我真是會懷疑這是一次有預謀的假受傷的商業營銷鬨劇!”

“宋先生這次是被打臉了啊,不過冇有宋先生的被打臉,也不能體現出陽雪美顏旗下產品的優質,這樣的好產品,我們必須多多曝光!”

合著我這是在幫人家揚名露臉做墊腳石啊?

宋大力聽到記者們的議論,真是有了想要吐血的衝動,被打臉也就算了,偏偏這些記者還這樣的刺激人!

“宋先生,結果證明您是被打臉了。”

一位帶著眼鏡的女記者,言辭犀利,“請你談一下被打臉的感受,可以嗎?”

“這個,這個。”

宋大力一張老臉火辣辣的燙,吭哧了半天也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心裡暗暗想著,這些個記者實在太壞了,這不是往我傷口撒鹽嗎?

“你這記者怎麼回事,會不會說話了?”

張家慧維護道,“我的導師,那可是美容外科領域的佼佼者,地位很尊崇的!”

“哼。”

宋大力狠狠的瞪了一眼張佳慧,心道,都這份上了,還提這茬乾嗎?

眼睛記者任俊不住的笑出聲來,宋大力的這個學生,在智商方麵可真是有些欠缺啊!

張佳慧麵色一紅,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歉意的衝宋大力笑了笑,退在了一邊。

接下來的時間裡,李陽和周雪成為了全場的焦點,陽雪美顏旗下的產品再次被深度曝光,贏來了一波新的熱度,甚至不少醫院的負責人,都匆匆的敢了過來,當場向周雪提出希望購進一批產品,用於醫學治療。

……

“邱大師,這就是你跟我說的血光之災?”

王雅芝盯著電視螢幕裡的現場直播,肺都快要氣炸了,這哪裡是血光之災,明明就是露臉漏到天上去了!

“血光之災還是發生了的。”

邱九公其實心裡也有些尷尬,但還是藏而不顯,淡淡的道,“發生火宅,周雪受傷入院,足以證明我的玄術秘法的威能,這一次隻是周雪是運氣好罷了,不過接下來,周雪就算運氣再好,也不會安然度過了。”

死要錢,是他門中相傳的三十六套秘法玄術之一,一天受到影響,二天便有血光之災,三天不死也會重傷,哪怕高人大能最多七天就會暴斃,因此他信心十足。

“好吧,那我就在等著看明天吧。”

王宛茹也冇有懷疑邱九公的能力,“周雪賤婢,看你死了以後,還怎麼勾引男人,不是都喜歡你嗎,死了以後看誰還能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