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九章 

李老弟果然賢惠啊

  “李陽,你乾什麼!”

  周雪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陽,貴客臨門就是這個態度嗎?

  “李老弟!”

  錢文廣趕緊咳嗽了幾聲,膽顫心驚的偷偷瞥眼看著西昂圖的臉色。

  西昂圖背景驚人,由於身份的特殊,無論到哪個國家,都會受到極高規格的接待,尤其玉石珠寶界的同行,更是打破頭也想拚命結識的大佬,可到了李陽這裡竟然還不如給老婆洗腳重要?

  由於某國的特殊情況,翡翠原石的場口都是控製中武裝勢力手中,成為他們養軍,購買武器裝備的最大經濟來源,這些勢力基本不會跟國內的玉石珠寶行直接合作,隻會賣給一些過財力雄厚的代理人,正因為多了這箇中間渠道,以至於翡翠原石的價格在世麵上虛高了不少。

  結實了西昂圖就有機會拿下直接購買原石的機會,這個機會則代表的是巨大的商機於財富!

  西昂圖眼皮跳了跳,沉聲道,“可能剛纔老錢介紹的不夠直接,鄙人自己在自我介紹下,我不僅僅是一位商人,更是可以調動上萬人的指揮官,我所在的勢力麾下人馬超十萬,不僅有槍,更是有炮有飛機!”

  顯然西昂圖已經有些生氣了,那西昂圖當然很生氣,自己是誰,哪怕世界各大社團的頭頭腦腦見到也要客客氣氣的存在,像李陽這樣不把自己當回事的,當屬第一人!

  房間裡的氣氛陡然間緊張了起來。

  “有耐心就等一下。”李陽眉頭一皺,淡淡的道,“如果冇耐心的化,也沒關係,我就不送了!”

  不是李陽不懂待客之道,也並非輕視西昂圖,而是周雪身中的煞氣特彆隱蔽,目前已經進行到了清除煞氣的最後關頭,一旦失敗,那下次在想破除,難度上就會增加許多。

  “咕咚!”

  錢文廣緊張的緊緊捂住了心臟,深怕西昂圖會撕破臉皮,當場發火。

  “哈哈,石王果然不是一般人。”西昂圖哈哈一笑,“那我就等等好了,弟妹國色天香,羨煞為兄啊!”

  羨慕?

  錢文廣在心中一定的同時,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現在的年輕人都怎麼了,都熱衷於當添狗嗎,不過以周雪的姿色,哪怕是洗腳,可也是一種豔福啊!

  “西昂圖先生,快請坐。”錢文廣一邊招呼西昂圖,一邊對李陽說道,“李老弟果然賢惠啊……”

  李陽倒是冇什麼,隻是輕柔的按著周雪的足底,趁機注入長生訣的真氣,可週雪確是臉龐發燙,雙頰緋紅,害羞的不行。

  十幾分鐘後,李陽把洗腳水倒掉,從洗漱間走出,瞥眼一瞧,周雪和周倩這對姐妹已經回屋去了,便是麵帶微笑的衝西昂圖道,“不好意思,耽誤您時間了,您有什麼事情但說無妨,錢老先生是我的老大哥,他帶來的人,自然也是我李陽的朋友。”

  西昂圖從口袋裡掏出煙,客氣的遞給了錢文廣一支,錢文廣驚喜的接過,感激的望了李陽一眼,他雖然和西昂圖有過幾麵之緣,但確談不上有交情,之前西昂圖對他那態度牛的不行,說話都不帶超過兩個字以上的那種。

  “李先生,那我就開門見山,直說來意了,我就是衝著你石王的能力過來的。”西昂圖笑嗬嗬的道,“你之前在賭石大會上的表現,可是讓我們場口方麵佩服的很啊,實不相瞞,就是我們族長也是對你讚不絕口。”

  “不好意思,我無疑在賭石上涉及太多。”李陽擺了擺手,“若是想聘用我的化,恐怕要讓您失望了?”

  “李先生不要著急拒絕,向李先生這樣的頂級人才,我們當然不敢奢望聘用。”西昂圖語氣誠懇,“我們隻是希望和李先生展開合作,想請李先生出任我們場口在夏國區生意上的代理人,利益分配上麵,可以給你李先生一層!”

  錢文廣聽到這樣的話,激動的臉都紅了,一旦李陽成為場口的代理人,那憑藉自己和李陽的關係,發達指日可待啊!

  “不好意思,我還是不能答應。”李陽直接拒絕道。

  “什麼?”西昂圖麵色詫異,甚至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儘然被拒絕了,這種彆人做夢都想不到的好事情竟然不答應?

  “李老弟,你糊塗啊。”錢文廣痛心疾首,趕緊道,“西昂圖先生所在的場口,一年的原石出口價值高達100億左右,除去開采的費用之外,幾乎冇有成本,一成可也在10億左右啊!”

  “冇錯,而且隻高不低!”

  西昂圖很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這是天上掉餡餅了是嗎?”李陽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如果我猜的冇錯的化,西昂圖先生是相借用我在賭石上的能力分揀原石,從而提高你們利益的最大化,憑藉我的能力你們的利益絕對可以番幾倍,這一成我占了便宜?”

  “嗬嗬。”西昂圖也是笑了笑,“李先生說的也冇有錯,不過天下冇有免費的晚餐,我自認我們開出的條件還是很有誠意的。”

  “是啊,李老弟,這已經很有誠意了。”錢文廣也是在一旁勸道。

  “這樣吧,我做主了,無論盈利多少,再給李先生一年兩個億的酬勞!”西昂圖一咬牙,再次加了籌碼。

  李陽不由在心裡也是狠狠的震了下,這西昂圖不愧是翡翠礦脈的大老闆,就是有魄力,“給我點時間,讓我考慮考慮。”

  “可以。”西昂圖原本也冇指望輕易能挖到人才,畢竟向李陽這樣有著火眼金睛的石王,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李陽送走西昂圖和錢文廣,剛坐到沙發上,周倩就是笑魘如花的竄到了李陽的身邊,“姐夫,您喝茶,您看您這樣有本事,還這樣低調,以前都是妹妹不懂事,您可不要見怪啊!”

  “不見怪,不過我冇錢。”李陽笑嗬嗬的道,“就算以後有錢,也冇你的份!”

  “討厭。”周倩聲音酥魅,嗲的不行,“那人家又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女孩子了,姐夫,你說你是不是傻啊,那麼好的條件你怎麼不答應啊?”

  “你姐夫不答應自然有你姐夫的道理。”周雪推開房門走了出來,“回自己臥室去,挺大個姑娘靠在你姐夫懷裡,也好意思的?”

  “這不是姐夫牛了嗎,如果是軟飯男,我纔不稀罕這樣呢。”

  周倩衝周雪做了個鬼臉,便是乖乖的回房去了。

  “他們那些人非常複雜,最好還是不要沾惹的好。”周雪語重心長的道,“雖然你那診所不賺錢,但我還是有能力養你的。”

  “我倒不是懼怕什麼,算了,先不說這個。”李陽話鋒一轉,“雪雪,我問你,你最近有冇有遇到什麼奇怪的陌生人?”

  “冇有啊。”周雪話到這裡,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就是說道,“對了,我每天去公司上班,都會遇到一個要飯的男子,給他工作他也不願意,倒是挺奇怪的。”

  “要飯的?”李陽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雪雪,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上班,這個要飯的我倒是要會上一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