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六十章

回國插曲

西昂圖為血影小隊提供了最好的醫生,和最好的醫療條件,一方麵是出於對血影小隊的欣賞,當然更多的是賣李陽的麵子,想最大限度的改善李陽對他的印象。

隻以一家連年虧損的影視公司換來了於李陽的合作,這讓他也覺有些不太厚道。

儘管隻是遠程視頻協助分揀原石,一年也隻會開采兩到三批,並不會占用李陽太多時間,但是憑藉李陽在原石上的鑒彆能力,確足以保證他們收入的倍增,為他們創造出钜額的財富。

前些年西昂圖看中了國內市場的巨大潛力,選擇投資了影視業,結果經營不善,前前後後已經虧損了近十億,不過現在這家公司則是屬於李陽了。

明為酬勞,實為止損和甩鍋。

三天後。

眼睛男跑進書房,“老闆,李先生來了,您見還是不見?”

“廢話,快請,不,我親自出去迎接。”

西昂圖整了整襯衫的領口,迎了出去,滿臉笑意的道,“李老弟快請,裡麵喝茶!”

“喝茶就免了吧。”

李陽揹著雙手淡淡的道,“我今天過來一是當麵致謝,謝過您的仗義相助,也謝過您為血影小隊提供的優越醫療救治,其二就是過來告辭的,我準備今天就帶血影小隊回國。”

“李老弟,謝我可讓為兄有些慚愧啊。”

西昂圖老臉微微一紅,“實在是背後的勢力需要財力來支撐,還請李老弟能給予我一定的理解,另外這樣著急走乾嗎,那些女孩子可傷的都不輕,這才短短幾天……”

“老闆,你有所不知,李先生不愧是位神醫,配置的槍傷藥效果驚人,現在血影小隊全部隊員已經完全康複了。”

眼睛男趕緊彙報情況。

這件事情在他們軍醫院傳的沸沸揚揚,已經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康複了?”

西昂圖的內心狠狠一震了一下,那些女孩子傷的有多重,他是親眼所見的,就算是最好的醫生用最好的藥物,冇個半年也休想痊癒,“李老弟果然不一般啊,既然已經康複,那為兄就不多做挽留了,我這裡有一張卡,卡裡也不多隻有兩個億的樣子,還請李老弟務必收下。”

“那我就勉強收下了。”

李陽也冇有推辭和客套,隻是故意說話氣著西昂圖,理解歸理解,幫助歸幫助,但西昂圖危難時背後捅刀子可是板上釘釘的實錘。

送錢給你,你還勉強?

眼睛男頗為不滿,確也冇有表露。

至於西昂圖則是尷尬的笑了笑,“難為李老弟了。”

“告辭。”

李陽轉身直接離開。

“老闆,咱們已經和他簽訂了合同,犯不著再給他這樣多錢吧?”眼睛男湊過來說道,“而且你看他什麼態度?”

“你懂個屁,我還是小看了李陽的價值啊,不僅是石王還是神醫,如果我們有了李陽的槍傷藥,那底下人的傷亡絕對會大大避免,我還是目光短切了一些。”

西昂圖很為後悔之前的所作所為,若是直接相幫,那於李陽的友誼可就建立了,“人家態度算客氣的了,冇罵我們是奸商小人就算不錯了,你快打電話去機場方麵,為李陽以及血影小隊,訂購頭等艙的機票,頭等艙要包下來!”

“是,我這就安排。”

眼睛男答應一聲,趕緊播出手機,播出了一個電話。

……

路上堵車,離飛機起飛隻有二十多分鐘的時候,李陽才趕到了機場,因為著急,便是不小心碰到了一位高挑的年輕女人。

“你這人冇長眼睛嗎?”年輕女人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很是尖銳的說道,“死窮鬼,故意占便宜是不是?”

“我不是故意的。”李陽趕緊道歉,“隻是撞了你一下衣服袖子,這構成不了占便宜吧?”

“哎呦,還挺會強詞奪理的啊?”年輕女人滿是不屑的的道,“穿成這樣,一看就是吊絲,找不到女朋友的那種,看我漂亮就占便宜,我切,噁心死了,知道我這衣服多少錢不,賣了你,你都賠不起!”

其實李陽穿的並不差,還是國際的大品牌,隻是在叢林中激戰了一場,身上多處被劃破,看起來挺落魄。

“看你這打扮應該是一位空姐吧,怎麼素質這樣差?”李陽不禁也有些惱火,“你小心我坐你的航班,找你為我服務,端茶送水,遞熱毛巾!”

“我的素質是留給優質客戶的。”空姐嗤之以鼻,“就你一輩子也冇資格享受到我的服務,那我可是頭等艙的空姐,頭等艙你買的起機票嗎?”

很多人都在圍著看,李陽被她慫的真是想不尷尬都難。

“快走,趕緊登機。”

一位女同事拉住她,替李陽解了圍,隻是一件小事情,李陽也冇有放在心上,確是冇想到很快就又於她見麵了。

早上九點四十五分,飛往國內的航班,從這片土地上,冉冉升空。

頭等艙裡麵的環境十分的上檔次,不僅座位寬敞,還有著舒適的沙發,大螢幕的電視,更加空姐們也是十分的高挑和漂亮。

整個頭等艙裡,除了李陽和血影小隊,再無外人。

這讓在一旁站著服務的空姐們特彆的小心翼翼,深怕服務不周到,惹得豪門公子的不滿。

能帶著三十六名美女一起同行包下整個頭等艙的,不是豪門的公子還能是什麼,而且肯定是豪的不行的那種!

“先生對不起啊,我剛纔有眼不識泰山。”剛纔那位不可一世的空姐站在洗手間的門口,等到李陽出來後,就是陪著笑臉,說道,“您千萬彆跟我計較啊,那您能撞到我都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你倒是變得快。”李陽心裡很為暢快的瞥了她一眼,咧嘴笑笑,“冇事,下次彆小看人就行了。”

話音一落,李陽便是從她身邊飄過。

高挑空姐欣喜不已,端過熱毛巾,默默跟上。

李陽剛落座,她便是湊了過來,笑容甜蜜,聲音溫柔,微微彎腰,很有心機的顯出著白皙深邃的事業線,“先生,我為你擦擦臉吧?”

如果被豪門少爺看重,可比在這飛機上當個空姐要有錢途多了!

“不用,我自己來就好。”

李陽哪好意思讓她服務,連忙伸手去接毛巾,不料這空姐不知怎麼回事,身子一軟,就是要倒在了李陽的懷裡。

馬小玲一把將她扶住,撇嘴道,“真當自己有本錢了是吧?”

“小姐,您彆誤會,我隻是不小心冇站穩。”

空姐睜著眼睛說瞎話。

“過來,我要服務。” 歐陽白衝她招了招手,“幫我擦臉,我就喜歡被人服侍我。”

空姐雖然不大情願,但也隻能點頭答應著。

“你這是擦臉啊,臉都被你擦疼了。”歐陽白抬起手臂就是給了她一巴掌,敢勾引隊長的男人,典型的欠收拾!

“對不起,小姐。”空姐捂著臉,委屈巴巴的道。

空姐這個行業,看似高大上,實則還是服務行業,尤其頭等艙的空姐更是要求嚴苛,一旦得罪客人,就有可能麵臨著下崗。

因此這位空姐雖然很生氣,清楚歐陽白是在故意找她的麻煩,但也還是忍著,隻能在心裡咒罵歐陽白,不要臉的狐狸精,都當人家情人了,狂什麼?

“呦,真委屈,我好心疼呢。”

歐陽白拍了拍她的臉,“你既然道歉,我就原諒你好了,去給我倒杯咖啡來。”

“好的。”

空姐踩著高跟鞋,很快就為歐陽白端來一杯咖啡,“小姐,您的咖啡。”

“謝謝!”

歐陽白接著咖啡的那一刹那就是用了內勁,空姐頓覺手跟觸電了一般,一個哆嗦,就是把咖啡側翻,翻在了她的裙子上,雖然不燙,確異常的狼狽,白色短裙裡麵的蕾絲若隱若現。

“你誠心的吧?”

歐亞白盯著自己褲子上些許的咖啡印記,惱火道,“乘務長呢,我要投訴!”

“你好,小姐,我是本次航班的區域乘務長。”年齡稍大的氣質空姐臉上滿是職業的微笑,“一切我都看見了,的確是我們的服務人員不小心,弄臟您的褲子,王雪還不幫這位小姐清理乾淨,若是人家執意投訴,你隻能被開除!”

“我這就清理。”王雪嚇的臉色一變。

“隻是清理就完了嗎?”歐陽白並不滿意,“跪下來清理我倒是還可以考慮不予追究。”

“這……”

乘務長麵色發僵,望了一眼王雪,“你自己看著辦吧,如果這位小姐不滿意,我隻能開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