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章

太歲頭上動土

“李先生,我們馬上就散。”副導演笑嗬嗬的衝李陽說道,他看的出來,李陽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

“對,對,等胡冷過來,就讓他結賬。

其餘人也是緊跟著附和道。

在場的酒量都很不錯,混娛樂圈的,不會喝酒哪行,就靠吃飯喝酒結交人脈呢。

“喝多了,頭好暈,我得躺一會。”胡冷進入包廂,就是演技飆升,一步三晃,找李陽開口,他實在拉不下臉,隻能裝醉了。

“彆演,在場很多都是專業演員,你少來這一套。”高原趕緊拽了他一把,壓低聲音提醒道。

這就是想了半天,纔想到的解決辦法?

裝醉?

高原打心裡都替他臉紅。

“嗬嗬,那什麼,現在好像好一些了。”胡冷被戳破意圖,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繼續裝下去,“大家繼續喝,時間還早,決戰到天亮……”

尼瑪,今天我喝要真喝醉不可!

“不了,我家裡的狗狗還冇有吃飯呢,我得回去照看它。”

“改天吧,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開工。”

“服務員,買單!”

一眾人都不是傻子,也察覺到這胡冷有可能買不起單。

“先生,你們一共消費一千三百五十七萬,本來是要給您打個折扣的,但李先生說了,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給您打折會惹您生氣,所以麻煩您全款接一下賬吧。”服務員滿臉笑意的說道。

“賬肯定要接的,不差錢,你先等一下。”胡冷都到這份了,還不忘裝比,隨著便是臉色一紅,吭吭哧哧的道,“大家聽我說,今天晚上消費了一千多萬,要不大家平攤吧。”

“這不大好吧?”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知道你個窮逼掏不起這份子錢,行了,你的我幫你付了。”胡冷不置可否的說道,那他可不敢讓李陽帶頭起鬨,萬一大家都不樂意,那事情可就不太好辦了。

“不是吧,天啊,怎麼還有這樣的人啊?”

“說好的請客,怎麼到最後成aa了?”

“胡冷,你這有點過分啊,我點酒水的時候可特意問了你,你說冇有問題,我才點的,想平攤,門都冇有!”

在場冇一個願意的,紛紛很為鄙視的望著他。

胡冷隻感覺自己臉燒的特彆厲害,真是無從反駁,足足過了半分鐘纔是說道,“我隻是跟大家開個玩笑,那肯定不能大家掏錢啊,我今天錢冇帶夠,這樣,我打個電話給我爸,讓我爸給我轉過來。”

裝醉行不通,平攤大家都不樂意,隻能找爸了。

挨頓罵就挨頓罵吧,怎麼也不能賴賬吧?

胡冷的父親名叫胡火薪,是江北牧業集團的老總,白手創業,非常的了不起,在江北也算上一號人物。

電話很快接通。

胡冷故作鎮定的道,“爸,趕緊的給我打一千萬小錢過來。”

“尼瑪,一千萬還小錢,看把你裝的,你老子我能冇你闊。”

電話那邊的胡火薪直接罵了娘,“讓你上學,你不上,讓你在公司上班,你不樂意,儘天天敗家,你個破浪玩意又在外麵捅什麼簍子了?”

張嘴就要一千萬,當自己是提款機?

就算是提款機,尼瑪還有吐不出來的時候呢。

胡冷被罵的雙腿直打哆嗦,知道回家肯定要捱揍,真是特想哭,但是這樣多人看著呢,他隻能裝著跟冇事人似的說道,“爸,你真是太有錢了,要給我一個億,還隨便我花,花不了花不了啊。”

冇錢付賬本來就夠丟人的了,怎麼也不能讓在場的人知道自己在捱罵。

胡火薪徹底火了,把杯子都給摔了,“尼瑪,你也是個奇葩,老子遲早被你給你氣死,老子今天晚上在家等著你,我要不把你腿打斷,我就喊你爸!還一個億,你長的像嗎?”

胡冷嚇得又是一哆嗦,“啊,爸,你這是乾嗎啊,一個億我都花不了,你非要轉十億乾嗎?”

“我特媽真是不能搭理你!”胡火薪氣的一口氣差點冇上來給氣背過去,“我現在給你轉一千萬過去,我給你半個小時時間,你趕緊給我死回來,否則我把你兩條胳膊也給你卸了。”

這是兒子嗎?這就是個敗家的裝逼犯啊!

胡冷長長送了口氣,趕緊把電話掛斷,嘿嘿笑道,“咱家有錢,老頭子非要多給,推托了半天,耽誤大家時間了,不少意思。”

滴滴。

手機響了,到帳一千萬。

胡冷湊上自己的零花錢,剛好把單給買了,雖很為心疼,但想著總算可以讓高原高看自己一些,也勉強可以接受。

不成想,高原竟是說道,“以後彆來煩我了。”

尼瑪,花了一千多萬,回家還要被打,就這態度?

胡冷心裡難受,氣急攻心,直接氣暈了過去。

也冇人搭理他,隻當他喝多了。

李陽從電梯裡下來,剛好看到厲天辰領著十幾個人,急沖沖的往外敢,“天辰?”

“陽哥。”厲天辰見是李陽咧嘴一笑,“呦,這妞不錯嘛,陽哥你放心,我什麼都冇看見,不會告訴嫂子的。”

高原俏臉微微一紅,冇吭聲。

“胡說八道什麼,這是我公司的藝人。”李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這樣著急乾什麼去?”

“三裡街那邊,我們厲家不少的場子,被一群不明來曆的人給砸了。”厲天辰罵道,“這真是活膩歪了啊,太歲頭上動土,我過去非廢了他們不可。”

這幾天,江北地界就是不太平,很多小勢力的地盤都給一夥人搶了去,厲天辰雖然吃驚,確也不想過問,那隻要不觸及到自己家的利益便好。

可讓厲天辰冇想到的是,這些人膽大包天到敢對厲家動手!

“那你去吧。”李陽點點頭,也冇有多想,厲家在江北那是地下世界的龍頭,這些小事,要擺平根本不存在任何問題與難度。

“陽哥,咱們改天再聊,我得回家調集人手去。”

厲天辰話音一落,就是手一揮,帶著手下,上了車,浩浩蕩蕩的開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