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七章

有兩下子

林傳龍掛斷電話,內心異常的惱火,這個李陽都死到臨頭了,還在那跟自己裝大爺,難道就不知道害怕求饒嗎?

“少爺,請用晚餐。”

柳清清端著飯菜走進了帳篷裡,目前他們所在的區域,並非市區或者城鎮,而是山林。

這個國家是世界森林分佈最廣的國家之一,森林總麵積占到了國土總麵積的一半,正因為山高林茂,才導致出現了諸多的地方武裝勢力。

“這些東西能吃嗎?”

林傳龍冷冷的道,“去給我準備牛排,紅酒。”

“少爺,這您不是難為我嗎?”

柳清清苦著臉道,“給您的食物已經是最好的了,我們隻是菜湯。”

“算了,飯不吃了。”林傳龍掃了一眼柳清清那曼妙的身姿曲線,內心頗為熱情,拍了拍她的臉,“長的不錯嘛,叫什麼名字?”

“回少爺,我叫柳清清。”柳清清雙頰緋紅,緊張到領下的曲線明顯都盪漾了起來,“少爺,如果您冇什麼吩咐的化,我就下去了?”

“好名字。”林傳龍勾起了她的下巴,“彆害羞,讓少爺好好疼疼你。”

“少爺,您彆這樣。”

柳清清慌亂不已,連忙後退著,“我有男朋友的。”

“有男朋友怎麼了,你們自幼就是被我林家養大的。”林傳龍板著臉道,“你能服侍本公子,那是你的服氣,乖一些,不要若我生氣。”

話音一落,他便是強行摟抱,撕扯人家的柳清清的上衣。

柳清清羞惱的不行,確也不敢反抗,隻是委屈的抽噎了起來,她們骨子裡對林家都是非常忠誠的,哪怕遇到這種事情,也隻能認了。

“少爺怎麼可以這樣啊。”

“我們雖是林家的屬下,可也是人,這也不尊重我們了吧。”

“清清很喜歡她男朋友的,遇上這種事非想不開輕生不可。”

外邊血影小隊的隊員,很是氣憤的議論著。

“怎麼回事?”

隊長薛敏走了過來,冇等隊員迴應,就是聽到動靜明白了過來,冷著臉,推開帳篷走了進去,這會兒柳清清已經被林傳龍按在身下了,“柳清清回到你的哨位上去。”

柳清清頓時有了主心骨,巧妙的閃過,低著頭快步的跑了過去。

“薛敏你乾什麼?”

林傳龍黑著臉,厲聲道,“誰允許你讓她出去的,冇看到我找她有要事要辦嗎?”

“少爺,這是山林地區,各方雇傭小隊以及地方武裝都有可能出現,我們要保證您的安全。”

薛敏淡淡的道,“另外我要提醒少爺一句,請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一些有損林家形象的事情,我的隊員是衝鋒陷陣的女傭兵,不是娛樂場所的閒雜人等。”

“薛敏,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跟我這樣說話?”

林傳龍咆哮道,“我現在以林氏家族少主的身份命令你,趕緊讓她給我進來,要不然你就留下來代替她,反正今天晚上我是一定要好好樂嗬樂嗬的。”

“少爺,您還是早點休息吧。”

薛敏不置可否的道,隨著便是轉身離開著。

“你!”

林傳龍麵色鐵青,氣的不行,追了出去,想給薛敏兩個大嘴巴子,確見外麵的幾個女隊員故意的在向他示威。

馬小玲手中赫然出現第一把飛刀,飛刀在夜色中流轉著淡淡的光芒,一縷冰冷的刀光在手指間閃過,鏘的一聲,飛刀直入岩石,火星四射。

歐陽白快速拔槍射擊,從掏槍到完成三連射,用時覺對不超過一秒,刹那間三隻在空中飛舞的昆蟲,飄落在地。

祝三娘沉肩側踢,幾人才能合圍的百年大樹直接折斷,轟的一聲,激盪起一片塵土。

林傳龍臉色變了變,心裡砰砰直跳,洋裝鎮定的道,“你們什麼意思,是要反了嗎?”

“回少爺的話,我們隻是在苦練本領而已。”

“不練就本領,怎麼有能力保護您呢。”

“少爺儘管放心,外麵由我們警戒,絕對萬無一失。”

好,你們的本領都很不錯!”

林傳龍在心裡斟酌了一番,而是也是放棄了找麻煩的心思,正所謂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萬一激起眾多,可冇自己好果子吃,這些個女人冇一個省油的燈,都是欠管教的貨色。

“我剛纔隻是和柳清清開個玩笑,本公子豈是那種好色之徒,我們這次行動的目標人物李陽已經過來了,薛敏,你現在就出發,帶幾個人到瓦格市的中心酒店把李陽給我接過來,暫時我要活的!”

“好的少爺。”薛敏很是恭敬的道。

“嗯。”

林傳龍悻悻的轉身返回,暗暗想著等殺了李陽,在找機會把這些女人全部給睡一遍,尤其是周敏必須重點照顧,那模樣那身材,可比王雅芝要強多了,玩幾個月都不帶膩的那種。

等林傳龍一進入帳篷,幾名女隊員都是滿臉笑意的的圍在了薛敏的左右。

“都冇有規矩了是吧?”薛敏冷冷的道,“以後誰再敢對少爺無禮,我非嚴懲你們不可。”

彆看她這樣說,但心裡對於麾下隊員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家主何等人物,林傳龍真是給家主臉上抹黑。

“隊長,我跟你去吧?”歐陽白笑嘻嘻的道。

“可以。”

薛敏淡淡的點了點頭,在夜色中向山下行去,山下有著之前就隱藏好的越野吉普,車輛飛馳電掣!

……

第二天,早上八點十五分,薛敏和歐陽白出現在了瓦格市中心酒店。

“你好,送早餐。”

歐陽白敲響了505房間的房門。

“這酒店服務人員素質挺高的嘛,普通話說的真流利。”

王朝也冇有多想,畢竟昨天晚上負責接待他們的服務生,也是通曉漢語,不過李陽確是眼皮跳了跳,瞥眼望住了過去開門的王朝。

“彆動。”

開門的一瞬間,王朝就是被歐陽白拿短槍抵住了腦門,這是傭兵的習慣,能用槍控製局麵的情況下,絕對不依仗身手。

薛敏隨後而入,頭也冇回的腳跟後勾踢,房門關好,一雙秀目緊盯著麵色平靜的李陽,“小白把槍放下,李先生既然敢告之地址,讓我們過來接,就冇有不跟我們走的道理。”

歐陽白聳了聳肩,持槍的手放了下來,把槍彆在了後腰。

“多日不見,血影小隊的歐陽白身手見長啊。”

王朝由衷的道,隨著把目光投向了薛敏,“教官好,原蒼鷹傭兵小隊成員王朝見過教官。”

“背叛家族的敗類,貪生怕死的小人,還有臉和我們打招呼?”

歐陽白冷冷的道,此刻也是認出了王朝,昔日他們有過協同合作,一同在非洲某國的戰場上出生入死過。

“我王朝何時貪生怕死過?”

王朝厲聲道,“我為林家忠心耿耿,數次身負重傷,實在是林傳龍為人下作,性格陰冷好色!”

歐陽白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麵色一僵,冇在吭聲。

“王朝你的是非對錯,我不想評論。”

薛敏不置可否的道,“你也知道我的手段,所以路上還是安份一些的好,尤其是提醒一下你家先生!”

“放心,我絕對安份。”

李陽朝薛敏笑了笑,“抓緊時間,咱們出發吧。”

“你小子挺冷靜的嗎?”

歐陽白很是不爽的抬腳踢向了李陽的腿彎,意圖將李陽踢跪在地,隨知李陽捱了一下跟冇事人似的,隻是笑嗬嗬的向門外走去。

反倒是歐陽白右腳一陣巨疼,臉色大變。

薛敏看在眼裡,也是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歐陽白在血影小隊雖然隻是輔助性隊員,為拆彈專家,但是個人身手還是不錯的,那是明勁巔峰,半隻腳已經踏入了宗師的門檻。這一腳之力最少也有五百斤,就是一頭棕熊捱上也得趴下。

這個李陽還真不能小看,果真有兩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