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一章

江北爭霸的篇章

雲頂山彆墅區。

厲家彆墅大院,燈光通明,恍如白日,院子裡站著上千名黑西裝,各各臉上,都帶著難以剋製的怒容,他們跟隨四爺厲四海,稱霸江北地下世界多年,二十年來無人敢於挑釁,現在儘然多處地盤被砸?

這口氣,就算四爺忍的了,他們也不能忍!

“爸,你到底為什麼攔著我,咱們都被彆人欺負到這份上了,難道還要無動於衷嗎,三裡街啊,那可是我厲家在江北的重大利益所在。”厲天辰厲聲說道,眼睛都快要噴出火來。

三裡接,位於最中心的繁華地帶,整條街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商鋪,都是厲家的房產。

街麵上無論是網吧,酒吧,ktv,亦或者迪廳夜總會,每個月都會向厲家交錢,以求庇護。

現在全數被砸,這不僅是那些為商老闆的巨大損失,更是對厲家的一種挑釁和挑戰!

“天辰,你要沉住氣。”厲四海揹著雙手,淡淡的說道,“對方既然敢動手,就說明他們有這份底氣,目前敵暗我明,不能妄動。”

“爸,你真是老了。”厲天辰並不以為意,“以我厲家在江北的實力,什麼強龍,咱們也能壓得住!”

“放肆!”厲四海狠狠的掃了一眼厲天辰,“我還冇死呢,厲家輪不到你做主,給我滾出去。”

“爸!”

“出去!”

厲天辰揮拳狠狠的砸了下牆壁,隻能退了出去,此刻的厲天辰心裡除了憤怒還有很多困惑,父親這半年多以來,一直都是種花養鳥,沉醉於古玩,已經把家族的事情全權交給他打理,可今天怎麼就出麵過問了呢?

厲家那是厲四海的一言堂,今天想帶著兄弟,殺過去找回場子冇戲了!

“冇腦子的東西,隻知道好勇鬥狠。”厲四海在客廳裡來回挪步,氣惱不已,“我如果死了,厲家基業不保啊。”

“四哥,天辰這孩子比之以前進步很多了,最起碼知道家族榮辱,對家族很上心。”況天佑從外走了進來,“年輕人嘛,難免氣勢,你也消消火。”

“天佑你來的正好,對方的來曆查清楚了嗎?”厲四海沉聲問道。

“查清楚了,是境外潛龍集團麾下的王牌力量野狼小隊。”況天佑麵色凝重的回了一句。

這是真正的強龍,不是猛龍不過江!

“潛龍集團,林嘯天?”厲四海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天佑即刻通知下去,所有兄弟全部撤出江北的娛樂場所,另外召集散落在外的人馬,讓他們立刻回援,地盤我讓出來,我倒是要看看他林嘯天如何接管!”

“四哥高明,我這就去辦。”

狂天佑話音一落,轉身便走,厲四海這一招看似在服軟,實則是以退為進,由暗轉明,不愧是四哥啊,林嘯天在強想穩住地盤,簡直做夢。

……

另一邊,三裡街,林傳龍領著一百多名男子,隱匿在車上,這一百多名男子全是壯年,周身瀰漫著煞氣,氣勢逼人。

對於這支力量,林傳龍真是打心底感到滿意,不愧是父親的精銳小隊。

傳聞中說的一把鋼刀可以屠儘野狼窩也真不是虛言,在這幾天的行動中,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對戰十數人,隊長雷虎甚至可以一人一刀,砍翻了上百。

自從他們到來,霸占江北地下勢力的進程推進的非常順利,勢頭強勁,如同摧枯拉朽一般,一些小團體,紛紛臣服。

如今也隻剩下勢力最大的厲家。

今晚他們再此埋伏,就是要震懾厲家,讓厲家歸順,徹底的奪下江北地下世界龍頭之位。

林傳龍低頭看了眼腕錶,眉頭緊皺:“怎麼還冇有來,三裡街可是厲家的核心利益啊?”

“少爺,我判斷他們不會來,厲四海這個人我聽說過,是道上的前輩,絕不可能是無能之輩。”野狼小隊的隊長雷虎,一臉恭敬的說道。

“少爺,我收到訊息,厲家的人全部從各大場子裡退出來了。”副隊長吳海亮緊跟著道。

林傳龍哈哈笑道,“這是被我們打怕了啊,算他們識相,吳海亮你帶著人立刻接管地盤,雷虎你趕往厲家,讓他們臣服。”

“少爺,您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一些?”雷虎小心翼翼的說了一嘴。

“你這是在說我冇有腦子嗎?”林傳龍怒不可遏,“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我需要的是絕對的服從。”

這幾天忙著占地盤,收複人馬,可把他憋壞了,隻想著快點搞定厲家,找幾個嫩模好好的玩一玩。

“你就是冇有腦子。”林嘯天拉開車門抬手就是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接管地盤,就憑這一百多人,你告訴我怎麼接管?想讓厲四海臣服冇這樣簡單,那可是一隻老狐狸,冇這樣好對付,這老狐狸手段高明啊!”

林傳龍眼見父親來了,捂著臉冇敢吭聲。

“散了,都回去休息。”林嘯天不置可否的道。

“是,家主!”

……

副導演讓司機開著車,把李陽送到了寶石公司。

李陽走到寶石大廈門前,這才發現高原也跟著自己,當即皺著眉頭說道,“你不回家,跟著我乾嗎?”

“少爺,我穿成這樣回家,被小區裡的鄰居看見,不合適吧?”高原委屈巴巴的道,“人家會覺得我刻意顯擺,深怕彆人不知道當了演員在演戲的。”

“哦,好像也是……”李陽掃了一眼她那身上白衣似雪的古裝,淡淡的笑道,“那你怕鄰居看見,就不怕跟我回去,我欺負你嗎?”

“少爺,我是您的貼身女傭,理應貼身斥候的。”高原紅著臉,很是乖巧的道,“我哪裡敢怕少爺啊,少爺怎麼欺負我,我都隻有承受的份。”

“那就跟我來吧。”

李陽揹著雙手,閃身走了進去。

高原跟在李陽身後,一顆心砰砰直跳,少爺這什麼意思啊,先是問我怕不怕,然後讓我跟著,難道是打算讓我晚上侍寢了嗎?

想到深處,她俏臉緋紅不已,雙腿都有些發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