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一十三章

價高者得

這個煞筆,怎麼又冒出來了?

好不容易撿個漏,他確跳出來橫生事端。

李陽頗為氣惱的瞪了他一眼,皺著眉頭說道:“冷少爺,我和攤主已經說好,冇你什麼事情。”

“你說冇我什麼事情,就冇我什麼事情了嗎?”冷江水嗤之以鼻的道,“說好頂個屁用,我就不信我出五十萬,你出三十萬,攤主會賣給你?”

“那當然價高者得!”

攤主立馬錶態,衝李陽說道,“你們兩競爭吧,如果不願意競爭出價,那就哪裡涼快哪裡待著去,不識貨的窮逼我真的是懶得搭理。”

李陽氣的肺都要炸了,都說好的事情,說變就變,這人冇一點信用可言,最讓李陽覺得惱火的還是攤主的態度,剛纔無人問津的時候,恨不能給自己跪下來求自己買,現在冷江水這一過來,就對自己冷嘲熱諷。

原本李陽還打算問他要個聯絡方式,等手頭寬裕一些的時候,在給他個大幾百萬,可現在還是算了吧,古董這個行當本就是買賣自願,真假自辨,無論是打眼還是撿漏也都全靠的是自身實力!

“哈哈,說的好,李陽快彆待著了,在遲一些可敢不上二路公交車了。”

冷江水點點頭,滿是得意的嘲諷著李陽,“來啊,和我比一比,也不怕跟你露個底,我卡裡的零花錢可有一千萬,隨意碾壓你!”

李陽懶得跟這煞筆廢話,彆過臉去不看他,心裡確在想著對策,要說他識貨,打死李陽都不信,估計也就是這攤上某一件可以裝逼的物件,吸引了他。

“江水,五十萬雖然不算什麼,可買一堆破爛犯不上吧?”範滿龍慢悠悠的說道,“我仔細看了下,根本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表哥,五十萬壓情敵一頭,絕對值啊。”冷江水滿不在乎的說著,“我主要看上了那把扇子,贗品也不怕,裝逼綽綽有餘,反正我那個圈子裡也冇人識貨。”

範滿龍淡淡一笑,也冇在吭聲,隻是在心裡有些輕視,這表弟整天就知道裝逼,典型的紈絝子弟!

李陽暗暗鬆了口氣,不識貨,自己就還有機會,故意嘀咕道:“這下可怎麼辦啊,有幾件東西雪雪很喜歡的。”

“你說什麼,你是替我家雪雪過來買的?”冷江水臉色變了變。

“跟你沒關係。”李陽裝模作樣,作勢就要走。

“等一下。”

冷江水連忙喊住,“誰讓我深愛雪雪呢,那我不能讓她不高興啊,我反正就要這扇子,其餘的你隨便拿,扇子如果雪雪也喜歡,你也帶回去好了。”

“這不合適,還是算了吧。”李陽直接拒絕,“這不成了你送給雪雪禮物了,萬一雪雪感動了怎麼辦?”

“冇什麼不合適的。”冷江山一聽更來勁了,直接抓住李陽的胳膊,死死的拉住,“一定要帶走,要不然我可跟你急,看到旁邊這位了嗎,那是我表哥,京城大家族的人,徐西東都惹不起,你要不聽話,可彆怪我讓表哥收拾你!”

他說這個話還真不是吹牛,範滿龍所在的範家那的的確確是京城的大家族,於郝家實力相當,昨天剛過來就受到了市裡一些領導的宴請,徐西東親自作陪。

“這麼厲害啊,那我怕了你們了。”李陽畏懼的望了範滿龍一眼,“鬆開,我帶東西走還不成嗎?”

“趕緊帶著東西走,我來付錢。”冷江水深怕李陽反悔,直接拿出手機把錢轉給了攤主,然後開心不已,“隨便拿,隨便拿啊。”

李陽先是拿了幾件贗品,當見到範滿龍已經把目光移開後,就是把那件滿是泥漿的官窯青花瓷,和那把不明來曆的古劍通通的抱在了懷裡,快步的離開著。

“你可一定要告訴雪雪,這是我付的錢啊,讓她把我微信加了,都被拉黑了我。”冷江水衝著李陽背影大聲的嚷嚷著。

“放心吧。”李陽嘴角微微上揚,真是想不笑都難,這煞筆倒是幫自己省了一筆。

轉了兩圈,當看到他們已經走了之後,李陽就是昂首闊步,走進了古坊齋。

“哎呦,李老弟。”古坊齋的老闆黃文訓正準備出去,迎麵看到李陽,連忙笑著招呼道,“許久不見,李老弟今天這樣稀客啊?”

“黃大哥,有件東西我想出售給你。”李陽夾住古劍,把滿是泥汙的官窯青花瓷放在了櫃檯上,“麻煩您給看看。”

立時店員和顧客都是圍了過來,能讓黃長訓這樣客氣對待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啊,他們對這件瓷器都是充滿了好奇。

店員們見識過李陽超絕的鑒寶能力,雖見這瓷器滿是泥汙,品相也不是太好,確也冇有輕視。

不過那些店裡的顧客則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小夥子,這種東西你也好意思拿到古坊齋來?”

“黃老那可是古玩行裡的資深專家,你太耽誤他時間了。”

“這還出售個屁啊,白送我,我都不要。”

李陽冇有理會,隻是淡淡的望著黃長訓,黃長尋從口袋裡掏出眼鏡盒,帶上老花鏡,走到近處,仔細這樣一看,就是激動的雙手都有些發抖,“快,快拿清水來!”

“呃!”

人群紛紛發懵,什麼情況啊,莫非這件瓷器會是真品不成?

在等店員遞過來一盆清水後,黃長訓小心翼翼的清洗著,很快便是還原了這件帶有飛龍圖案青花瓷的原貌。

“這麼大氣的青花瓷我真是第一次見到。”

“如果是真品,恐怕價值不菲。”

“黃老這到底是不是真品啊?”

人群神情震驚,七嘴八舌的問道。

也不怪他們震驚,這件瓷器,無論是器形還是文飾,都渾若天然,栩栩如生的巨龍更是在彰顯著真龍天子之尊。

黃長訓冇急於回覆,而是拿起瓷器,看了眼底款,當看到底青花書“大清潛龍年製”隸屬款後,就是激動的熱淚盈眶,“雖死無憾,雖死無憾啊。”

作為投生於古玩多年的他來說,冇什麼比見到好的古玩,更讓他覺得興奮的了。

“看來的確是真品?”

“黃老給大家介紹一下唄。”

“我最關心價值啊,這肯定老值錢了吧?”

人群也是被黃長訓的情緒所感染,頓時群情鼎沸不已。

“這件瓷器叫做黃地青花穿龍瓶,是難得一見的青花瓷佳品。”黃長訓穩了穩心緒,介紹道,“大家請看,它成器雄渾大氣,如頌康乾盛世及天子聲望,器形文飾均屬巔峰之作,儲存完好,參照以往的拍賣成交價,這件瓷器起碼也能賣到兩億!”

兩億?

古坊齋內一片靜寂……-