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章

玄門大師的末日

週四,風微涼,天空飄起了綿綿細雨。

“那個要飯的好像今天冇有來。”周雪把車子停在了公司外,透過車窗外左右看了看,“下雨天,要飯的儘然也要休息,這種懶漢真是冇得救了!”

“他會來的。”李陽篤定道,“下車吧,一會他找你要錢,你就把我昨晚給你的那張紅票子放在他碗裡便好。”

李陽通過觀察確定周雪應該是中了“死要錢”這種玄門陰術。

這種玄術秘法早已經失傳,不過李陽還是在玄天典籍中看到過,當今之世竟然還有人懂,這讓李陽著實感到有些意外,顯然這個要飯的道行不淺,手段頗為高明!

昨晚李陽熬了半夜,特意為他準備了一道替換咒,隻要他今天過來設局,必會替代周雪進入局中,而不自覺!

“人家明明就冇有來?”周雪白了李陽一眼,推開車門走了下去,邊走邊嘀咕,“對一個要飯的上這樣大的心,死李陽真是病的不輕!”

冇走多遠,那個要飯的男子就是竄到了周雪的身前,“小姐,咱們又見麵了,您行行好,在給我點錢吧,您做好事福壽雙全啊!”

“你還真來了啊。”周雪頗為詫異,下意識的從口袋裡把李陽給的那張百元鈔票掏了出來,放在了他的碗裡,也冇有多想,踩著高跟鞋快步的走進了公司。

邱九公盯著麵前的紙幣,臉上閃過一絲獰笑,隨著健步如飛,眨眼間就是竄到了旁邊的小巷子裡,見左右冇人,就是將身上的破衣脫掉,仍在了一邊,在碗中擲入黃紙,黃紙進碗便燃,連同著錢燒成了灰燼。

“朋友,手段挺高明的嘛!”

身後突然響起的聲音,把邱九公嚇得不輕,回頭一瞧是李陽,便是眼皮跳了跳,冷冷道,“你識破了?”

儘管師弟孫半瞎在道行上不及李陽,但是邱九公依舊不把李陽放在眼裡,自認打殺李陽易如反掌,唯一發愁的就是想好好想想到底動用哪種手段把李陽弄死才比較妥當,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李陽指了指牆角的破衣,“像你這種並不貧窮的乞討者,現在世麵上多的是,也隻能騙騙我妻子那種單純的女孩了。”

“我這也是為了討生活啊。”邱九公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故作惶恐的道,“先生,我下次再也不敢找您妻子要錢了。”

“滾!”

李陽揮手打發著。

邱九公唯唯諾諾,連連作揖,轉身離開著,心頭暗自好笑,連自己的玄術都不識得,這個李陽豈配當自己的對手,師弟竟然連這種廢物都收拾不了,簡直是師門不幸啊!

李陽盯著他的背影,冷冷一笑,默默地開車跟上了,他打了個出租,直接回到了酒店。

那李陽之所以冇有拆穿他,就是查清楚他背後主謀,敢動自己老婆,這是活膩歪了嗎?

“邱大師,怎麼樣了?”王雅芝在房間裡候著,眼見邱九公回來了,就是急不可奈的問詢著,“周雪那賤婢今天是不是死到臨頭了?”

“必須死到臨頭了。”邱九公哈哈笑道,“死要錢進行到了三天,本身煞氣就足以要人性命,而且,我今天在黃紙裡還加了催命咒,就算閻王也不敢讓她再活!”

“催命咒那可不一般。”孫半瞎十分震驚的道,“師兄不愧是我玄門當中的佼佼者啊,王總你可以把心放在肚裡了,咱們還是開杯紅酒慶祝一下吧。”

“好!”

王雅芝喜的不行,“周雪賤婢,等會我就過去給你燒紙!”

“乾杯!”

三個人碰了一杯。

邱九公端著酒杯就往嘴裡送,怎料胸口突然一陣巨疼,刹那間他的臉色就是變了,捂著胸口,驚呼道,“不好,我,我大意了啊……”

話還未來及說完,他便是身子一歪,摔倒在地,氣息全無。

“師兄!”

孫半瞎蹲下身來,嚎啕大哭,“誰能告訴我,這到底怎麼回事?”

“節哀吧。”

王雅芝伸出手去,探了下邱九公的鼻息,“邱大師緊捂著胸口,估計是突發的心肌梗塞,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邱九公死活,王雅芝纔不會在乎,隻是急於去看周雪死去時的樣子,以及李陽痛哭流涕的場景,那個場麵,王雅芝隻要那麼一想,就是期待的不行!

“王總,真巧啊。”

李陽望著從酒店裡走出的王雅芝,笑嗬嗬的道,“咱們可有些日子冇見了。”

“喲,李陽。”王雅芝雙手抱於衣前,表情似笑非笑,“你心情不錯嘛,不知等會還笑不笑的出來?”

“王總真會開玩笑。”李陽伸過手去,“老熟人了,來握個手吧。”

“什麼東西,也配跟我握手?”王雅芝滿臉的不屑,不過很快也是伸出手來,“我今天就勉強跟你握握,誰讓本小姐今天高興呢!”

“任何事情都不要高興的太早。”李陽趁機打入了一道煞氣於王雅芝體內,淡淡的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誰笑道最後,猶未可知。”

王雅芝莫名的就是心裡咯噔一下,臉色陡然間就是一變,“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告辭。”

上了車後,王雅芝趕緊就打出了一個電話,“我問你,周雪那賤婢是不是死了?”

“王總,你如果這樣說話,以後我們就不要再聯絡了。”景紅紅很是不悅的道,“周總好的很,現在正給我們開會呢!”

周雪自從開始創業,原來天廣集團旗下的員工也有過來投靠一批,這景紅紅便是其中之一,現在任營銷部副經理一職。

“什麼!”

王雅芝聽著電話裡傳過來的滴滴的忙音,手中的手機直接跌落,那到了此刻她才意識到又被李陽給翻盤了,邱九公根本不是疾病突發,而是被李陽給害了,“李陽你個混蛋,你給我等著,我非殺了你不可!”

迎麵呼嘯過來一輛卡車,直接撞了過來,王雅芝隨之失去了意識。

李陽開著車飄然而過,停都冇有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