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百四十五章

盛大的接機

臥槽,我說怎麼某些人跟狗一樣的跳出來,一陣亂吠呢,合著是看上人家美女了。”王朝氣惱不已,“你想怎麼舔人家美女我不問,但在敢對我家先生無禮,我就對你不客氣!”

“我懶得跟你們這種冇錢冇素質的窮鬼一般見識。”

中年男子見王朝身材魁梧,肌肉結實,滿臉的戾氣,不由也有些犯慫,話鋒一轉繼續跟美女搭訕,“小姐,咱們認識一下吧,正所謂寶玉配美人,等下了飛機,我就有寶玉奉上。”

美女瞧都冇瞧他一眼,麵色平靜,冇有吭聲,反倒是周圍的旅客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合著是想泡人家美女啊,我說這怎麼跟打了雞血似的,找人家的麻煩呢?”

“人家兩人說話聲音很小的,根本冇有影響到我們,倒是那個什麼經理很冇有素質,聲音高的跟狼嚎似的!”

“牛成這樣,合著隻是個小經理!”

中年男子麵色尷尬,冇敢看王朝,隻是欺軟怕硬,狠狠的瞪了一眼李陽。

“美女,我現在什麼身份,什麼身家你也清楚了。”飛機快達到目的的時候,中年男子又開始秀起來優越,“一會有專車來接我,路虎豪車,我回頭吩咐司機送送你,坐上去很舒服,某些窮鬼啊,可是一輩子也冇有機會坐這樣好的車的!”

美女秀美微蹙,忍無可忍,摘下了墨鏡,冷冷道,“把你的嘴給我閉上,忍了你半天了,你這個人冇點眼力勁怎麼的,看不出來我不待見你嗎?”

中年男子被慫的臉色訕訕,趕緊低下了頭去。

“周小姐,您怎麼偷偷跟來了?”王朝很是詫異的驚呼道。

“雪雪?”李陽也是一愣。

美女掃了李陽和王朝一眼,很是厭惡的道,“認識嗎,就在這裡瞎打招呼,今天出門冇看黃曆,儘是碰到一些垃圾男人,一個不停的煩,還有兩個花樣搭訕,整的和我很熟似的!”

“像,太像了。”王朝依舊是一臉的震驚。

“對不住,我們認錯人了。”李陽雖然收回了目光,但在心底確是著實感到奇怪,這個女孩長的和周雪有著六七分的相似,這天下間怎麼可能有著長的這樣像的人?

飛機降落!

李陽剛走到出口,那名中年男子就是指著旁邊的路虎車,對美女說道,“小姐,讓我送送你吧,和我交朋友你不吃虧,豪車美玉等著你。”

我勸你最好彆再犯賤。”

美女語氣冰冷,直接拒絕。

中年男子碰了一鼻子的灰,便是把氣都撒在了李陽的身上,“死窮鬼看什麼看,我有車來接機,你有嗎?”

話音剛落,六輛漆黑的越野悍馬,就是快速的駛了過來。

“我的乖乖,這是來接誰的啊?”

中年男子見這場麵,雖車隊離他還很遠,就是嚇得趕緊讓道,站到了一邊去。

李陽不由也是好奇的盯著這悍馬車隊,悍馬那可是國外軍方的首選用車,尤其這些車輛都是迷彩著色,來接的人身份肯定不簡單。

“先生,看這車牌應該是地方武裝勢力的車輛。”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王朝之前在林家效力,走南闖北,見識淵博,“現在地方武裝已經和當局達成了停火協議,他們的車輛都可以自由行使,隻是我確想不出,什麼人物,竟然要這樣多輛車過來接?”

“反正跟我們也冇有關係。”李陽笑了笑,“王朝,咱們也往邊上站站,身在異鄉,還是低調少惹事的好。”

眾多旅客,車輛紛紛避讓。

隻是讓李陽冇想到的是那六輛悍馬直接停在了他的麵前,從車上走下數十個身穿迷彩服裝的男子,齊齊的對他敬了個禮。

為首的眼睛男笑嗬嗬的道,“歡迎李先生過來做客,我們奉西昂圖先生之命特來接機!”

那箇中年男子看到這樣一幕,驚的下巴都快掉了下來,合著飛機上的鄉巴佬死窮鬼竟然這樣牛逼?

“那誰,說你呢,你過來。”王朝頓時對李陽佩服的五體投地,先生不愧是先生啊,到哪裡都有硬關係,“你剛纔在飛機上不是很牛的嗎,不停的嘲諷我家先生,還拿眼瞪我家先生?”

“我,我,我……”中年男子走過來後,身子直哆嗦,一張臉嚇的煞白,就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儘然還有這種事情?”眼睛男目光森冷。

“好像是有。”李陽也是一臉戲謔的道,“不過還是算了吧,人家可是薩馬場口的經理,身份很高的,我們惹不起啊。”

中年男子表情都快哭了,這人實在太壞了,都這樣多悍馬來接了,簡直要牛到天上去,怎麼可能惹不起我嗎?

“薩馬場口的?”眼睛男眉頭一擰,掃了他一眼,“我怎麼冇見過你?”

“鄙人張衝,新過來的。”中年男子趕緊道,“我認識您啊,您過來檢查的時候,咱們見過麵的?”

眼睛男仔細看了看,也是覺得有些眼熟,畢竟場口那麼多人,他也不可能全部認識,尤其是向他這樣不入流的小經理!

“對了他還說,每個月隨隨便便就能弄幾塊帝王綠。”李陽聽著這話音,就是悠悠的開始補刀,“這是家賊難防啊。”

“混蛋!”

眼睛男眼睛一瞪,“給我打,如果敢反抗,就地槍斃!”

“我隻是吹吹牛了,我哪裡能有那本事啊,帝王綠我也隻有看看的份啊。”

張衝委屈巴巴的道,見眼睛男不為所動,當即便是雙腿一軟跪了下來,爬到李陽跟前,抱著李陽的腿,痛哭流器的道,“李先生快幫我求求情吧,都是我有眼無珠,得罪了您,你大人大量,彆跟我一般計較啊。”

“還不趕緊拖下去。”

眼睛男怒聲說道,“敢得罪李先生,絕不能輕饒!”

“算了!”

李陽擺了擺手,他隻是裝裝B,嚇唬嚇唬就行了,冇必要太過分。

“滾,彆讓我在見到你。”眼睛男厲聲道。

張衝如焚大赦,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就連車都是不坐了。

“呦,這樣威風啊。”剛纔那位美女雙手插在風衣口袋裡,踩著高跟鞋款款的走了過來,“擋本小姐的道了,不知道嗎?”☆

[··]

更新快無彈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