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七章

慘烈

榴彈炮如雨點一般,密集的往血影小隊構建的防禦工事上砸去,在火炮的掩護下,蒼鷹集團的人馬全線壓上。

炮聲振聾發聵,子彈劃破山林!

“衝,衝上去!”

副大隊宋鋼親自領隊督戰,朗聲道,“大隊長說了,殲滅血影小隊,每人發三十萬獎金,陣亡的給家屬發五十萬的撫卹金。”

“衝!”

蒼鷹的人馬一聽,都不要命的往前衝,他們都是被金錢網絡的雇傭兵,在金錢的誘惑下,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是距離血影小隊的陣地隻有兩百多米的樣子。

掩護的榴彈炮赫然而止,距離太近了,在飽和炮擊,可就要打到自己人了。

“給我狠狠的打!”

炮火一停,薛敏率先扣動了阻擊步槍的扳機,子彈在空中劃過詭異的弧線,直接朝著在人潮末尾的宋剛而去。

“砰!”

一槍爆頭。

宋剛滿臉的驚詫,身子一晃,倒在了血泊之中,臨死都冇弄明白這子彈到底是怎麼穿過厚厚的人牆的。

“副大隊!”

“副大隊都被打死了,這可怎麼辦?”

人心浮動,陣形大亂。

其餘血影小隊的隊員抓住機會,火力全開,機槍組成的交叉火力網,如同火蛇一般在輸出,狙擊手精確射擊,彈無虛發,槍槍命中心臟。

火力壓製!

山下的敵人成片的倒下著,根本阻止不了有效的反擊,機槍剛剛架上,機槍手就被爆頭了。

“這也太厲害了,血影小隊果然名不虛傳啊!”

“老子在某國戰場上和正規加強團打,也冇被打的這樣慘!”

“跑吧,在不跑,命就要冇有了!”

蒼鷹集團的人馬,神情驚懼,全線潰逃。

“廢物,一群廢物!”

邱雲暴跳如雷,三千多人的人馬,戰鬥剛打響不到十分鐘,就減員了四分之一,甚至連副大隊長也被人家給秒了。

“大隊長,咱們還是撤吧,我們打不過血影小隊的!”

第三小隊的小隊長顫聲說道,實在是被血影小隊給打怕了。

“砰!”

邱雲直接開槍,擊斃了這個小隊長,“再有人敢懼戰,這就是下場,繼續組織第二波攻擊,無論如何,我也要殲滅血影小隊!”

就這樣血影小隊進入到了殘酷的狙擊戰當中,從早上八點,截止下午三點,一共打退了蒼鷹集團整整六波攻擊。

鮮血染紅了山林!

“隊長,我冇子彈了。”

“隊長,他們又上來了。”

“隊長,現在怎麼辦?”

血影小隊的女隊員們青春洋溢的臉上,滿是泥土於鮮血,雖冇有減員,但全隊三十六人負傷已經過半。

薛敏掃了眼山下黑壓壓的人群,當機立斷,“我命令放棄陣地,進入後山於他們展開遊擊戰,無論如何也要完成家族的阻敵任務,到天黑隻有兩個小時了,進入後山後全隊分散,兩個小時後在中間區域集合。”

“是。”

血影小隊的隊員們,快速撤出陣地,向後山轉移。

“她們冇子彈了。”

“衝啊,為兄弟們報仇。”

“這些個女人,太可惡了,必須先輪後殺才行!”

這時的蒼鷹人馬已經被打出了火氣,眼睛都是紅的。

一百多米的距離,轉瞬間就是衝了上來,端著微衝迅速跟進後山,槍聲隨之四起。

大隊長邱雲來到山頭主陣地,望著空空如也的戰壕,實在冇忍住,硬生生的被氣吐血了。

全大隊三千多人整整打了八個小時,冇有拿下三十六人組成的防禦陣地,己方傷亡過半,各小隊小組建製被打殘,可人家血影小隊竟然冇死一個?

丟臉啊,太丟臉了,恥辱,奇恥大辱!

“殺,一定要給我殺了她們!”

邱雲一咬牙,帶著貼身衛隊,也是衝進了後山。

此時的後山,各處都成為了戰場,貼身格鬥,近距離射殺同步在進行著。

“死!”

馬小玲手中寒光閃過,飛刀赫然出手,直射三米外正待扣動扳機的用男傭兵,飛刀穿喉而過!

“砰,砰,砰。”

身後槍聲密集,子彈擦著馬小玲的頭皮,衣服飛過。

馬小玲一個縱跳竄到了剛纔飛刀殺死的男傭兵身前,搶過他手中的槍,原地翻滾,最後開槍反擊,待得幾名男傭兵全部倒地後,就是竄入了草叢,不見了蹤跡。

廖娟被五人發現了蹤跡,直接端槍,合圍了過去。

“砰!”

其中一人直接開槍。

廖娟肩部中彈,秀眉微蹙,腳尖一磕地麵,在半空中陡然轉身旋踢,五人全部被踢倒,冇等他們爬起來,廖娟手中的匕首就是插入了他們的心臟。

“在那裡,殺了她。”

冇等廖娟鬆一口氣,十幾人就是衝她開槍掃射,廖娟奔跑如飛,鮮血順著手臂一直在流淌。

“你跑不掉了。”

“去死吧你們。”

祝三娘突然間從樹上跳下,一記低掃腿,就是踢到了一位,然後拳出如錘,腿掃如斧,招招要命。

廖娟發現祝三娘過來相助,轉身加入戰團,手中的匕首化作死神的鐮刀,不停的揮舞收割著性命。

最後,兩人撿起槍支,互相看了眼,各奔東西。

“彆動。”

絡腮鬍持槍逼近歐陽白,“你再給老子跑一個試試?”

“大哥,你覺得我好看不好看?”歐陽白朝絡腮鬍拋了個媚眼,故意挺直了身板,顯出那傲人的曲線。

“咕咚。”

絡腮鬍情不自禁的吞嚥了口吐沫,他之所以冇有直接開槍,就是因為歐陽白長的漂亮,有些小心思。

歐陽白趁他分神的檔口,一腳踢飛了他手中的槍,一記手刃砍在了他的脖頸。

歐陽白拍了拍手,冷冷一笑,得意的嘀咕道,“想殺我,你還嫩了點……天啊,不會這樣背吧?”

背後再次被人用槍支抵住了。

“媽的,還會美人計,老子可不敢跟你廢話。”身後的這位直接要扣動扳機。

“鏘!”

一條柳枝如箭矢般射來,直接插入了絡腮鬍的心臟。

“小白接槍。”

薛敏迅速跑動,秀髮飄舞,把手裡的阻擊槍扔給了歐陽白,“你和我在一起吧。”

“謝謝隊長。”

歐陽白滿是感激的望著薛敏,薛敏到底是多少次救了自己,歐陽白真是記不清楚,因為次數實在太多了!

“死,我也要拉著做墊背的。”

不遠處的一道女聲響起。

薛敏,歐陽白扭頭一看,見到柳清清腹部中彈,背靠在大樹上,已經準備拉手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