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白抱著阻擊步槍,連續射擊,可是柳清清這個時候已經拉動了手雷的保險,或許因為受傷太重,雖看到歐陽白已經將眼前人擊斃,竟還是握著手雷的手一個哆嗦,手雷直接從手中滑落。

手雷分為延期式引信和觸髮式引信。

柳清清手中的是後者,隻要落地便會引爆。

千鈞一髮!這時一條飛來的白銀鎖鏈纏住了手雷,向遠方拋去,纏住的力量幾乎等於零。

白銀鎖鏈上,印有鮮紅的玫瑰圖案。

玫瑰鎖鏈,薛敏的成名兵器,玫瑰殺神的尊譽便由此而來,冇有人知道薛敏身上到底有多少鎖鏈,隻是有人見過薛敏真正爆發時的終極狀態,周身三米範圍內飄動各色的玫瑰花,沾上即死,碰上即亡。

當然這些玫瑰花隻為視覺上的反饋,實則是內勁外放的一種假象。

“轟!”

手雷落在了正在搜尋前進的蒼鷹小隊腳下,炸翻了數人。

“清清你嚇死我了。”

歐陽白跑過來,心有餘悸的望著柳清清,作勢就要背起她。

柳清清狠狠的推了一把歐陽白,一臉的執拗,“你們走,彆管我,我會拖累你們的!”

“血影小隊自成立以來,就冇有丟下隊友的習慣。”

薛敏不置可否的道。

歐陽白背起柳清清,隨著薛敏一起,閃入了草叢。

槍聲,慘叫聲一直都冇有停過,阻擊戰進入到了最慘烈的貼身肉搏當中,血影小隊頑強抵抗,依托山林於敵周旋。

太陽落山,天黑了下來。

堅守阻敵一天的任務終於被這些女孩子所完成,等到彙合的時候,全隊上下除薛敏隻是有些擦傷以外,超過半數重傷,其餘人也是各各掛彩中彈。

重傷隊員身上揹著昏迷不醒的隊友,冇有一人願意把隊友留下。

姐妹間的情誼,戰友間的厚義,此處可見。

薛敏看到這一幕,眼眶微微泛紅。

“大家都還活著,這真是太好了。”

歐陽白驚喜道。

“好個屁,姐妹們傷成這樣,都是家族害的,他們轉移根本不需要這樣長時間。”

馬小玲恨聲道。

“安靜。”

廖娟神情一變,趴在地上,仔細聽了聽,“他們又追上來了,距離我們隻有八百米的樣子。”

“撤,向南北河突圍!”

薛敏聲音清脆,下達了突圍的命令,迅速從歐陽白身上接過柳清清背在身上,步伐匆匆。

隊員們傷勢都很重,必須要儘快突圍出去,讓她們接受救治,否則肯定會有生命危險的!十分鐘後,南北河的激流出現在了她們的視線之中,可是浮橋已經被炸斷,殘木在流水中飄蕩,四周的火藥味依舊濃鬱。

“混蛋,明明答應我留下浮橋的!”

廖娟的拳頭重重的砸在了大樹上。

“我們被拋棄了。”

馬小玲雙拳緊握,很是憤怒。

“我們阻擊掩護他們撤退,他們確把我們往死裡整,這就是我們一直效忠的家族!”

歐陽白內心滿是悲涼。

其餘隊員各各麵色絕望,默默不語,這一刻她們突然有些後悔,真應該和薛敏一起離開的,這就是愚忠的下場。

不僅自己活不了,還連累了隊長和小白。

薛敏望著眼前的滾滾激流,聽著身後密集的槍聲,不能不承認血影小隊已經陷入了絕境。

後有追兵,前有激流,窮途末路。

追兵趕到。

蒼鷹集團的人馬望著眼前的血影小隊隊員們,眼中除去仇恨以為,還有深深的敬意。

就是這些正直花季的女孩,打的他們狼狽不堪,如果不是彈藥不足,最後的結果猶未可知。

她們是雇傭界的驕傲,無愧傳奇小隊的殊榮!“薛敏,你們已經跑不掉了。”

邱雲咬牙說道,“我們三千多人的大隊,被你們打的傷亡超過兩千,我今天非你們吃的肉,喝你們的血不可!”

“那就來吧。”

薛敏一甩秀髮,轉過身來,神情絲毫不見恐懼,“血影小隊不懼流血於死亡!”

“薛敏說實話,我還真有些佩服你以及你所統領的血影小隊。”

邱雲由衷的道,“如果不是我們傷亡太大,我還真有心放你們一馬,可現在你們隻有死路一條,舉槍!”

上千條槍,瞄準了血影小隊的隊員們。

“射……”擊字冇出口,邱雲就是發現被包圍了。

四周山頭突然湧現了大量的迷彩服,甚至天空中還盤旋過來數架武裝直升機。

“隊長,怎麼回事?”

“好像是當地武裝勢力的人馬?”

“他們不是從不參與過問我們雇傭集團之間的矛盾嗎,這是在幫我們在解圍?”

一眾血影小隊的隊員們,紛紛麵麵相覷。

薛敏也是秀目微瞪,心頭滿是不解。

對麵蒼鷹集團的人馬同樣感到發懵和困惑,邱雲麵色凝重一言不發。

一輛武裝直升機緩緩降落,地麵掛起一陣颶風。

直升機上走下一列二十多人的迷彩小隊,為首的是兩個穿著便裝的男子,一位四十多歲,另一位隻有十**歲。

“李陽?”

薛敏忍不住心頭的震驚,直接驚呼。

“那不是隊長找的小男友嗎?”

“還真是,沾我們隊長光了這下。”

“合著冇跑啊,算他有點良心了。”

女隊員們竊喜不已,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西昂圖先生您好!”

邱雲直接迎了過去,對中年男子質問道,“敢問您這是什麼意思,是要和我們蒼鷹集團接梁子嗎?”

“邱大隊長好。”

西昂圖表情似笑非笑,“我於各大雇傭集團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我今天隻是幫朋友撐撐場子的,給你介紹下,我旁邊這位就是我的朋友,國內的李陽李先生。”

邱雲瞥了一眼李陽,雖見李陽年紀小,臉上的稚氣未托,但還是客氣的道,“李先生好,您這是要怎樣?”

李陽淡淡一笑,聲音不大,確擲地有聲,“簡單,我不準任何人傷害她們,我要帶他們離開,回國回家!”

自信,從容,堅定!血影小隊全體隊員神情悸動,包括薛敏在內,反之邱雲則是臉色陰沉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