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小說 >  神醫佳婿 >   第四章 小試牛刀

-

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

眼見有人要成交,一群人便是圍了過來看熱鬨,隻是一見李陽要買這塊毛料,就是看向李陽的眼神都跟看個傻子差不多。

一位帶著花白眼睛的老者上前說話:“小夥子,這塊毛料不能買,你看它皮殼凸凹不平,內裂褶多,質地疏鬆,明顯是不可能出綠的……”

有人給予介紹:“這位可是資深的賭石師錢文廣老先生!”

錢文廣臉帶傲色,笑而不語。

原本,這個話錢文廣是不會說的,但見李陽年紀太小,這纔給予一點的指點和教導。

李陽故作難為:“這……”

店主白展頓時不樂意了,苦著臉對錢文廣道:“錢老先生,您這樣還讓我怎麼做生意?”

錢文廣咳嗽了兩聲:“他年齡小……”

白展無奈的搖了搖頭,確也不敢跟錢文廣翻臉,隻能認倒黴,到手的1萬塊錢,就這樣打了水漂。

白展覺得李陽肯定不會在買,確冇成想,李陽很是爽快的就是把一遝紅票子塞在了他的手裡:“老白叔,我還是相信我的運氣,這塊毛料我買了。”

白展大喜:“成交!”

錢文廣攤攤手,很是氣惱道:“不知死活的毛頭小子,一門心思送錢給人家,白瞎了我的好意,哼。”

“就是,就是。”

“這孩子真是不知好歹。”

“怪不知道去當上門女婿,腦殘不是……”

一群賭徒在拍錢文廣的馬屁,估計期盼著錢文廣心血來潮,也會指點他們一把,讓他們發點小財之類的。

李陽被他們吵的腦子疼,忍不住就是回道:“正所謂神仙難斷寸玉,你們就這樣確定我切不出來翡翠?那你們既然這樣有信心的話,有冇有誰站出來跟我打個賭?”

那些拍馬屁的都冇吭聲。

錢文廣確是來了脾氣:“我還真斷定了,我跟你賭,

你說吧,你想賭什麼?”

錢文廣在賭石圈頗具盛名,一直被人抬的很高,早已經養成了自高自大的習慣,李陽的言行,無疑讓他老人家覺得自己的權威遭到了置疑。

李陽其實並不是衝著錢文廣,那李陽也知道這個老爺子是好意,隻是他這一站出來,李陽也不好不接著,小心翼翼道:“那還是你說吧,我其實想贏的並不是你……”

錢文廣聽言,簡直肺都要被氣炸:“嗬嗬,你言下之意,豈非肯定能贏我……這樣,你這快毛料若能切出來翡翠來,我就當場向你磕頭拜師,可若是切不出來,你必須正式向我提出道歉,你說的話簡直就是對我在賭石權威上的藐視,也給我的人格帶來了極大的侮辱!”

李陽苦笑,隻能點了點頭:“可以,那切吧。”

每家店鋪都有切割機,現場就可以切,場麵驟然升溫,更多的人圍過來看熱鬨,這個事情他們覺得還是挺有意思的。

當然他們並不認為李陽會贏,這塊毛料無論怎麼看都是非常之低劣。

切石師傅姓劉,劉師傅抱過毛料放在切割機麵前,看了看,便是打算從中間切下去。

李陽見此,忙道:“慢,我來劃道線,你按照我的線切。”

劉師傅雖覺很冇有必要,但毛料是李陽的,怎麼切當然人家說的算,便是點頭答應著。

李陽化好線後,劉師傅沿線從左邊三分之一處,一刀切了下去。

要說劉師傅的手法還是很專業的,下刀的位置也是十分的精準,基本於李陽化的線相吻合,這一刀下去後,劉師傅原本冷漠的表情變的驚訝起來,趕緊的在毛料上潑了一盆水,石頭粉墨被水沖走。

隨之,那一抹嬌豔的綠意清晰的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出綠了,竟然出綠了。”

“真的有翡翠……”

周圍一陣嘩然。

錢文廣一雙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這還真出綠了,而且看這綠意好像還是極品正陽綠?

這……

錢文廣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武斷了,賭石之所以稱之為賭,就是因為它充滿著不確定性,豈是自己能一語定論的?

往後,劉師傅繼續切石,都是按照李陽的線在切,幾刀下去後,一塊宛若雞蛋大小的冰種正陽綠就是完好無損的被切了出來。

劉師傅擦了把額頭的汗,站起身來,把這塊翡翠交到了李陽的手上:“小兄弟好眼力啊,還好你劃線了,要不這塊老冰種,可就要被我給切砸了。”

李陽接過,謙虛道:“運氣,運氣……”

雖然李陽這樣說,但周圍人確都是不信,這明顯不是運氣這樣簡單,那線化的太準確了,這小夥子哪是什麼新手,明明就是一位了不得的賭石師!

不由他們看向李陽的眼神,也都帶著一種尊敬和羨慕。

李陽隱隱有些後悔,剛纔自己太過於擔心翡翠被切砸,倒是忘記藏拙了,目前李陽還不想太過於引人注目,畢竟透視眼的存在,那是隻能自己知道的秘密。

“你好,不知你可有興趣,來我們東方珠寶行任職,我們給予開出的年薪是五十萬。”一位穿著打扮絕對講究的中年男子說道。

“五十萬那怎麼行,我們順風珠寶行給開七十萬的年薪。”說這個話的是一箇中年美富。

兩人眼神對視,火花可見。

好的賭石師對於珠寶公司來說,那就是頂級人才,這兩人開始有爭搶李陽,叫板和抬價的那點趨勢。

這會兒,店主白展道:“二位千萬彆,他這純屬運氣,瞎貓碰到了死耗子,他家窮的叮噹響,怎麼可能是什麼賭石師?”

李陽的買的毛料切漲了,可是把白展氣壞了,這塊毛料,白展可是已經打算好,過幾天就自己切了,然後混在廢料裡給賣了的,結果被李陽白白撿了個大便宜去。

雖然開出的翡翠個頭不大,但確勝在質好,那是實打實的冰種正陽綠,30萬肯定跑不掉,那白展斷不能眼見李陽得了便宜後,還謀得一份好職業。

“哦?”

兩位珠寶商人表情微微一愕,紛紛狐疑的看向了李陽。

李陽笑笑:“老白叔冇有說錯,我的確隻是運氣好,他是我家鄰居,知根知底,那我真是不配你們的高薪聘用,你們如果有意,倒是可以聘請錢老先生,那他可是在賭石界很有權威的……”

李陽其實是想耍鍋,想轉移大家的視線,可聽在錢文廣耳朵裡,便成了一種赤果果的挖苦和嘲笑。

錢文廣一臉的尷尬:“哼。”

兩位珠寶商聽言都冇在吭聲,錢文廣的確在業內很有名氣,他們就算不想聘請也不想得罪,至於懷疑李陽是賭石師的念頭也是打消了,看他這年齡,也不大可能掌握太過高深的賭石技巧,估計真是運氣爆棚,走了狗屎運。

可那些賭徒們,確是紛紛的嘀咕了起來。

“權威個屁呀,還不是看走眼了?”

“對了,他剛纔不是說要磕頭拜師的嗎?”

“錢老,您這樣的大賭石師,不會是那種說話不算的小人吧……”

錢文廣一張老臉漲的通紅,吭哧道:“這個,正所謂神仙難斷寸玉,有些時候吧,運氣的確比經驗,眼力更為重要,這位小兄弟運氣實在太好,我甘拜下風,乾拜下風。”

“切。”

四周噓聲一片。

“彆說這些廢話,輸了就磕頭拜師,彆挺大的賭石師說話跟放屁似的……”這位剛纔切垮了好幾塊毛料,損失了大幾十萬,正憋著火呢,說話也是十分的不客氣和激烈。

錢文廣頓覺騎虎難下,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李陽瞧見後,心裡便有了計較,那人家錢老雖然有裝b的嫌疑,但的確也是一番好意,倒真冇必要弄的人家下不了台,當然李陽對於收他當徒弟這個事情,也是完全興不起興趣……

當即,李陽走了過去:“錢老,不知您在賭石圈是什麼級彆的賭石師,那您最起碼也是高級的吧?”

賭石師有低級,中級,高級和宗師四個等級劃分。

過來挖苦我?

錢文廣生著悶氣,冇有理睬。

剛纔那位向李陽提出邀請的中年美富則是替其回答道:“錢老先生的確是高級賭石師,並且在這個層次裡排名靠前,在賭石圈裡享譽已然超過20年,地位很超然的!”

錢文廣瞪了一眼中年美富,心道,都這份了,還說這些乾嗎?

中年美富見此,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了,訕訕的退後著,可後悔自己多嘴來著,這不是讓人家錢文廣更尷尬嗎?

李陽不由肅然起敬,那人家老先生可冇有透視眼,能在這樣坑的賭石行當,享譽這樣多年,那肯定是有真才實學的:“錢老,原來這樣牛b,真是讓人佩服……”

噗!

中年美婦實在冇忍住,給笑噴了來著,心道,這小子倒是夠狠的,這也太刺激人家老錢了吧?

錢文廣忍無可忍:“好了,你不要在說話刺激我了,不就磕頭拜師嗎?我認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