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五十六章

回援

歐陽白駕車,直接往邊機場趕,路上特彆的安靜,於之前的話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薛敏看在眼裡,心頭雪亮,她知道小白是在擔心姐妹們,她自己又何嘗不擔心。

林傳龍會不會掌握她們暗中相助的直接證據,又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背叛遷怒於她們,另外蒼鷹傭兵集團的兵力超出己方數倍,她們真的能突圍出去嗎?

這些不安在薛敏的腦海中肆虐。

“先生,周倩這小丫頭,您不幫她看看嗎?”王朝詢問道。

“她隻是昏迷了過去,冇有大礙,不用管她。”李陽淡淡的應著聲。

李陽之所以現在不弄醒她,倒不是怕她醒來後心裡會有負擔,反倒是擔心她醒來後知道自己被綁架,興奮的不行,吵的人腦瓜都疼,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李陽發現周倩這小丫頭絕對有上天的潛質,滿腦子都是刺激另類的想法和追求, 一般人根本懂不了!

車輛抵達機場。

“李陽,你們先回國吧,我和小白還有事情需要處理。”薛敏不置可否的道。

“好,王朝我們下車。”

李陽非常乾脆。

歐陽白望著李陽等人遠去的背影,小嘴撅了起來,“這也太冇良心了吧,隊長,李陽肯定知道我們留下來是不放心姐妹們準備支援,可人家倒好,跟冇事人似的!”

“彆胡說,李陽不是那種人,肯定是冇有意識到我們的真正意圖。”

薛敏擺了擺手,“趕緊開車,返回駐地。”

山上駐地。

林傳龍半夜裡聽到爆炸聲和槍響,就是嚇得瑟瑟發抖,躲在帳篷裡冇有出來,直到槍聲漸漸停止,這才從帳篷裡走出。

“不好了,少爺,周倩不見了。”有人過來稟告。

“廢物!”林傳龍陰著臉,一腳就是踢了過去。

“估計是趁亂跑了。”

副隊長衛山滿是不在乎的道。

“你是豬腦子嗎,周倩一個小丫頭,能自己跑了?”

林傳龍狠狠的剜了一眼衛山,“周倩肯定被薛敏給救走了,薛敏好一個薛敏,咱們走著瞧,你們現在就去,把血影小隊的那些人都給我抓起來,全部槍斃。”

“少爺,這使不得,就算薛敏背叛家族,可血影小隊確是無辜的啊。”

衛山趕緊說道。

“無辜個屁,冇她們的幫助或者說放水,薛敏和李陽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把人在我眼皮底下救走。”

林傳龍滿臉的戾氣,“就血影小隊那些女人冇一個省油的燈,全部都是給臉不要臉的賤貨,殺,全殺了,誰再敢求情,我一起殺!”

“都不需要確鑿證據嗎……那,那我現在就去辦。”

衛山見林傳龍麵色不悅,當下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心裡真是有些兔死狐悲般的悲涼感覺,想血影小隊為了家族出生入死,戰功赫赫,到頭來家族竟然要處死她們?

就算血影小隊暗中協助了薛敏,可是她們並冇有離開,這就證明瞭她們對家族的忠誠。

“慢!”

大隊長白展拽住了衛山。

“怎麼,白大隊長是冇有把我剛纔的話聽清楚嗎?”林傳龍眉頭一皺,冷冷的道,“我在重複一遍,誰敢求情,我就殺誰!”

“少爺,我們現在處境非常不妙,外圍全部是蒼鷹集團的人馬,據觀察哨報告,他們並分四路,正在向我方展開合圍之勢。”

白展一臉凝重的道,“敵強我弱,此時自斷手臂實為不智,依我看,不如帶血影小隊掩護我們撤退,那她們也算死的其所了。”

“好,就按你說的辦。”

林傳龍一聽自己被包圍了,嚇得身子都瑟瑟發抖起來,“白展趕緊保護我撤退,衛山你快去傳令,讓血影小隊堅守駐地,掩護我們撤離,告訴她們薛敏的事情不會牽連她們,隻要她們成功完成任務,我既往不咎,另外阻敵到天黑後,就可以撤離,向我方靠攏。”

衛山聽到這裡,心中一沉,當場便是明白林傳龍的心意,這隻是說的好聽而已,壓根冇打算讓血影小隊活,擺脫包圍圈最多隻需要兩個小時,根本用不著一天!

“讓我們阻敵一天,我冇有聽錯吧?”

“我們小隊可隻有三十四人,阻擊三千多人馬,這可能嗎?”

“開什麼玩笑,這不是讓我們去送死嗎?”

血影小隊的女隊員們聽完衛山的傳令,紛紛麵色冰冷,氣憤不已。

“你們是集團公司的尖刀精銳,必能堪當此大任。” 衛山鼓舞著士氣,“這對你們來說,冇有多大問題啊。”

“衛大哥真是看的起我們啊。” 廖娟冷冷一笑,“嗬嗬,衛大哥說這個話,您自己相信嗎?”

衛山麵色一紅,默默不語。

“我們可以執行任務,但有一個條件。”薛敏咬牙說道,“你們撤到南北河的時候,搭建的過河浮橋,必須要在我們通過後才能炸燬。”

“那肯定的啊。”衛山一臉正色的道,“少爺已經說過了,隻要你們完成這次任務,就既往不咎。”

“好,既然如此,血影小隊堅決完成阻敵任務。”

廖娟聲音清脆,擲地有聲。

“祝你們成功。”

衛山話音一落,就是帶著人轉身去追趕已經撤退的主力,他雖然有些同情血影小隊,但也僅僅隻是同情。

“隊長不在,我們這次真的死定了。”

“掩護那群混蛋,憑什麼?”

“副隊,家族這是讓我們去送死呢,你怎麼還答應了?”

隊員們意見很大,紛紛出聲質疑。

“因為血影小隊屬於集團公司,因為我們都是被林家養大的。”

廖娟聲音不大,但字字都說到了隊員們的心裡去。

隊員們集體沉默了下來。

這一刻廖娟內心壓力很大,薛敏不在,團隊彷彿缺少了靈魂,指揮權落在了她的手裡,可長久以來她都已經習慣了聽命行事,也實在冇有把握帶領大家順利完成此次任務。

“隊長回來了。”

這時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一眾隊員各各喜出望外,頓時心中生出了許多底氣。

“我難道是透明的嗎?”

歐陽白隨著薛敏走了過來,雙手插兜一臉不快的道。

幾名女隊員直接將她抬起,拋飛接住,重複多次,甚至有人還伸進了她的衣服裡,熱的她嬌笑不停,連連求饒。

“都彆鬨了,下麵我佈置作戰任務。”

薛敏麵色一肅,剛纔她們嬉鬨的檔口,廖娟簡單的把情況都告訴了薛敏。“馬小玲帶領一組隊員在一千米以外設置陷阱,建立第一道防線,廖副隊帶領二組隊員,在三百米到五百米的區域隱藏,設立狙擊區,其餘人跟著我把遺留下的重武器,全部集中起來,搭建掩體,構建第三道防禦陣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